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34|回复: 0

[群策中国] 陈士胜:首届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7/2017 12: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届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

编按:陈先生是个前中共国安警官,作家,天才的革命理论家。其《暗杀教程》值得所有真正的革命志士仁人精读深思。
            陈士胜: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一):是非之地
洛杉矶的民主斗士陈伟东昨天打电话里给我,他想了解中国民主革命大会的召开情况。我不得不紧急写下这一篇报告,向他报告情况。
今年9月30日至10月1日,在纽约市曼哈顿,连续两天时间,唐柏桥主持和召开了中国革命民主大会。在开会之前,我接受到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朋友的阻挡,大家非常明确地告诉我,要珍惜羽毛,不能参加这一场大会。因为,唐柏桥是一个骗子。我不能跟他同流合污,自毁声誉。
看来,唐柏桥已经声名狼藉了。尽管我已经受到了他的邀请,但我还是决定远离是非之地,避免烦扰,乐得清静,不去开会。
然而,到了上个星期五晚上,陈闯创却打电话给我了。他要求我去参加开会。中国民主党对唐柏桥从来没有好感,陈闯创自己不好意思去开会,便叫我去参加了。我当然要执行党中央的命令。这样,我成了一个中国民主党的亲善大使,连夜从华盛顿特区坐上长途巴士,北上到达纽约。翌日早上,在唐人街下车以后,我就直奔会场了。
看来,我的形象很好,脾气很好,很适合做一个亲善大使。
然而,就因为我参加了这一场会议,我被纽约的别的民运同道骂死了。他们骂我:“在关键的历史时期,不要站错队列。”----嗯,每次挨批评,我就把责任推给了陈闯创,是他叫我参加的。我只是执行党中央的决议。
至于站错了队,我至今不知所云。----错与对,该怎么分辩呢?没有人给出明确的答案。表面的证词是,唐柏桥是一个骗子,大家都不要站到他的队列。然而,我只想请全世界的人类站出来回答一句正确的评语:“中国的海外的民运大佬,有哪一个不是骗子的呢?”谁谁谁不是骗子,请大家把他的名字告诉我,让我知道他不是骗子吧。
暴力革命的唯一标准是,召开暗杀会议。请问,28年来,海外有哪一个民运大佬在会议上宣传过暗杀呢?----既然说是搞革命,若不搞暗杀,就是骗子!那么,又有谁谁谁不是骗子呢?
那么,这次唐柏桥召开了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宣传暗杀了吗?----宣传了。大会的原意是不要宣传暗杀的。但我到场了。唐柏桥在主持会议时凝视着我,告诉了与会者:“我们有一个特殊的人物到场了。”是的,我到场了。于是,在我的忠实粉丝的坚定支持之下,我有了发言机会。我便开口大张旗鼓地宣传暗杀了。----请问,别的民主大佬开了28年的会议,可曾在会议上大张旗鼓地宣传过暗杀吗?
那么,可以这样说,在过去的28年里,都是一群骗子在主导着海外的民运事业。从今年的唐柏桥所主持的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开始,海外民运界开始走上正轨了。从此,中国的民运事业就有了光明和希望,有了成功和胜利的可能性了。
这是一场团结的大会,进步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继往开来的大会。从此,中国的民运事业就可以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夺取全中国政权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陈士胜: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二):夫妻摊档
王军涛所领导的中国民主党,是一座固若金汤的瓦岗寨。一众的兄弟坚守着一座山头,有足够的力量维持着后勤工作,令到前锋的奋斗非常有力。
然而,这次唐柏桥所主持的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后勤力量严重不足。演讲器材时常卡壳,需要重新调整。电脑时常受到中国黑客的攻击,需要临时更改节目内容。整场会议,无法连贯,无法一气呵成,无法流畅自然。但是,毕竟,这场会议还是成功地坚持到最后了。
而且,在大会结束以后,所有的与会者都感觉良好,没有谁的心情有郁闷的情况。大家都能其乐融融,称兄道弟,语笑晏晏。
这是一群完全被边缘化了的民主斗士参与的会议。由于大家都被边缘化了,没有谁是民运大佬,也就没有人耍大牌了。大家畅所欲言,反而感觉很舒适。
会场上,没有谁会用自己在江湖上的地位,强势地压服另外的人。
我在美国这两年,已经参加过无数的民运会议了。坦白地讲,那些民运大佬每次在会议上,为了出风头,都在争先恐后地演说,其实,那全是废话连篇,胡说八道。他们全都是浪费时间。他们从来不会谈论暴力革命,只是胡扯着一大堆不着边际的政治理念,你们不觉得晕头转向吗?
