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3|回复: 2

武之璋 二二八還原真相之報紙資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之璋


二二八還原真相之報紙資料
二二八事變距離今天並不遠,許多當目暏者依然健在,但是這一段歴史被民進黨及馬英九政府合作扭曲成二二八大屠殺.將近十天暴徙瘋狂地打殺外省人,強佔官署,攻擊軍、警.全省縣市長不是逃亡就是被俘.政府不得已出兵平亂這就是二二八真相!
但是在民進黨、馬英九聯手編造偽歷史以後,殺人犯、強姦犯、縱火犯都成了無辜的受害者,家屬都領到了賠償,二二八變成國家大屠殺了.
但是䍥史真相只有一個,政府擋䅁及各種資料可以証明當時許多皇民化暴徒做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
民進黨偽學者再説謊也無法掩飾事實真相.














我們看看當時報紙的報導就知道民進黨學者如何厚顏無恥地說謊:
藍世報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台灣事變後福州旅台者紛紛逃回。「查福綏商船中搭客,頗多己受台灣流氓毆打或刺傷者,內有一人身受八刀…割耳傷鼻剖腹分屍…。」
全民報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汕籍公務員逃難歸談台灣事變慘象。「據甫自台灣逃離抵廈回汕之公務員目擊事變慘象,令人怵目驚心…」
中央日報三十六年三月二十六日--飽歷台變驚險外省人續返榕廈。「鳳山輪作由台抵榕載來旅客三百餘人,多係旅台榕籍公教人眷屬…彼等在二二八事變中飽受驚險,據云刻在基隆侯輪返閩者,尚有萬餘人。」
事實上國軍扺台後約十天左右已經結束軍事行動,但是到了三月二十六日還有那麼多外省人急著要逃回大陸,可見他們驚恐到什麼程度.
當時人民導報是共黨報紙參與叛亂,近年人民導報也出版了民國三十六年的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馬英九道歉之心理分析
過去老刑警有一種問案手法,先和顏悅色地問你:「你做過小偷嗎?」嫌犯當然說沒有。再問:「你偷過仁愛路的珠寶店嗎?」嫌犯依然說沒有。「你偷過……。」刑警問了半天,突然桌子一拍,大吼一聲:「你以後還敢不敢偷東西了!」嫌犯驚嚇之餘,如果真是小偷,會回答:「我再也不敢偷東西了。」如此回答者,八九不離十是慣竊。可是並不是百分之百,因為有的善良百姓膽子很小者,也會說:「我再也不敢偷東西了。」而有的慣竊,膽大且抗壓力強,即使用刑也不招供。
中國在漫長的帝制時代,「誣陷」、「刑求」是中國文化裡最惡劣的傳統,無論法家思想、帝王南面之術;無論帝王殺大臣或大臣之間互鬥,「誣以謀反」是最常用的罪名,被誣告者通常熬不過刑求都會「誣服」。誣服者,沒犯罪而屈打成招也,運氣好的事後得以平反;運氣差的被冤死,還落得千古罵名。
