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92|回复: 0

中国必须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告杨恒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3/2015 03: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必须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告杨恒均
读书人不可追求平等、民主、自由,而要追求真理
杨恒均先生:
  先生你号称“民主小贩”,迷惑了许多人,但你的主张是错误的。
  从辛亥革命以来,中国人民热血沸腾地追求平等、民主、自由,经过几十年的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到1949年,中国大陆却陷入毛泽东的极权主义专制暴政,至今仍然是专制暴政。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牺牲了无数的热血儿女,但中国人民仍然苦难深重,这是为什么?你杨恒均为什么不反思呢?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民信仰耶稣基督,信奉西方正宗政治学,很快就实现了宪政民主;他们国家富强,人民自由、平安、富裕、幸福。这是为什么?你杨恒均为什么不肯反省呢?
  读书人贵道尊贤,是民主宪政的基础。读书人背道不义,恶人就会被民众视为“好人”而被选举、被拥戴。二十世纪的暴君、恶人萨达姆、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等等都被民众热烈支持、拥护、崇拜。萨达姆、斯大林、毛泽东都倡导平等、民主、自由,希特勒也是由民众选举上台的。如果读书人不信耶稣基督,又不信孔孟之道,民主自由的结果往往祸国殃民,这就是二十世纪许多国家的人民追求民主自由却陷入专制暴政的原因。基督作王,基督与基督徒们一同作王,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这就是宪政民主。如果人人都按孔孟之道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就是每个人的内圣外王,人人内圣外王,就是宪政民主。人人都辅佐天子治国平天下,这难道还不是宪政民主吗?
  民主是多数决定。由于民众总是社会人口的绝大多数,而且人人皆有从众心理,因此,民主是国家、社会的自然倾向,因此不必读书人追求。而且,中国自古都是民主国家。在刘邦时代,刘邦当皇帝,难道不是民众的同意?难道不是多数人的决定?中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搞文化大革命,难道不是当时多数人的拥护?当时全国人民皆高呼“毛主席万岁”,从而毛泽东的个人专制独裁就是民主。由于人民天然需要代理人,因此,民主与个人独裁是可以相伴随的。因此,读书人不必追求民主,而要寻求真理。能够导致国泰民安的政教学说,才是真理。导致国家民众贫穷、煽动人与人恶斗的思想理论绝对不是真理,而是谬论。“消灭私有制”的理论导致国家民众贫穷,因此是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斗争哲学煽动人与人恶斗,因此是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坚持“消灭私有制”和斗争哲学的人,就是恶人。你不必与他们作对,不必“嫉恶如仇”,但要远离他们。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民众决定政权的存亡,这难道不是民主?《大学》曰:“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朱熹注解曰:“道,言也。”这也是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就是民主。因此,民主是国家的自然倾向,不必读书人追求。因为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是民主的。
  由于中国自古以来都是民主国家,因此,今天的读书人不必追求民主,而要学习西方正宗政治学,就是学习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西哲的政治学说。我们应当以汉密尔顿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等西方名著的指导下,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文官制度等宪政民主的制度。要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我们只要否定反政府、反秩序的所谓“造反有理”的叛乱文化,否定“消灭私有制”的歪理邪说,否定煽动仇富仇官的斗争哲学,并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传播基督教,复兴中国儒教就够了,没有必要煽动民众抗争。读书人煽动民众争民主,是搞乱中国的极大罪恶。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因此,不可读异端的书籍,西方的伏尔泰、卢梭、黑格尔、马克思、列宁等等都是异端;中国的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等也是异端。他们的文章和书籍,都不可阅读。