但这一场大会,因为我在宣传暴力革命了,大家就再没有晕眩的感觉了。干不干革命是大家的事,也是个人的选择。没有人会逼迫你去搞民运。但搞民运就是搞革命,搞革命就是搞暗杀,搞暗杀就是杀人。我们是革命家,革命家就是要杀皇帝的。这些道理,就被我说得很清楚了,一点儿都不再糊涂了。
这一场会议,唐柏桥只有一个后勤力量,那就是他的贤内助,他的妻子。这样一来,后勤力量确实是很单薄了。
这是一场世界性的会议。欧洲,澳洲,香港,都有代表团出席了这一场会议。可见得,这一场会议的前期组织工作,会消耗掉唐氏夫妇的全部精力,令他们身心透支,疲惫不堪,睡眠不足。
为了支撑着这一场世界性的会议,他们俩夫妻只好忙个半死不活了。
然而,用一个夫妻档来召开世界性的民运大会,有公信力吗?----我说有就有。我说没有就没有。我是作家。我有一支生花妙笔。我的笔听从我的使唤。我想怎么写作,就怎么写作。
王军涛领导着一个非常大型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若以他来组织这一场世界性的民运大会,当然是非常有公信力。但以唐氏夫妇的夫妻档来主持一个世界性的民运大会,可行吗?----反正,明摆着的事实上,他们俩夫妻成功地举行了这一场世界性的民运大会了。
那么,我们退一步地来理解这一场世界性的民运会议吧。唐柏桥俩夫妻亲密无间地出场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所有对唐柏桥实施的妖魔化的攻击,就如冰见日,全部要瓦解融化了。
他们俩夫妻这样一出场,就清楚明确地表明了,他们俩夫妻都是一对正常的人类。他们俩没有变态,没有神经病。他们俩夫妻过的是正常的家庭生活。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衡量政治家的最基本的标准是,我们这些小市民不想找一个心理变态的疯子来统治我们。所以,欧美的民主国家,凡是举行总统选举活动,总是携带妻子登上历史舞台的。
过去,沙俄狗皇帝普京大帝,带着妻子登上历史舞台,就表明他是一个正常人。如今,他离婚了,就表明他开始变成疯子了。
我们不需要一个疯子做我们的政治领袖。但目前看来,唐柏桥不是疯子。
另外,唐氏夫妇这样一登场,也间接证明了唐柏桥的人品。他没有情妇。
政治家是不能有情妇的。只要你有了情妇,你就会不断贪污,送很多钱给情妇消费。因此,正常的家庭生活是政治家最基本的人格表现。
大家看一看民国时期的那些伟大的政治家,蒋介石、汪精卫、宋子文、孔祥熙……等等,都有最正常的夫妻生活。但大家又看一看目前中国的贪官污吏,以及郭文贵要杀掉的那四大权臣,王歧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等等,全都没有谁能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
目前,海外民运界虽然是一个在野党,但贪污腐化已经盛行了。大家看一看中国劳改基金会吧,这么一笔庞大的资金,就这样突然被人间蒸发了,没有谁会为此付上任何责任。那么,大家可以想想看吧。如果让这一群流落海外的民运破落户重新回到北京执政,他们的贪污腐化程度,当然会比中国共产党更加严重,更加荒唐。
隐私权是属于平民百姓的,不属于政治家。民运大佬是政治家。我们没有必要再去为一些心理变态的疯子效劳了。中国的政坛,需要的是心理正常的人执政。
这一次会议证明了一件事,唐柏桥不是一个疯子。他有正常的家庭,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他没有情妇。
陈士胜: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三):财务脉络
