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81|回复: 0

杨恒均究竟是人还是鬼?民主小贩到底贩卖的是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3/2019 20: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1.375]杨恒均老师究竟是人还是鬼?民主小贩到底贩卖的是什么?
[size=1.375]金复新









澳籍华裔“民主小贩”的杨恒均老师终于落网了。有消息指,他于1月19日在大陆被以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带走调查。网友们随即对他的真实身份纷纷发表了看法,我才得知我以前对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与杨老师素不相识,但像三天两头就能看见过气女星、五十岁的高龄少女许晴的消息一样经常能在网上看见他的名字,许晴有贪官花钱捧场,杨老师显然也有一股势力在帮他炒作。但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此,对他写的帖子没看过一个字,大概地知道他属于公知之类的江湖人士、三教九流,在国内外可以公开吆喝贩卖“民主”,很吃得开。

我与杨老师打的唯一一次交道大约发生在2011年,那时我刚开始在网络宣传复辟帝制,有人给了我大量名人的电子信箱地址让我群发我通过这种方式,我结识了不少朋友,比如高耀洁、孔庆东、叶宁、陈维健、李洪宽、李一平、曾节明、金钟、杨子立等等。揭露河南艾滋病乱象的高耀洁医生当时已近九十岁,看电脑非常困难,但每次收到我的邮件都要坚持看完,然后再费力地打字回复,称赞我有思想有见地,以示鼓励。可惜她用的是中国雅虎信箱,在中国雅虎停止服务以后,我就和她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她老人家现在还好吗?有的朋友观点和我未见得一致,但能尊重事实,支持他能接受的部分,拿曾节明先生的话说,是“和而不同”。孔庆东先生更是多次在国内通过他的影响力转发我的文章,让千千万万的网友扭转了对帝制的偏见,陈维健先生也主动帮我把文字刊发在《北京之春》上。民运的叶宁先生坦言,自己明明向往民主,却偏偏对我这个主张恢复帝制的人感兴趣。李洪宽先生不仅多次为我转推,还传授了我视频制作技术。在此,我只能唱首歌谢谢他们:“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今没有好茶饭,唯有山歌敬亲人呀,敬亲人。”

当然,也有不友好的,杨恒均老师便是。他收到邮件后,曾来信严厉批评。据我回忆,他并没有反驳我任何观点,而是不容我不经请示就在网络世界横冲直撞,嫌我未经其允许就象程咬金一样突然出现,“无组织,无纪律,个人风头主义”,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仿佛我坏了他什么好事,影响了他正在布的什么局,口气很大,非大外宣的领导怕说不出这样的话,训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现在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误以为我也是他们组织中的一员?

有人会问,你为什么不把杨老师的来信贴在这里给大家看呢?其实这已经不是我所能办到的了。因为我先后注册了数十个谷歌信箱群发邮件,虽然我小心翼翼地不违反每日每次发送的限额,但仍会被封,所剩无几,里面所有的信件就再也看不见了。到现在,我用来发布视频的账号只剩两个,但即使如此,这两个账号也遭到毒手,已处于半瘫痪状态。每次我登录之后,下一次再也别想登录上去,非得向YouTube的华裔内鬼小编填表格认罪,等上几小时,甚至几天,直到小编发现还是骗不来我的手机号,才会很不情愿地发来重设密码的链接。尽管我多次就此申诉,谷歌从来不予解释。

此外,这两个账号近来发布的视频点击数永远只有200多。仅以我上篇视频《从司马懿高平陵政变谈中共罗援少将的“老鼠战法”》为例子。留园网将其张贴到首页显要位置,一天内点击就近9000,倍可亲也短暂置顶,现点击超过14000,其他网站加起来也有数千,我在这些帖子里都内嵌了视频,不可能没有人点击,但YouTube上的点击数依然不动。有的视频,只要我影射了某功,下面所有网友的评论会被删除得干干净净。这连网友都看不下了去,纷纷向我证明他们是点击过我的视频的,就是不见点击数增加。