  《圣经》说: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他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 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 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5:7-10)曾被杀的羔羊就是指耶稣基督,羔羊用血买来的人就是基督徒。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难道不是宪政民主吗?因此,人民如果信耶稣基督,到上帝耶和华预定的时候,耶稣基督必把宪政民主、自由、人权赐给人民。如果人民不信耶稣基督,擅自追求民主,其结果必然惹祸,必然祸国殃民。
  下层民众总是国家总人口中的绝大多数。而下层民众大多都胆怯、愚昧。胆怯、愚昧的人往往欺善怕恶,往往容易上当受骗。下层民众中也有一些骄傲、嫉妒心重的人,也有一些“好勇疾贫”的人。骄傲、嫉妒、贪婪、胆怯、愚昧的下层民众极易被狡诈的强人操纵,而操纵下层民众的强人就成为僭主。不信耶稣基督的人民追求民主,其结果必然是狡诈的强人成为僭主。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民主,就是人民是每个个人的主,而每个个人都是人民的奴仆。人民天然需要代理人。因此,民主就是:人民的代理人是每个个人的主,而每个个人都是人民代理人的奴仆。如果人民背道不义,人民的代理人就是僭主,因此,民主的结果就是:每个个人都是人民的奴隶,也是僭主的奴隶。
  人民是谁?谁是人民?人民从来不说话,说话的都是个人,因此,人民天然需要代言人。我在《张国堂论政治学的理论基础》中所讲的“第四定律:必有领袖定律”,你要好好读读。这是政治学的常识,如果连这个常识都不懂,就不要写文章误己误人了。
  读书人也不可追求自由,而要用真理约束自己,因为自由是人的本能。我们当知道:一些人的自由会妨碍另一些人的自由。如果人人都受真理的约束,则人人皆有自由。如果政府官员都受孔孟之道的指导和约束,则民众必然人人自由。如果有人追求不受约束的自由,则人人都将失去自由。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也告诉所有人:他人不受王道约束的自由则是你的祸害!辛亥革命之后,陈独秀、李大钊、鲁迅、青年毛泽东拥有自由、人权,却导致几十年的腥风血雨、兵荒马乱,结局却是毛泽东的极权主义专制暴政。在文革时期,大陆中国人人人都不自由,毛泽东也不自由,他也是身不由己。毛泽东以暴力的阶级斗争使人人恐惧、孤立,他自己晚年也陷入恐惧和孤独之中。
  《圣经》说: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自由’呢?”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1-36)因此,读书人当追求真理,因为真理必叫人得自由。我主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因此,追求真理的人必信耶稣基督。不信耶稣基督就是远离真理,从而就失去自由,成为罪人、恶人的奴隶。在毛泽东生前,大陆中国人都是毛泽东的奴隶,毛泽东是马克思的奴隶,马克思是魔鬼撒旦的奴隶。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遵守《圣经》和《四书》的教导不犯罪,那么他就是自由的;人若犯罪,那么他就必失去自由。
  自由是上帝赐予人的,人间的政府不可剥夺人的自由,而且,人间的政府绝无可能剥夺人灵魂的自由。圣使徒保罗常被锁链捆锁,但他却是自由的,因为他凡事都能作,凡话都可以说;只是对人无益的事,保罗不作;不造就人的话,保罗不说。这就是保罗的自由。因此,信仰耶稣基督的人的自由,政府绝无可能夺去。就算政府把我关入牢房,我的灵魂仍然是自由的。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其灵魂必将失去自由。因为人人都必死。信耶稣基督的人死时,他的灵魂被天使接入天堂,与上帝同居,自由地享受福乐;不信耶稣基督的人死时,有天使来把他的灵魂送入阴间,那里有不灭的火烧他,有非物质的锁链捆锁他,他就毫无自由了。他的灵魂被囚禁在阴间,身体埋在坟墓,他能有自由吗?而且,到上帝耶和华预定的时候,就是千禧年天国结束之后,耶稣基督必将从天空降临,那时,虔诚信耶稣基督的圣徒与致死不信耶稣基督的恶人的尸体都要复活,圣徒身体复活到永恒天国享受永远的福乐;恶人身体复活到地狱受永远的刑罚,那里是烧着硫磺的火湖,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
  《圣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箴11:29)因此,读书人也不可追求人人平等,而要追求谦卑,因为谦卑的人有福。我主耶稣基督说:“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太23:12)读书人当熟读《圣经》和《四书》,提高自己识别人的能力,孔子说“知人者智”。然后寻找仁者、智者,亲近仁者、智者,追随仁者、智者,顺从仁者、智者,辅佐仁者、智者。并且要以此为荣。要以不服从仁者、智者为耻!