有時也有一些英雄,寧死不屈。宋高宗殺岳飛,誣以「謀反」,岳飛受盡酷刑而不認罪,臨死寫下「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幾個字,他不「誣服」,而且給加害者留下一堆犯罪的鐵證。韓世忠問秦檜:「岳飛犯了什麼罪?」秦檜回以「莫須有」。(註:從此以後,「莫須有」三個字變成了構陷、羅織、司法黑暗的代名詞。到了現今,「莫須有」的解釋有多種說法,一種是「根本沒有」;一種是「不需要有」;一種是「不見得沒有」。)
一個正常人被誣陷,無論是司法迫害,或者是名譽受損,都應該挺身為自己的權益、名譽辯護。在極權時代,因為怯於統治者的威勢,或受不了肉體的酷刑而屈打成招,尚且情有可原,但是也不應該,因為誣服、屈打成招,換來的冤屈是刑罰、是犯罪者得意的獰笑。
還有一種被誣陷而不辯解是基於利害、權謀考量,如中國官場的「馬屁文化」,長官冤枉了部下,而部下不敢申辯。為什麼不敢申辯?因為不申辯的好處多過壞處。但是馬英九對民進黨的諸多汙衊、造謠、抹黑、歪曲歷史,諸多犯行,非但不加辯解,而且動輒認錯、道歉。無論國民黨基層黨工、泛藍支持者、外省老兵,多少人心中吶喊:「馬英九先生,求求你別再道歉啦!」
無論面對歷史,無論處理政務,馬英九不斷地誣服,不斷地道歉,小事不說,茲舉犖犖大者,歷史方面:
一、白色恐怖:「白色恐怖」確實是台灣近代史上的大悲劇,但是「白色恐怖」有其歷史背景,「白色恐怖」是國民黨「反共」、「恐共」矯枉過正的一個歷史悲劇,受害者大多是「外省人」中的左派或自由主義者,而且「白色恐怖」所有檔案都公布了,政府也道歉了,家屬也得到了賠償,民進黨不停地吵鬧,把自己裝扮成主要受害者,其動機邪惡,對台灣社會造成了某種程度的「二度傷害」。「馬政府」不敢對這些惡人的惡行有一句的譴責,反而配合演出,配合演出的結果是縱容犯罪、是火上加油。
二、二二八:「二二八」檔案全部公布,真相早已大白,「二二八」的悲劇,暴民要負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責任;暴徒的惡行,比日軍在中國大陸的屠殺百姓毫不遜色。「二二八」期間死了四百多個外省老弱婦孺,「二二八」期間的暴徒,只要被判過刑的,今天都成了「二二八」的被害人,都得到了賠償,好像整個「二二八」沒有一個「外省人」死亡似的。
馬英九參加了那麼多次「二二八」追悼會,沒敢提過一句「外省人」的死傷,「外省人」難道就該死,這是哪一國的正義?馬英九還要加蓋國家級的紀念館,馬英九對「二二八」歷史的認知只聽少數「假專家」及綠色「御用學者」的史觀,但是馬英九不知道那些「假專家」對「二二八」的研究早就落伍了,各地方警察局、派出所、各級法院的檔案足以證明「二二八」是一場完全失控、完全沒有理性的暴亂。即使當年處理「二二八」的公職人員有錯,但是比起今天用「二二八」挑動族群仇恨,取得政治利益的政客、御用學者,後者的罪行比前者嚴重一百倍。前者多屬無心之過,而後者是明顯的犯罪。
三、政務方面:馬英九在費鴻泰等所謂的「踢館事件」、郭冠英事件、電視台捏造「馬車隊走路肩」事件,馬都不分青紅皂白地立刻道歉,譴責自己同志。蒙冤不辯,卻勇於冤枉同志,馬的態度換來了「原諒」?換來了「和解」?都沒有,換來的是「狡計得逞」、換來的是罪犯變本加厲。
綜觀馬英九性格的特色,非但沒有面對誣賴辯解的能力與勇氣,甚至連辯解的念頭都沒有,這種人格特質在「心理學」上應該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案例,因為根本沒有人刑求你呀!怎麼就認罪了呢?