相比之下,吴建民、大师兄、李一平等人可幸福死了,他们有内鬼小编长期不懈地替他们把视频推荐上首页而出名,却对此讳莫如深,不仅视而不见,避免谈论享受过特殊待遇,还贪心不足,不是嫌订阅数少,就是嫌广告费少,无视内鬼小编在“另外空间”发功暗助的恩情,反而冤枉小编偷吃了回扣,特别是吴先生,竟在节目中大发脾气,以“要离开YouTube,另立中央,自开网站”相威胁,可怜我每次看完他模仿希特勒演讲的视频,血压都会上升十个毫米汞柱。我想请教这几位先生,你们何曾遭受过我这种待遇?吴先生要是遇到了,恐怕半天云里都能听见他的吼声。当然,你们还是没法和有某功背景的文昭相比,文痔疮的视频发布出来,总是第一时间上首页头条,有时20分钟内点击就上20万。这样疯狂的作弊,小编的大脑要是没有被某教走火入魔的教义洗过,没有被某功自心生魔的思想武装过,怕是也做不出来的。那么这些华裔内鬼小编的来头我就不必挑明了吧?

回过头来,咱再谈杨老师。被杨老师训斥后,我再不敢继续骚扰他。但是,虽然我不玩微博,推特也被黑了,仍时不时地会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消息,发觉他越混越好,出国回国如入无人之境。我很纳闷,中共难道对贩卖民主的异议人士这么宽容吗?不是在残酷迫害吗?我实在没有兴趣浪费时间细究,只是怀疑他有其他特殊的身份。

直到近日看了李一平、郭宝胜先生对他的揭发,我这时才知道他是王沪宁的得意门生,才知道他以前就是国安,才看到他年轻时身穿国安戎装照里的飒爽英姿,才知道他2014年还被中共邀请去国宴吃喝,才知道他老婆就是著名的大五毛,才明白他当年为什么会以大外宣负责人的口气训斥我,才印证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一定是中共某派系的白手套、代言人。

孔庆东虽然替老毛说话,但身份单一,直来直去,有啥说啥,不带欺骗。难能可贵的是,他还坚持原则,为了薄督蒙冤敢公开向习叫板。而杨老师这种多重身份、面目不清的人比孔庆东危险多了。据民运分子易改透露,杨恒均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纽约后,租住在他家中,江湖名声不减,办了四期网络民主洗脑班放毒,居然有2000人看不清杨恒均究竟是人还是鬼,自掏腰包接受洗脑,让他发了笔财。看来迷信了民主与迷信了共产一样会让人智商下降,降低到连杨恒均是人是鬼都分不清。试想,如果今后由这些低智精神病患者选择社会制度,这个世界将被带向哪里?这些人对杨老师这样的国安执弟子礼,当作自己的民主导师,如追星般趋之若鹜,真是笑死人了。

我早说了,贩卖民主的不见得就是民主人士,很多就是中共各派系扶植出来宣传伪民主的代表,杨老师显然就是这种欺骗大众的异见领袖、社会公知、民主斗士,中共通过他来控制民运的主导权。中共其实不是不想搞民主,而是想控制民主,让民主也在其掌握之中,在它们领导之下“民主转型”,华丽转身,以便今后中共的船沉了,靠伪民主继续掌权,过去的罪恶也随着“再造民主”的功勋而不了了之,贪污的千亿万亿,能象清朝灭亡后那些贪官的资产那样地顺利地传子传孙。中共某派系想达到就是这一效果。当然,他们如果发现民主进程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范围,也会毫不留情地打压。