  天主教认为人的罪有其总根,就是七罪宗。什么是七罪宗呢?就是:骄傲、悭吝、迷色、嫉妒、忿怒、贪饕、懒惰。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人都有骄傲、贪婪、狡诈、胆怯、嫉妒、迷色、忿怒、贪饕、懒惰等罪根罪性。人的这些罪根罪性就是人欲,也是邪情私欲,这是国家、社会混乱、内讧、内战、贪污腐败、淫乱等等罪恶的根源。人的这些罪根罪性也是个人惹祸失福的根源。
  孔孟之道认为人人皆有仁、义、礼、智、信的善良本性,但人人也有与生俱来的人欲。宋代大儒程子和朱熹主张“存天理灭人欲”是完全正确的。《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孔子一辈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以道养己,诲人不倦是以道养人。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以道养己者智,以道养人者仁。
  《圣经》说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因此人被造之初就都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因此就人人皆有仁、义、礼、智、信的善良本性。基督教又认为人人皆受原罪的沾染,人人都因犯罪而堕落。还认为人若信耶稣基督,就可以恢复人被造之初的善良本性,就是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因此,儒教和基督教在人性论上是一致的。
  二十世纪中国人民热血沸腾地追求平等、民主、自由,这不是追求真理、正义,而是魔鬼利用人的人欲迷惑、引诱中国人民犯罪作恶。
  骄傲的人自高自大,不肯臣服他人;嫉妒心重的人,忌恨他人高升。因此,骄傲和嫉妒心重的人不能信道修身治人,就鼓吹人人平等,高喊民主、自由,煽动民众犯上作乱,然后浑水摸鱼,利用民众的鲜血成就他自己的功名。因此,在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的人都是奸诈的恶人,都是狡诈的蛊惑家,他们都是亵慢人。
  基督教(包括天主教)认为骄傲是人最大的罪恶。
  如果谁也不服从谁,国家必然一盘散沙。国家如果一盘散沙,必遭外敌入侵。国人都臣服在一人之下,国家才有力量抵抗外敌的侵略。否定孔孟之道,反对等级制秩序,主张人人平等,是搞乱中国。鲁迅恶毒攻击孔孟之道,疯狂叫嚣“不做奴隶”,就是为了搞乱中国,为日本侵略中国服务。因此,鲁迅是汉奸,是最奸诈的汉奸。
  分工和专业化,是社会的进步,难道政治就不讲分工和专业化吗?政治虽然是众人的事情,但人民必须把政治委托给熟悉王道和法度的极少数人。因此,我劝你记住孔子的教导:“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西方圣徒托马斯·阿奎那说:如果不论什么人对什么事情都插一手,就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因此,对政治有兴趣的人应当立志当官,没有当官志向的人,就不可热衷政治。我希望你立志竞选总统、省长或议会议员。你可以组织和动员你的粉丝去竞选人大代表,再让人大代表选你当县长、市长、省长、国家主席、总理或人大常委委员。如果你没有当行政首长或议员的志向,就不要对政治七嘴八舌。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自由是个人的本能,民主是国家的本能。凡属本能,就不能追求,而要以真理约束本能。本能的恶性膨胀,必造成祸殃!不要王道约束的民主自由,必然动乱、内讧、血腥、杀戮,结局是更恐怖的专制暴政!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和二十世纪中国民主革命的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张国堂
2015年03月20日
要虚心学习西方的正统,但不可抹黑中国古人
杨恒均先生: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凡是重要的,古人必然要追求;凡是古人没有追求的,要么已经拥有,要么就不重要。如果中国古代没有民主、自由,那古人为什么不追求呢?中国古人之所以不追求民主、自由,是因为中国古人一直本来生活在民主、自由之中。
  空气对人的生命最为重要。人只要八分钟不呼吸,就会窒息而死。空气对人的生命如此重要,为什么几千年没有人提出“我如何获得空气?”之类的问题呢?自古有谁为获得空气呼吸而劳神费力呢?当然,今天中国的空气污染很严重,中国人现在要问一问“我如何获得清洁的空气呼吸?”之类的问题,也要为我们呼吸清洁的空气而劳神费力了。
  孔子说“民无信不立”,这就是说政府必须获得民众的信任才能立得住,也就是说政府的统治必须获得民众的同意,政府只有获得民众信任才具有合法性,这与现代民主原则是一致的。孟子说“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这与美国选举制度和官制的原则是一致的。在美国,得乎全国选民而为总统,得乎选区选民而为议员;得乎全州选民而为州长,得乎州选区选民而为州议会议员。法学家得乎总统和议会为最高法官,政治活动家得乎总统和议会为国务卿、为部长;等等。
  自由是人的本能,众人不可能长期生活在不自由之中而信任剥夺自己自由的政府。因此,中国古代王朝并没有剥夺其臣民的自由。只要不聚众谋反,官府是不会管个人的行为和言论的。事实上,孔子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开始私人讲学,比今天的中国人自由得多。
  《史记》记载:周厉王好利,亲近小人,不听正直君子的劝谏,行为暴虐侈傲,引起国人非议。周厉王又听小人之言,刑杀非议自己的人,国人再也不敢非议周厉王了。周厉王高兴了,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sǒu]赋,矇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qí]艾脩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於是乎出;犹其有原隰[xí]衍[yǎn]沃[wò]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於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产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周厉王不听,于是国人都不敢说话,但不出三年,国人发动叛乱,袭击周厉王。周厉王只有灰溜溜地逃跑。历代君王都吸取周厉王的教训,听从召公的劝告和教导,绝大多数君王都不敢禁止平民非议自己。
  秦始皇焚书坑儒,一直被后人诟骂,历代君王都吸取秦二世而亡的教训,不敢再搞焚书坑儒之类的暴行,清代虽然有过“文字狱”,但“文字狱”的打击面极小,不会造成恐怖,使人不敢思想。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特多,参与农民起义的书生也不少,他们连死都不怕,还不敢思想吗?清代虽然有“文字狱”,但洪秀全并没有因怕“文字狱”就不敢思想,洪秀全搞“拜上帝教”,编造了许多“教义”,写了许多的诗文。刘晓波等自由主义者对清朝的“文字狱”深恶痛绝,写了大量的文字痛骂怒骂,但对洪秀全的思想自由荼毒生灵鲜有反思。因此,中国古人拥有思想自由,也拥有表达的自由。古人从事科学技术研究,任何王朝都不禁止。当然中国古代没有专利制度保护知识产权,这才是科学技术落后于西方的重大原因。今日中国的专利制度也还不完善,今人有什么资格批评古人?