註:本文刊登於「獨家報導」1090期
有人把馬的道歉歸類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其實不對,因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個人在強大的驚嚇恐下發生的意志崩潰認賊作父行為.馬先生當年有七百多萬人做後盾怎麼會驚恐到意志崩潰的地歩呢?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舞台回憶
民國時代上海有一老戲院,門口掛了一幅對聯:
歡迎袖手旁觀客
來看逢場作戲人
短短的十四個字,意義深長,耐人尋味,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有些場景你是演員,我是觀眾;有些場景則相反,既然人生如戲,那逢場作戲,不必太在意,無論帝王將相、販夫走卒,戲一結束就要下台,最後終將回歸塵土。假如人生如戲,我就暫時逃脫「我」自己扮演的角色,用觀眾的立場看看「我」的一生,倒也五彩繽紛,尤其是愛好京劇的部份,我曽多次粉墨登塲,享受過掌聲,也曽次因為出洋而懊惱不已,太多的趣事值得回味.此刻暫且以觀眾的角色回顧京劇中的「我」,那是一種戲中戲的趣味,頗有莊周蝴蝶的玄機。
父親從小愛唱戱,曾經跟金少山先生學花臉,因為嗓音不合適,自覺味道不對,有一天問金少山:「有什麼辦法可以進歩得快些?」金少山皺眉、抓頭,作沉思狀,突然一拍大腿說:「有了!」「什麼辦法?」父親以為有了仙丹妙藥,興奮不已,誰知道金少山慢吞吞地說:「你以後別唱花瞼了!您改唱老生吧!」後來父親跟馬連良先生學老生,父親嗓音高亢、中氣十足。我愛唱戲當然受了父親影響,媽媽愛河南綁子,是豫劇皇后陳素貞好友,陳素貞藝名狗妞,我媽媽是捧狗團團長。
兩蔣時代非常重視京戲,稱京戲為「國劇」,軍中陸、海、空、聯勤、明駝、干城有六、七個劇團之多,設復興、海光、陸光三個劇校,培養新一代戲劇人才,後來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搞去中國化,劇校、劑團全部裁撤,目前只剩下國光跟復興劇校。
當年不少一流演員來台灣,京劇在台灣也風光了好一陣子,但是台灣缺花瞼,我有花瞼嗓子就成了稀有動物。小時候常聽父親唱戲,會個一句半句,我正式學戲是在大學參加平劇社以後的事,老師發覺我的嗓子可以唱老生,也可以唱花瞼,我自己喜歡老生,但是同學、老師強迫我唱花瞼,因為唱花瞼的人少,很多戲要花瞼搭配,如果我不唱,缺角的時候找職業演員幫忙,那要付出不少酬勞。時勢造英雄,就這樣我可紅了一陣子。大學四年粉墨登場無數次。有時候整理照片看到劇照,記憶裡從來波有演過這齣戲,但是看照片背後的記錄,確實是我的劇照,可見我當年演出之多。當時兩岸互不往來,我們能四到的京劇錄音帶都是四九年以前的舊資料,台灣也流行裘派,但是台灣職業淨角大多是架子花,如出身富連成的孫元坡、上海劇校的牟金鐸、老伶工王福勝。唱銅錘者只有票友出身的陳元正。我們票友學裘派,只有聽錄音帶,裘派發音複雜,沒有老師指點唱不好。改革開放以後,我第一次到北京,裘派名角李欣清請我到他家吃飯,飯後他找了幾個師弟師妹在他家拉拉唱唱,我唱完了一段鍘美案以後,李欣清皺著眉頭問我:「您唱的是裘派嗎?」我說:「是呀!」李欣清說:「您這裘派還真自由。」我楞了幾秒鐘沒聽懂,幾秒鐘以後我哈哈大笑,心想人説北京人罵人不帶髒字,果然如此。
從八O年代到九O年代,我常到香港看戲,在香港認識了許多大陸一級演員,後來都成為好朋友,好袁世海、厲慧良、方榮翔、尚長榮、李欣、孟廣祿、楊燕毅等,他們或多或少都有指點過我的唱法。
人生如戲,鑼鼓聲中,上台下台,不知不覺,我的一生已經過了一大半,老一輩的國寶級演員如袁世海、厲慧良、方榮翔紛紛作古,但是他們的藝術風範卻永遠活在觀眾的心中。
在人生的舞台上我是觀眾,也是演員。我的來日無多,好好演完這齣戲吧!我的前半齣戲夠精彩了,下半齣不可以有冷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0/2017 21:11 , Processed in 0.03111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