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39|回复: 0

潘缪飞诽谤案黄河边最后陈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5/2019 14: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后陈述
尊敬的法官:
我知道这是一场原被告双方力量悬殊的较量,原告有庞大的律师团队、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以及强有力的资金保障,而我方完全是司法诉讼的素人,除了拥有真相,可以说一无所有。之所以我和我的助理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依赖我对加拿大司法制度的坚强信心,它给了勇气和力量。
经过连续九天的公开审理,本案已近尾声,非常感谢尊敬的法官给了我充分的时间和机会,让我能够陈述事实、展示证据、阐明理由。这一切成为我职业生涯乃至人生道路最宝贵的一段经历。
本案争议事项主要有:原告是否存在住豪宅报低收入领取儿童福利的嫌疑,是否拖欠大陆中国政府巨额税款,是否被列入中国最高法院的失去信用的名单,是否和浙江省温州的一个烂尾楼工程有关,是否涉嫌花钱买侨领官帽等五大问题。
本案的实质乃是新闻记者针对社会公共利益事件及公众人物的批评监督权及表达自由权与公民个人名誉保护权之间的冲突。
我是一名从业30年的媒体人,移民温哥华13年来,我一直是社区问题的观察者、研究者和评论者。我几乎每天都做评论,对象至少数百人。原告只是其中之一。
原告是一位公众人物,在加拿大华人社区以及中国政府的侨联都有多个职务,自从去年11月7日杜鲁多总理前往原告家中参加筹款晚宴之后,他成为评论的焦点也是很自然的,我只是对这一事件众多评论者中的一位。原告据此对我进行诽谤和侵犯名誉的指控,并且当庭否认我依旧中国官方文件、文书和媒体报道提供的一切证据,认为这些都是我伪造的,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经过9天的庭审,目前真相已经大白。尽管我拿到的符合媒体业一般规则、自己也认为最好的证据,但就证据的严谨性来说,有些因为横跨两个完全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加上传播和诉讼的差异性,还达不到法庭的要求,但我确实已经尽力了。
现在我就本案争议焦点提出如下具体抗辩理由与依据,供法官判决时参考:
现在我就本案争议焦点提出如下具体抗辩理由与依据,供法官判决时参考:
一、原告当庭证供极不诚实
值得提请法官注意的是:原告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的证供矛盾重重,极不诚实,完全不可信。例如:原告反复称其从未欠税,从未欠任何人款,从未申领低收入家庭才有权申领之福利金,其外甥从未欠款等(2017年10月4日,5日,6日,10日庭审笔录)。
(1)被告证据1.3、1.4证实原告夫妻俩拖欠大陆中国苍南县税务局个人所得税款仅2015年即高达4000余万元(均为人民币)。
(2)被告证据1.9和1.18(该证据经加拿大律师公证证明)证实原告拖欠中国生效法院判决确认的债务11801035元。
(3)被告证据1.20,1.21,1.22,1.23,证实原告外甥陈罕频拖欠中国法院生效判决债务高达6000万,而该6000万元至少其中90%属于原告欠款,因为原告是其外甥任总经理的温州市惠泽控股有限公司持90%股份的股东(见被告证据1.17,1.19)
二、原告当庭证供多次反复
1.在有关华臣一品烂尾楼事件上表现得极为恶劣。
(1)原告10月4日下午两点30分当庭陈述称:“苍南华臣一品是林垟房地产公司中标项目,接到移民通知后,100%转让给了郑祖返,2006年9月以后不再管其工作”。
(2)而10月6日上午11点20分原告却改变了说法称:“2006年7月将林垟公司卖给郑祖返,他应付钱给我,我的公司完全属于他。林垟公司卖给他后,公司一切经营与我无关。林垟公司我100%卖给郑祖返,按理2013年全部转过去”。
(3)同日原告又改变为“林垟公司2006年9月1日100%股权转让给郑祖返,但郑付不了订金,于2007年9月1日重订补充合同。”
(4)随后,原告再改口称“大概借给郑祖返2100万,他已经还清了2100万,无息,他2013年就还清了。股权转让后,我即不再参与管理”。亦即有关华臣一品烂尾楼原告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改变四次性质完全不同的说法:从“2006年100%转让股权给郑祖返“,到“按理2013年(股权)全部转过去”,再到“2006年9月1日100%股权卖给郑祖返,但郑付不了订金”,再变成“借给郑祖返2100万元”!
2.被告充分的证据表明
(1)2003年至2008年7月29日始终由原告潘妙飞任林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其股份占77%,其妻杨文环持股23%(见证据1.15);
(2)2010年9月14日林垟房地产公司增资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仍然是原告潘妙飞,持股77%,(见证据1.13)然而,原告当庭再度称:2010年9月增资你知否?潘妙飞:不知道(见2017年10月6日庭审笔录)。
(3)2010年7月20日林垟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潘妙飞变为陈罕频,原告潘妙飞仍然任执行董事,同时注册号由原来的3303042002630改为330304000019741股东仍是原告潘妙飞!(见证据1.14)。
(4)2013年7月15日 林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陈罕频改为郑祖返,并于2015年8月12日变为胡万初(见证据1.12)
(5)2015年度报告表明淅江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仍然是原告潘妙飞占77%股份(见证据1.16)
(6)中国工商公示信息显示,淅江林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始终是原告潘妙飞和实际由潘夫妻拥有的温州市德培商贸有限公司所有。
(7).至于原告当庭反复强调变更股权由于郑祖返未支付交易税,所以工商登记资料迄今没变更之说,完全是他的单方面解释,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8)据查,郑祖返直至2013年以前,一直是当地一名中学教师,从未有过任何经营管理企业的经历,按原告的说法,其受让股权于2006年,却连订金都无法支付,而订金一般仅占合同价款10至15%,也就是说,郑连100万或150万元都未能支付(2017年10月6日庭审笔录)。
(9)至于原告借给郑2100万元,而郑在2013年以前已还清所有借款之说,同样不可信(2017年10月6日庭审笔录)。因为,这等于郑不但未支付订金而且全部购买公司股权的股本金均由原告借给。也即等于原告将公司股权白送给郑且还免息借给郑超过公司股本一倍的资金。天下岂有此等好事?!