如果您读过《官场现形记》,就会知道,清末经济快速发展,同样是最腐败的时期,和现在一样,也是无官不贪,而且贪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无所顾忌,连整个社会都认可贪污是天经地义的,官员离任都会带走大量金银财宝,很难找到清官。大清不久被乱党推翻,自然无法再去反他们的腐,取而代之的民国孙大炮、袁世凯、黎元洪、常凯申等,无心好好治理国家,只想着争权夺利而大打出手,更不会去翻旧帐,过问前朝的腐败。于是贪官们额手相庆,太太平平地回乡买田置地,安度晚年,称霸一方,连小德张也到天津买了庄园过大富豪的日子:“没了皇帝老儿,我们终于自由了,解放了”“赚着了”“捡了便宜了”“再没人查账了”“因果报应不过如此”。不久,他们或继承了他们产业的子孙中就有很多人去上海、天津、广州等大城市发展,开厂经商,摇身一变,从大地主变成了大资本家。

到了1949,报应就来了。在由前几年去世的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创作的话剧《陈毅市长》中,陈毅一边转着前市长的转圈椅,一边拿四川话得意洋洋地说:“没想到转来转去,还是转到人民的屁股底下。”说完就一屁股坐了下去。从此,他每天都会幸灾乐祸地问秘书:“今天又有好多空降兵部队呀?”可见当时被逼跳楼的“民族资本家”有多少,在乡下被处决的地主有多少。只有极少数人,在清朝灭亡到1949年期间,做过善事,有过忏悔,才有机会,准确地说才有决心,在共军进城前,不抱侥幸心理,敢于放弃资产,逃亡港台,或在此前,已经阴差阳错,莫名其妙地败光了家业,沦为没落资产阶级,逃过一劫,得以保全性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即便是陈毅本人,由于过份毒辣,也没落得好下场,被老毛整死了事。所以我们分析问题,要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看,不能孤立地静止地只看到一点。若是贪官当时懂这些,知道子孙最终将落在老毛和老陈这帮魔头手里,报应会是如此惨烈,投江的投江,跳楼的跳楼,枪毙的枪毙,估计贪污时也会掂量掂量的。

我想请李一平先生“向组织上反映反映”,转告您那些企图学清末改革,瞒天过海,蒙混过关,金蝉脱壳,希望在实施“沉船计划”后,能“将功赎罪”“不咎既往”,保住既得利益的“体制内盆友”,去好好了解了解这段历史,不要自作聪明,遗祸子孙,叫它们“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让它们老老实实在家待着,不许乱说乱动!等待解放军被美军全歼后,接受人民的审判!

我不知道今后有没有哪位历史学家,能将历经各次运动中各大城市那些“空降兵部队”以及乡下被镇压的大地主的名单罗列出来?然后再追根溯源,查一下这些人的父辈祖父辈,统计其中有多大的比例在清朝当过官,就更有说服力了。顺便插一句,沙叶新先生生前也是我的忠实读者之一,曾主动来信,与我探讨看相的问题。

杨恒均此次失联有可能是中共派系斗争的结果,被其他派系给抓了,也有可能和孟宏伟一样,由于没有很好地完成任务,被本派系“执行了家法”。更有可能是在配合中共演苦肉计,演黄盖给人看,为自己镀金,等澳方三请四请后,中共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让杨恒均被“营救”出去。那时他将英雄般凯旋,而有了政治资本,打进民运内部。刺探情报为次,更重要的是想尽量多地吸粉,借民运山头林立,群龙无首的春风,登高一呼,篡夺领导权。像雷哄稚老师用自己炮制的“神传文化”冒充中华正统文化骗洋鬼子一样,让美国认可他领导的势力才是“最权威、最有号召力”的“正宗民运”,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欺世盗名,移花接木,夺取民主的话语权和解释权,进一步搅乱民主痴迷症患者思想。

以后谁反对了“杨记民运”,就是反对民主,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反革命,就可以人人得而诛之。同时,中共又通过他来控制民运,控制“民主”,改头换面,方便今后推行伪政改。

要是中共哪天危机爆发了,他就学委内瑞拉的瓜伊多,自封总统,美国立即承认。中共原来扶植他的那些派系、那些“体制内的盆友”到时候又可以倒过来仰仗他,躲在“杨恒均政权”的羽翼下寻求庇护,求他签发“其实人家是曲线救国,早就向往民主,暗中资助过我们”的证明信免遭清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2/20/2019 13:08 , Processed in 0.14124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