  今天是互联网时代,虽然当局有禁止国民思想自由和表达自由的欲望,但却没有禁止国民思想自由和表达自由的能力。我住居在大陆中国湖北省宜昌市,我一直阅读海外中文网的文章,我也在海外中文网发布了许多文章。
  说中国人几千年一直生活在不民主不自由的专制制度之下,这是最邪恶、最无据的谎言。有资料说汉代官民比例是一比七千多。七千多平民才一个官员。一个官员能限制七千多人的自由吗?一个人能抗拒七千多人的民主要求吗?官员也有自由的本能,皇帝只是一个人,他一个人有精力限制、剥夺全国臣民的自由本能吗?这种说法是无限夸大皇帝的能力,也无限贬损皇帝的道德。
  有种说法说:中国人被几千年的专制压迫而失去了勇敢,因此没有反抗精神,这是中国专制的原因。这种说法也是毫无根据的谎言,也是毫无历史知识的胡说八道。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造反的规模最大,最频繁,是世界之最。洪秀全的太平天国革命的历史并不遥远,为什么如此健忘呢?孙中山的辛亥革命、蒋介石的北伐战争,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这些历史为什么记不住呢?有大名人说:“中国人民勤劳勇敢”,为什么就不记得了呢?中国人民反抗自己的统治者是最勇敢的,是世界之最。为什么中国没有建成美国那样的宪政民主呢?不是因为中国民众没有反抗精神,而是因为中国读书人不重视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及其发展,也不接受《圣经》。中国古代更是没有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也没有《圣经》。
  当今中国读书人追求平等、民主、自由已经成了弱智。对这话许多人不满,但这是事实,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凡是不懂《圣经》、《四书》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等名著的读书人都是无知的白痴!都是弱智!一个高中未毕业的韩寒被你们吹捧,你们不是弱智是什么?你杨恒均继续陈独秀的道路,不是弱智是什么?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你们说得清、道得明吗?我对你们的批驳,你能反驳吗?
  我已经论证:中国自古就是民主国家,而且,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是民主国家。在民主国家追求民主,其结果必然是动乱。辛亥革命以来,几乎所有的民主运动都是动乱,难道这不是事实吗?1919年的“五四运动”到底是爱国运动,还是祸国运动?正是“五四运动”把中国推向了纷争、动乱、内讧、内战的深渊。难道“五四运动”不是祸国运动吗?
  梁启超说:“少年强,则国家强;少年独立,则国家独立。”这句话貌似正确,但却是极端邪恶的歪理邪说。什么是“独立”?国家独立就是不听命于他国,个人独立就是不听命于他人。如果人人不听命于他人,不服从他人,国家必然一盘散沙,一盘散沙的国家能独立吗?“少年独立”的叫嚣严重违反孝悌的传统,因此梁启超是儒教的叛徒,是中华民族的败类!
  中国青年学生喜欢示威游行,动不动就上街搞街头抗争,这都是受梁启超的影响。青年学生搞街头抗争,对参与者有什么益处?对国家、对民众有什么益处?不过是极少数个别人出名而已。
  对日本的侵华战争,日本人反不反省对中国并不重要,中国人自己却要反省,这才对中国重要。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日本能侵略大大的中国?因为那时的日本人都在效忠日本天皇,日本人在强调纪律和服从。而那时的中国人却在追求“平等、民主、自由”,中国人谁也不愿意服从谁,就一盘散沙,中国人纷争、内讧、内战。这就是日本能侵略中国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内乱诱导了日本的侵略。孟子说:“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
  有话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是三条虫;一个日本人是一条虫,三个日本人是一条龙。”因为中国人追求平等、自由,不肯服从他人,因此,中国人不能形成团队,不能团结合作;而日本人强调纪律和服从。而纪律和服从是团队精神的根本。
  《圣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因此平等的追求最为荒谬,争平等必导致社会纷争,使国家解体。野心家鼓吹平等是制造纷争、内讧,以便趁乱争取做人上人。普通人追求平等必使自己成为庸人。
  我母亲教导我说:“吃得苦中苦,能为人上人。”中国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人都想做人上人,没有人真心追求平等。叫嚣平等的人,都是利用普通人的骄傲、嫉妒的心理,以使他自己出名。