唐柏桥所召开的这一场中国民主革命大会,这是一场团结的大会,进步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继往开来的大会。从此,中国的民运事业就可以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夺取全中国政权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它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丰碑!它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历史转折!它树立了无可僭越的时代风范。从此以后,所有的民运大会,必须参考这一场大会的伟大成就!否则,日后的民运大会,就是骗子大会。
它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体现了三大新鲜事物!这是一场突破性的推进历程!那三大新鲜事物是:一,财务脉络;二,暗杀方案;三,会议成果。
一,财务脉络进步了!----以前的民运大佬开会,营利多少,从不公开。资金用途,也无须交待。但这一次,唐柏桥做了一个破天荒的壮举。他告诉了所有的与会者,在会议举行之前,他收到了一笔很大的捐款。在会议举行期间,他又在会场上公开直播了一笔从日本的东京捐赠过来的很庞大的捐款。
明白了吗?----28来,中国海外民运界不断内讧,不断火拚,就是因为分赃不公。一群民贼,看到了钱,全都眼红。因此,大家各立山头,誓死恶斗,为要争夺财源。
明白了吗?----唐柏桥有能力从民间筹款,因此,他无须从中共那里要钱。也即是说,说他是中共特务,也没有必要了。他有能力从民间筹款,钱是自己挣来的,那么,他肯定就不会听从中共的指挥了。就这么简单。
那么,这一场民运大会,唐柏桥营利如何?----我偏不说,气死你们。你们这些民运大佬,赶紧去撞墙,去跳楼,去吐血,去割脉,死了算啦,还活着干什么?
眼睁睁地看着唐柏桥赚了那么多的钱,你们却赚不到,不死有何用呢?
唐柏桥这一次开会,赚到多少钱呢?----这么一大堆的钱,可以让任何人买一栋别墅,再买一艘游艇,再买一辆跑车,再去周游列国,住五星级宾馆,度假去了。这么一大堆的钱,也可以让一个美国人舒舒服服,轻轻松松,生活10年了。这么一大堆的钱,还可以让一个中国人舒舒服服,轻轻松松,生活一辈子了。
那么,每年开一次这样的会议,年年召开,不是发大财了吗?----是啊!必须要年年维持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只要中共不垮台,就可以年年让海外的民运大佬发大财。所以,基本上,也没有哪一个海外的民运大佬真的反共。大家年年召开民运会议,只为了发大财。
那么,这场会议召开以后,又会逐渐有多少人捐款呢?还有,一些秘密捐款,到底是多少呢?然后,这些捐款的用途是怎样的呢?----唐柏桥没有告诉所有的与会者,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我应该祝福他,让他更加有钱,一年胜过一年。
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我绝不嫉妒,只有祝福。
地球上,就有这么多的慈善家仇视中共政权。他们认为中共政权坏事做尽,应该灭亡。他们有钱,不知道该捐给谁去办理这件推翻中共的事情。如今,唐柏桥要召开中国民主革命大会,他们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就陆陆续续,把巨款捐过来了。你们眼红唐柏桥,就说唐柏桥是骗子。但是,真的,唐柏桥不是骗子。是世界各国的慈善家自愿捐款的啊!
这一次会议,是一场巨大的、历史性的、破天荒的进步!唐柏桥在会议上公布了他的财务脉络了。28年来,海外民运界的第一人就是他!他勇敢地公布了财务脉络。
那么,过去28年来的海外民运界,那些盘满钵盈的民运大佬,全是骗子吗?----你说呢?