  西方人提出“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是因为西方当时广泛地存在着世袭垄断,聪明的平民的社会地位难以高升。中国在唐代就基本实现了“人人生而平等”。除皇帝世袭之外,政府官员基本上废除了世袭,每个官员其子孙都不能继承其官位。富人的儿子虽然能继承自己的家产,但他的儿子能否保有自己的家产继续做富人,还要看他的儿子是否成器,如果出了败家子,一样沦落为穷人。富人的子孙是否能世袭成为富人,在于其子孙是否成器。富人不能垄断富人的地位。贫穷的聪明人可以通过读书当官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也可以通过经商致富成为富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不就是“人人生而平等”吗?难道这还不公平吗?在两千多年之前,孔子就开始有教无类,陈胜也提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政治口号,这比西方人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早两千年。中国古人追求公平,但不追求平等。因为追求平等是邪恶、虚妄的。没有等级、服从,国家必然一盘散沙。因此,孔子的有教无类,陈胜主张人人都要有权争取当王侯将相,这比西方人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更明确。古代中国远比西方古代国家公平。
  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就再也没有世袭贵族,也基本没有名位的垄断,从而就已经完全实现了“人人生而平等”,再追求平等就是胡闹。
  读书当官,学而优则仕,“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就是我的理想。代议制共和政体与学而优则仕没有矛盾,是相容的。难道美国就不是学而优则仕吗?难道美国总统、议员、官员都是不学无术的人吗?诚实的读书人报国无门,才是政府的罪恶,也是人民的罪恶。读书人报国无门,国家和民众必遭祸殃。1958年的大跃进之后的三年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农民,这就是例证。中国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这也是诚实的读书人报国无门的恶果。
  中国读书人当追求卓越,要特别强调纪律和服从。
  还有话说:中国古代专制压制了中国人的思想自由,因此中国的文化、科学才落后。这种说法也是毫无根据的谎言。
  由于古代中国民多官少,而皇帝只有一人,政府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限制民众的思想自由。皇帝也没有能力,也无兴趣限制官员的思想自由。
  辛亥革命之后的北洋政府时期,中国读书人已经拥有充分的思想自由和表达的自由,但他们发现了什么真理呢?那些背叛儒教的人们的所思所想尽皆邪恶。他们所思所想尽都是煽动纷争、内讧,搞乱中国。
  法国的所谓“启蒙”运动,那些非基督徒思想家、哲学家们发现了什么真理呢?伏尔泰、卢梭、黑格尔、费尔巴哈、尼采、希特勒、马克思、列宁等等,他们发现了什么真理呢?他们所思所想都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法国大革命、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的内战和文革、斯大林对党徒的大屠杀、柬埔塞红色高棉的大屠杀等等,都是他们的思想所造成的恶果。他们的思想只造成了杀戮、血腥、恐怖、贫穷的结果。
  不论是科学,还是文化,知识、真理的发现都需要灵感、天赋和发现者本人的辛勤努力。没有灵感,就不可能发现任何真理。灵感,就是圣灵的感动、圣灵的启示。我劝中国读书人都要读读唐崇荣大牧师的《启示和真理》。
  除了耶稣基督,孔子的伟大不逊于任何西方伟人。作为政治治理学,孔孟之道在世界上是最优秀的。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是关于政体的学问,这方面,中国国学远不如西学。亚里士多德也有政治治理学,但他的政治治理学比孔孟之道差得很远。政治治理学比政治体制学更为重要,因此,孔子比亚里士多德伟大,更比柏拉图伟大。其他西方人更不值一提,比孔子差得很远。基督教中也有政治治理学。基督教中的政治治理学也不如孔孟之道的政治治理学。中国自古就是大国,中国古人治理国家管理人民积累了巨大宝贵经验和智慧,上帝也赐智慧和灵感给孔子、孟子等圣贤,使他们发现治国安民的真理(道)。孔孟之道没有救人上天堂的真理和道路,这是孔孟之道不如基督教的地方。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是上帝在肉身显现,耶稣基督是人,也是上帝。耶稣基督最伟大,孔子仅次于耶稣基督。
  顺便说说:有儒家学者把政体学说成是外王学,把政治治理学中的道德伦理学(包含政治伦理学)说成是内圣学,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内圣是学者个人的内圣,外王也是学者个人的外王。学者个人在政教学说的指导下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而达到“从心所欲不踰矩”,这就是内圣;学者个人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外王。里面圣洁的人必有君王的形象和样式,也有君王的权柄,这就是内圣外王。政体学是关于政体的学问,政体也是学者个人格物致知的对象。学者个人的内圣也包括对政体要有正确的的认识,还要有对优良政体的理想追求。