陈士胜: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四):暗杀方案
唐柏桥所召开的这一场中国民主革命大会,这是一场团结的大会,进步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继往开来的大会。从此,中国的民运事业就可以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夺取全中国政权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它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丰碑!它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历史转折!它树立了无可僭越的时代风范。从此以后,所有的民运大会,必须参考这一场大会的伟大成就!否则,日后的民运大会,就是骗子大会。
它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体现了三大新鲜事物!这是一场突破性的推进历程!那三大新鲜事物是:一,财务脉络;二,暗杀方案;三,会议成果。
二,暗杀方案进步了!----以前海外的民运大会,我是没有资格发言的。各个山头的民运大佬,为了亮相,就抓住时机,演说一番。每个民运大佬都口若悬河,天花乱坠。每人说它半个小时,整个会议立即混乱和嘈杂起来。因为,你一说半个小时,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只有二个小时可以正常地使用。谁能允许你说上半个小时呢?立即,大家吵架,要把演说家赶下台。
那么,为了防止会场混乱,有些民运大佬在自己的堂口开会,干脆就执行家法,一言堂。于是,犹似是一个中共的高官在台上作报告,台下的人都俯首贴耳,恨不得下跪,做一个狗奴才,来倾听主子的无上声音。而民运大佬就此欲罢不能,从头到尾,东拉西扯,不断扯蛋;扯到自己蛋疼了,就散会了。所有的与会者,没有任何人讲述过任何的民主行动方案。因为,不可以把行动方案提出来讨论的。
民运大会,只为骗钱。开会了,世界各国的慈善家就捐款了。钱收到手了,就散会了。干吗要提出行动方案呢?提出了行动方案,中共就垮台了。中共若垮台,怎么可以年年开会,年年赚钱呢?----笨蛋们,民主大会的最好的会议形式,就是一言堂!
只有一言堂,才能赚大钱!
但这一次,唐柏桥所召开的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却无法做到一言堂。因为,他是夫妻档,后勤力量过于薄弱。在中国国安部的特务的三路攻击之下,他时常分身乏术,只好离开会场,去处理纠纷。于是,有许多时间,大家都可以自由发言。这样,我的《暗杀教程》,就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历史舞台。
先说说中国国安部的三路攻击。第一路是,网络攻击。会议的地点选择在联合国的办公区域,这一带住满了世界各国的外交官。中共的黑客只要攻击了这场民运大会,就是攻击全世界各国了。但是,黑客照样不误,继续攻击。唐柏桥只好焦头烂额,不断测试新的联网手法。会议是与全世界各地的民运会场联接的。但唐柏桥却不是电脑高手,时常无能为力。
第二路是,暗中潜伏。有些中共特务,打扮成民主斗士,进入会场,拍摄留念,只为了取得整个会议的全部录像或者全部录音,来作为一份纪录档案,以便日后备案使用。
第三路是,明里纠缠。有一个中共特务,干脆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神经病人,跑到会场去纠缠唐柏桥。他说唐柏桥骗了他5000美元,必须今天还钱。警察把那个特务拦住了,却没有办法处理这件事,只能把唐柏桥召唤出会场。唐柏桥只好离开了,大家便又有了自由发言的机会了。
然后,我就藉此机会,宣传我的《暗杀教程》了。
这一次,我得以宣传我的《暗杀教程》,应该归功于郭国汀律师。我原本是准备以一个客卿的身份,去做嘉宾,冷眼旁观,不发一言的。这是我一直的开会习惯。谁知,郭国汀作为我的坚定的支持者,坚决要求我上台发言。
郭国汀是专门从加拿大飞到美国来开会的。他在芝加哥机场转机途中,便坐在候机室里阅读我的《暗杀教程》。然后,他看得入迷了,就浑不知身外事物,也不知历尽了几世几劫。他的旅伴离开他了,他的飞机抛弃他了,他居然不知道,迷迷糊糊,神魂颠倒。
这样,在这一次民运大会上,作为民运哑巴的我,就被他推举出来了。他对我的评价很崇高:“陈士胜是暗杀教父,是个天才。他的暗杀方案,是可行的。”我只好发言,讲授了《暗杀教程》的一些基本原则。
但同时,又有人对我说了:“按照美国的法律,不能开会研究杀人。你的观点,只代表你的个人意见,与大会无关。”但我的另一个坚实的支持者,来自纽约的程长河律师,他坚决反驳了:“所有在这里开会的,都是法律专家。如果革命大会不谈论暗杀,搞什么革命呢?”
是啊!革命,就是杀人嘛。如果搞革命不去杀人,搞来干什么?
搞革命不是为了杀人,只是为了捞钱,也真亏这28年来所有的海外民运大佬是这样地诈骗的。
这一次会议,是一场巨大的、历史性的、破天荒的进步!日后,大家再参加民运大会,别忘记要畅谈杀人方案。不谈论杀人方案的民运大会,是一个骗子大会。
陈士胜: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五):会议成果
唐柏桥所召开的这一场中国民主革命大会,这是一场团结的大会,进步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继往开来的大会。从此,中国的民运事业就可以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夺取全中国政权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它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丰碑!它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历史转折!它树立了无可僭越的时代风范。从此以后,所有的民运大会,必须参考这一场大会的伟大成就!否则,日后的民运大会,就是骗子大会。
它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体现了三大新鲜事物!这是一场突破性的推进历程!那三大新鲜事物是:一,财务脉络;二,暗杀方案;三,会议成果。
三,会议成果进步了!----以前海外的民运大会,是没有会议成果的。大家聚在一起开会,其实是一场生活的派对,结识一些新朋友,应酬一些老朋友,大家客气一番,和和气气,欢欢乐乐,就行了。
开一场会,只为了对金主作出交待:“你们看看啦!你们捐款给我,我就用来搞民主了。这不,我正在召开民运大会呢。所以,你们继续捐款吧。我会年年开会,保证中国的民主事业后继有人,永远有人。”----哈哈哈,这样开会,开一万年,应该中共就垮台了。但我,真的没有一万年的寿命啊!
但这一次唐柏桥召开的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开始结出成果了。在翌日下午的闭门会议里,它产生了两大成果。一,论讨和即将发布《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宣言书》、《告全国同胞书》、《告全国军警书》。二,讨论和即将建立特别法庭,去审判中国的皇帝、大臣、役差,然后向他们发出《死刑判决书》。
《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宣言书》、《告全国同胞书》、《告全国军警书》,目前仍然没有定稿,正在写作、修改、润饰阶段,稍后时间会发布出去。
至于建立特别法庭,也是郭国汀律师提出来的。我的发言是这样:“一开始我也认为特别法庭的建立是没有执行机构的。但国内的网友都要求我们在海外建立一个特别法庭。因为国内的杀手想杀人,但我们如果不把《死刑判决书》交到他们的手上,他们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替天行道的英雄气概,心有余,力不足。”
我又补充说:“大家不要忘记一个事实。我们才是合法的流亡政府。而习近平所领导的中共,是不合法的。我们要杀了他们,是合法的。”
我还强调:“特别时期,特别手段。既然成立特别法庭,就无需要陪审员和律师了。被告可以受到缺席审判。有检察官和法官,就已经足够了。参考法国大革命、苏联的立国初期、以及中国的镇反运动,我们可以成立一个革命委员会,向任何中共官员发出《死刑判决书》。”
郭国汀律师很乐意成为这一个特别法庭的首席大法官。
其实,我有一揽子的行动计划。成立特别法庭的同时,也成立复仇之神行动组。行动组会把《死刑判决书》发送到互联网上,让中国的杀手自行执法。然后,也会向中共高官寄送《死刑判决书》,要求他们自行准备后事,等候死亡。这样,会极大地撼动习家皇朝的基层统治,令到基层干部对民主斗士开始转而恐惧,便暗送秋波,互通款曲。
这一次开会,与会者都认为,天时、地利、人和,我们都占了优势。大家应该是时候团结一致,把中共推翻了。
美国立国,便发布了《独立宣言》。现在,我们要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家了,那么,我们应该向全世界发布我们的《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宣言书》、《告全国同胞书》、《告全国军警书》了。