  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天爵者,德义可尊,自然之贵也。古之人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既得人爵,而弃其天爵,则惑之甚者也,终亦必亡而已矣。”天爵是内圣,人爵则是外王。人间的皇帝是上帝的臣仆,在臣民面前有君王的权柄。官员在皇帝面前是臣仆,但在其下级部属和民众面前则有君王的权柄。有天爵的人在他生前有可能没有获得人爵,但在其后世历史上必获得人爵,例如孔子、孟子。孔子、孟子在儒家学者面前就有君王的权柄。
  孔孟之道主张格物致知、实事求是的认识路线,以考察人事探求上帝的道,犹太人的《圣经》是上帝向人显现而由人发现,是上帝对以色列先知说话。孔孟之道认识上帝的方式更具有普遍性,因为上帝只向以色列古人显现,没有在其他民族显现,也没有对其他民族的人说话;耶稣基督之后,上帝也不再向犹太人显现,也不再对犹太人说话。因此,格物致知,以考察人事探求认识上帝的方式是极为重要的,这是与《圣经》相辅相成的。
  西方文化之所以发达主要是由于《圣经》对西方文化的滋养,也由于上帝赐给西方人更多的灵感。西方白人是挪亚的长子闪的后裔,中国人是挪亚的小儿子雅弗的后裔。这就是中国暂时落后于西方的根本原因。陈独秀等人把中国落后于西方的原因归罪于儒教是根本错误的。
  根据自然科学的人类学,人类来源于同一对夫妻。根据《圣经》记载,上帝只造了亚当和夏娃,因此,亚当和夏娃是全人类的共同始祖。由于人类的思想邪恶,惹上帝耶和华发怒,上帝以洪水灭绝人类,只有挪亚一家八口因乘坐挪亚方舟而没有被淹死,因此,挪亚是全人类共同的祖先。根据基督徒们的考证:以色列人和西方白人是挪亚的大儿子闪的后裔,中国人是挪亚的小儿子雅弗的后裔,而非洲黑人和印度土著是挪亚的二儿子含的后裔。
  根据《圣经》的《创世纪》,雅弗的后裔也是与闪的后裔同样蒙福的。《圣经》预言说:挪亚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又说:“耶和华闪的 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愿 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创9:25-27)中华民族必将扩张,但不是武力的扩张,而是文化的扩张。孔孟之道必将走向世界,被全人类尊奉。张国堂学说也必将成为世界各国政府的指导思想。
  闪因为孝敬其父才蒙其父挪亚祝福;雅弗是因为孝敬其父,恭顺兄长,而蒙其父挪亚的祝福;含因为不孝敬其父而遭其父挪亚诅咒。挪亚是上帝耶和华所拣选的先知,挪亚的祝福和诅咒记载在《圣经》之中,就是《圣经》的预言,也是上帝的旨意。
  非洲黑人和印度土著都是含的后裔,含是迦南的父亲,他们受奴役、遭歧视是由于他们的祖先含不孝悌,马丁·路德·金搞黑人的维权运动是极为罪恶的,他想打破挪亚对他们的诅咒是不可能成功的!曼德拉也是邪恶的罪人恶人,他也想摆脱挪亚的诅咒,也是不可能成功的。现在非洲政治腐败混乱,这是上帝对他们的惩罚。他们必须乐于接受白人的统治!必须甘当下等人,否则,必有大祸,必遭天谴。中国读书人推崇黑人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是极为错误的。
  黑人受奴役、遭歧视的命运是由于挪亚的诅咒,黑人想摆脱挪亚的诅咒,唯有孝悌。因为他们的祖先含因不孝而遭其父挪亚诅咒,因此就只有孝悌才能摆脱挪亚的诅咒。摩西十诫中告诫人要孝敬父母,并说上帝以福和寿奖赏孝敬父母的人,圣使徒保罗更强调孝敬父母是带应许的诫命。黑人的维权、抗争,只会遭遇更大的歧视,更重的奴役。唯有孝敬父母,恭顺兄长,才能摆脱做下等人、遭歧视的命运。由于美国白人的忍让,马丁·路德·金取得表面的成功,但并没有改变白人认为黑人没有教养的印象。美国白人在内心上对黑人的歧视,不是维权运动所能改变的,也不是国家的立法所能改变的。
  不论是白人,还是黑人,以及黄种人,要想获得人们的尊敬、信任和爱戴,就必须遵循曾子的教导,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孝悌忠信是赢得人们尊敬、信任和爱戴的不二法门。或者说:只有孝悌忠信才能赢得人们的尊敬、信任和爱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白人也要以忠恕待黑人,凡不以忠恕待黑人的白人,必遭上帝惩罚,必遭遇大祸。我严厉告诫白人:你们愿意自己的上级、老板怎样待你们,你们就要怎样待黑人。这是从你们的主,也是我的主耶稣基督的告诫推论而来的。主耶稣基督说:“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7:12)
  印度的贵族是亚历山大侵略印度时的希腊人的后裔,也就是挪亚的大儿子闪的后裔;印度的下等人是印度土著,他们是挪亚的二儿子含的后裔。印度的不平等是由于挪亚的诅咒,与“灵魂转世”的教义无关。西方基督教神学家认为“灵魂转世”的教义导致社会不平等的说法是错误的。
  释迦摩尼也是含的后裔,是受挪亚诅咒之人的后裔。因此,中国人不可信佛教。宋代大儒程子和朱熹都说佛经是异端,不可读,更不可信。佛教倡导“众生平等”,这是极为错误的。儒教认为天地之间人最尊贵。《圣经》说上帝耶和华按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因此天地之间人最尊贵。基督教与儒教的主张是一致的。而佛教却是错误的。“众生平等”是对人的亵渎。摩西十诫中有孝敬父母的重大诫命,孝悌忠信是孔孟之道的核心价值。“众生平等”,就是无父无君,因此是禽兽之学。佛教徒基本上是一盘散沙,因此,佛教必然导致国家贫弱。信佛教的国家基本上都是弱国。《圣经》的摩西十诫禁止制造偶像,禁止拜偶像,佛教却拜偶像。拜那些物质造的偶像,是极其的愚蠢!凡信佛教的人,必落入挪亚的诅咒,就是他们必作别人奴仆的奴仆,就是作人下人,必做尾不做头,居下不居上。凡虔诚信儒教和基督教,又精通张国堂学说的人,必做头不做尾,居上不居下。