以前的民运大会,没有成果,恍似手淫。大家聚首一堂,自摸一下,幻想一下,兴奋一下,高潮一下,就算了。这一次的民运大会,有了成果,恍似做爱。大家聚首一堂,颠龙倒凤,耕云播雨,开枝散叶,开花结果。这,很好的嘛。
这一次会议,是一场巨大的、历史性的、破天荒的进步!日后,大家再参加民运大会,别忘记要拿出会议成果来了。
陈士胜: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成果报告(六):历史丰碑
唐柏桥所召开的这一场中国民主革命大会,这是一场团结的大会,进步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继往开来的大会。从此,中国的民运事业就可以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夺取全中国政权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它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丰碑!它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历史转折!它树立了无可僭越的时代风范。从此以后,所有的民运大会,必须参考这一场大会的伟大成就!否则,日后的民运大会,就是骗子大会。
这是一场团结的大会。它的团结,就是因为,由此至终,会议的气氛都很良好。
与会者之中,唯一在中国大陆坐过牢房的,就是唐柏桥本人。其他的人,全都不算了什么民运大佬,都没有蹲过监狱。因此,大家都遵守了应有的社交礼仪,以礼相待。像社会上的一群普通的吃瓜群众一般,大家都不会互相对骂,凶神恶煞。
自始至终,与会者没有谁像那些民运大佬一般,表现出流氓习气来。
这是一场进步的大会。它的进步,指的是比以往的民运大会都进步了。会上,没有一言堂,也没有人要争着发表长篇演说。
它的最大的进步是,财务脉络呈现了,暗杀方案呈现了,会议成果呈现了。
这是一场胜利的大会。正因为许多海外的民运大佬不参加这场会议,他们在同一时间举办了另外的一场民运大会----“十九大前瞻”,这样一来,就乐得清静了,便胜利了。
海外民运大佬在“十九大前瞻”会议里,不骂习近平,只骂郭文贵。骂郭文贵干什么?郭文贵又哪里惹着你们了?我不知道。干吗不骂习近平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你们若花了精力和时间去骂郭文贵,你们就一定没有精力和时间去骂习近平了,你们也不会研究暗杀方案了。那么,你们就失败了。
郭文贵从来不妨碍你们去杀人,你们去骂他,有啥意思呢?
这是一场继往开来的大会。从此以后,民主斗士就明白了,开会是可以敛财的。那么,敛财不要紧,你赚你的钱。但问题是,请把一小部分用于民运事业。
从此以后,开会,就要讲述革命的主题了。不然,就是骗子大会了。
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丰碑!它扭转了历史的去向。从此以后,海外民运,就要开口谈论如何革命了。如果不谈论革命,搞民运是干什么呢?
这一场大会,树立了无可僭越的时代风范。它开创了历史先河,做了三件事,一是公布财务脉络,二是开启暗杀方案,三是创造会议成果。
当然了,这也是一场撕逼的大会。唐柏桥本人,勇敢地与许多的民运大佬撕逼了。撕逼的原因,无非是别的民运大佬嫉妒他,因为他会赚钱。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向唐柏桥学习,向唐柏桥致敬?
日后,谁若自称是民主斗士,却不肯承认自己是革命家,也不肯讨论暴力革命的方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勇敢地跟他们撕逼呢?
                                             中国民主党党员:陈士胜。
                                             10/05/2017.
                                             Washington, DC.
file:///C:/Users/thomas/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图为大会期间的合影。前排右一,我。右二,李焕君。右四,庄宏烈。右六,唐柏桥。右八,赖建平。右九,郭国汀。右十,胡小龙。
后排右五,李文禅。右六,程长河。右九,唐柏桥的妻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2/2017 14:41 , Processed in 0.02846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