  必须说明:《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并不是教导人们孝悌,而是利用父母恩情和中国人的孝心迷惑、引诱中国人迷信佛教。《三字经》说:“幼而學,壯而行;上致君,下澤民。揚名聲,顯父母;光於前,裕於後。”这是中国人每个父母的愿望,孝敬父母的孝子,必须尽心尽力满足自己父母的这个愿望。
  闪和雅弗的后裔蒙福是因为他们的祖先闪和雅弗孝悌。中华民族作为雅弗的后裔,必须永远保持孝悌的优良传统。孝悌、忠信才是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富强是中国人的梦想和追求,但并不是核心价值。中国人如果人人孝悌忠信,国家必然富强。孝悌忠信是个人该行的、三纲五常是国家的根本。民主、自由都不是普世价值,而是本能:自由是个人的本能,民主是国家的本能。把民主、自由当作价值追求,会导致本能的恶性膨胀;本能恶性膨胀,必导致祸殃。“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是祸国乱国之源。中国自古一直本来就是民主国家,也是自由国家。“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就是民主。“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就是宪政民主。在民主国家争民主,在自由国家争自由,必然导致纷争、混乱、内讧。基督教认耶稣基督为主,尊耶稣基督为至大、为至尊、为至高者,用中国古人的话说就是以耶稣基督为君父,这才是普世价值。基督教也讲孝敬父母!因此孝敬父母也是普世价值!总之,摩西十诫才是普世价值。孝悌忠信是中国的核心价值,也必将成为普世价值。孝悌忠信与摩西十诫是相容的,是相辅相成的。中国古人敬天保民,孟子强调贵道尊贤,孔子教导克己复礼。敬天保民、贵道尊贤、克己复礼永远不会过时,因此,敬天保民、贵道尊贤、孝悌忠信、克己复礼就是中国的核心价值,是每个中国人行事做人必须遵循的准则。
  读书人更应当敬天保民、贵道尊贤、孝悌忠信、克己复礼,而且还要追求国泰民安,要尽心尽意尽力为民众的安居乐业出谋划策,还要尽心尽意尽力教导年轻人,要像孔子一样,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读书人最重要的是循经顺道,舍己从主。离经叛道是读书人在道德上最大的罪恶!读书人切切不可煽动纷争,不可挑起民与官斗。因为民与官斗吃亏的往往是民。读书人当理直气壮地谋求政府官职,当勇敢地竞选国家领导人。我再一次说:没有当官志向的人,不要热衷政治;对政治有兴趣的人,要立志当官。
  《圣经》说:“富户管辖穷人,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箴22:7)因此,财富的本质是管辖人的权柄,也是责任。富人是非政府的国家公职人员,也就是民的官长。大企业类似中国古代的诸侯国,只是没有武装力量。富人当以自己的财富为他人谋福祉,以赢得人们的尊敬、信任和爱戴。因此,读书人如果经商,也当尽心尽意尽力致富发财。富人当辅佐天子治国平天下,要为国家的国泰民安尽心尽力,要慷慨解囊支持治国安民的学术研究,也要支持教育事业。等等。
  在政府当官的人不可贪财。政府官员的财富不能给自己带来荣耀,只给自己招祸。人都该追求人们的尊敬、信任和爱戴,这是真正的财富,是自己的坚城,自己的堡垒。
  现代公民与古代臣民的唯一区别就是:现代公民有权选举国家领导人,也有权竞选国家领导人;而古代臣民没有国家领导人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现代公民也必须顺从政府!任何人都有权按《宪法》或《选举法》竞选国家的公职,任何人都有权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获得国家的执政权,这就是宪政民主。任何人都不得以“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为理由(借口)煽动民众反抗政府。《圣经》说煽动纷争的人是恶徒!什么是“民主”、“自由”、“人权”、“专制”、“独裁”、“法治”?谁又说得清楚?!中国人对这些词汇的理解并不一致,分歧巨大,追求这些东西只能导致争吵、争闹。这些东西都不过都是一些不安分的人煽动内讧、动乱借以出名、出风头的借口。
  中华民族和以色列民族都是上帝的选民,都是世界上最伟大、最优秀、最聪明、最勇敢的民族。当今读书人不可抹黑中国古人,不可污蔑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华民族多灾多难,以色列也多灾多难,这是作上帝选民必须付出的代价。上帝把耶稣基督安排在以色列,以色列民族就必须为此多灾多难,这是荣耀尊贵的代价。上帝把再来的耶稣基督安排在中国,中华民族就必须为此多灾多难,这是荣耀尊贵的代价。中国和以色列必将是世界上最尊贵、最荣耀的国家。世界各国都会向以色列和中国朝贡。中国的富强也会远远超过美国。现时的中国人羡慕美国,以后必将永远是美国人羡慕中国。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中国湖北的宜昌和孝感市孝昌县白沙镇赵寺乡夹塘湾必将成为全世界人民朝圣的圣地。
  中国自古都是民主国家,但民主的形式多种多样。从国体上讲,所有国家都是民主国家,从政体上讲,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是民主政体(民主制)的国家,只有古代希腊的雅典曾经是民主政体的城邦。美国政体是联邦制,也是代议制共和政体。代议制共和政体是君主制、民主政体和贵族政体的混合政体,说美国是民主国家,可以,因为君主制国家也是人民拥护君主统治的民主国家,但美国不是民主制国家,美国政体有很强的君主制因素。美国是以耶稣基督为永恒天子、永恒皇帝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耶稣基督是人人的主,人民是政府的主,这就是美国的宪政民主。美国是民主国家,也是基督教国家,忽视美国的基督教,是对美国的无知。
  没有真理的指导,就不可能有美国的宪政民主。没有《圣经》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就没有美国。当然,没有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对政治学的发展,也没有美国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
  张国堂学说是基督教、儒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
  孙中山、陈独秀鼓噪平等、民主、自由,我们可以说他们是探索,但一百年后你们继续鼓噪平等、民主、自由,那就是愚蠢!
  当今中国读书人必须抛弃五四运动的新文化。陈独秀、鲁迅等人的所谓新思想、新文化就是情绪化地攻击中国古代传统,拒绝西方正统的政教学说,拼命接受、传播西方主流社会所拒绝的西方新思想、新文化,这些新思想、新文化是制造混乱和纷争的叛乱文化。当今中国读书人必须接受华盛顿所信仰的宗教,也必须接受华盛顿所信奉的政治学说,还必须信奉中国儒教。中国只能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凡不听我张国堂的话的人,都必将贫穷、卑贱,最终还要下地狱。凡听我的话又遵行的人,都必将富贵、尊荣,而且最终还会得永生,上天堂。
  道路决定命运!这话不错,很对。辛亥革命以来的历史证明:五四新文化的道路导致中国混乱、纷争、内讧、内战、恐怖、贫穷、腐败、淫乱、虚假,中国决不能继续走这条道路,因为这条道路只会导致失败。中国人民接受我张国堂的领导,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中国必将富强、尊荣,人民必将平安、快乐、富裕、幸福。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的本性决定国家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也决定政教学说。这是人的本性决定论。中国人与美国人有相同的本性,中国今人与古人也有相同的本性,孔子说:性相近,习相远。中国有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中国与美国作为国家必有共性,中国现代政府与中国古代王朝也必有共性。国情不过是人们的习惯,人们的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从而国情是可以改变的,因为“江山易改”,而人的本性是不能改变的,因此,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是行得通的。
  国家的人口越来越多,国家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因此,政府机构也会越来越复杂,分工和专业化程度会越来越高。但三纲五常是永远不会变的,人与人相处的原则,也是永远不变的。文明的发展是连续不断的,现代文明必须以古代传统文化为基础。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文明国家抛弃了古老的传统文化。
  基督教安民的功能强大,凡信基督教的国家,国家都安定,几乎都没有大规模的民众造反。为中国的国泰民安,必须引进基督教。
  由于国家的庞大和复杂,需要西方正宗政治学指导以设计政治体制,因此,也应该引进西方正宗政治学。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中国读书人如果按我的教导追求真理,则必将获得宪政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等;如果离开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追求平等、民主、自由,则必然导致动乱、内讧、内战,最终落入专制暴政。这就是我总结二十世纪中国历史实践的教训和美国建国的历史经验所得出的结论。法国大革命也是离开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追求平等、民主、自由,却导致血腥、杀戮,最终落入拿破仑将军的专制独裁。
  此致

张国堂
2015年03月20日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7/2017 04:31 , Processed in 0.06062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