(10)中国官方工商公示信息是政府工商管理部门最权威的政务信息公开平台。即便退一万步而言,假如真如原告所说:白送出公司股权再借给受让人200%资金,这种个人协议仅对当事人有约束力,根本不具法律约束力。因此,被告根据政府工商管理局公示资料披露信息所作客观公正评论完全是正确的!
三.原告住豪宅申领牛奶金事实极其清楚
本案所涉评论事件全部涉及公共利益,中国富豪移民住豪宅瞒报收入领取社会福利早就引起媒体的关注和华人社区的气愤,这在大陆富豪移民中并非个别现象,严重影响了华人在加国的形象,也动摇了加国的社会的两大基石,那就是诚信和公平。潘作为公众人物,完全应该受到监督。
证据表明原告确有申报了低收入:原告提交法庭的2007,2008,2009和2010年会计师申报税表格(非被告所要的政府税单Notice of Assessment)显示:2007年全年收入34017.38加元(以下单位相同); 2008年47305.67; 2009年44715.26; 2010年49315.49;儿童福利金2007年2259;2008年4620;2009年4664;2010年4998。
原告当庭承认自已身价过亿。(见2017年10月4日和11日庭审笔录)。原告目前居住的温哥华西区住址(见T1 General 首页)目前该公寓政府估价850万加元左右,光地税就超过4万加元。潘的两对双胞胎就读私立学校,学费就高达8万加元。
加国对低收入的福利有很多福利,其中包括牛奶金、医疗保险金减免、退税优惠以及各种针对针对低收入的补贴,绝大多数都是自动生成,根本不需要申请。
潘妙飞声称自己没有申领牛奶金,并请来一位替他报税10年的会计师作证,而这位叫Fairhall Zhang的会计师依赖作证的根本不是税局的退税表,而是一份随时可以修改时间和内容的报税表格(10月16日下午张会计的证词),而且这份表格的提供者并非Fairhall Zhang本人,而是一个已经关闭了7年的、连地址都不清楚的张的太太的自雇公司。而张的证言与其第一次上庭作证时候声称“证明潘没有申领牛奶金”有很大的不同,在10月16日的庭审中,他承认那份T1的表只是依据过往的资料填写最新生成,而且,关于牛奶金的申请,除了会计师以外任何人都可以申请。这样,就只能证明Fairhall Zhang没有帮潘申请牛奶金,无法证明潘通过其他人申请牛奶金。
其实,证明拿没拿牛奶金的最直接的方法是有三项:提供政府的退税表(Notice of Assessment或Option-C Printout),税局出具是否给原告发放过RC62表,还有就是由会计师登录原告在税局的“我的账户”直接查看结果的证明,还有一个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由会计师直接替原告直接拨打800税局电话。可是,潘全部舍弃这些非常容易获得的资料,相反,却提供了极其复杂和无效的证词。
因此,会计师的证供漏洞百出,完全没法说明潘没有拿牛奶金。一般牛奶金都由其妻子收取,而且,由于潘不懂英文,完全可以在潘不知情的情况的下签字完成,他也从来没有证明其妻子没有申请过,更由于潘在庭审期间的不诚信记录,所以,潘先生有没有拿牛奶金,至少在逻辑上已经非常清楚了。
原告花钱买官帽已经被全部被证实
2007年潘妙飞担任了加拿大温州同乡总会常务副会长,同年捐款1万元(原告证人陈女士10月12日证实)
2011年原告担任加拿大温州同乡总会会长,同年捐款协会40万。(原告10月5日-6日对捐款金额不否认)
2012年原告担任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荣誉主席,同年捐款5万元。(见被告提供法庭的证据1.5-1.6,被告备有整本杂志,该杂志《温州人在加拿大》由温州同乡会2013年编辑完成,第18页就是被告提供的证据1.6)
五、原告在法庭上一再造谣全部被揭穿
  • 指一名赵红军的同乡反映高收了别人的3000元钱(105日潘的证词),后证明完全没有证据支持,原告方还反对赵来作证。
  • 指为阻止王启波散发高的文章,多付给王50万元人民币,后被被告方证人王启波否认(1013日下午证词)。
  • 潘在作证时指王希望称王启波付给高2万元,(潘105日证言))撰写第一篇文章。后来王启波作证,指20161212日前完全不认识高,也从未联系过(王启波1013日证言)。潘在也承认自己也没证据。(1011日潘的证言)                                       
六、原告在法庭中的许多行为非常反常
(1)证人多次反复,我们收到的证人名单一直是9名,后来实际到庭的除了原告本人以外,只有两名。特别是有三位非常重要的原告证人,全部没有到庭。其他证人后来也不了了之。
(2)当庭反对多名已经被其列入证人名单、且对原告有利的证人前来作证:如列入证人名单的王希望、Angela Xiao等。同时,原告也反对不在证人名单但经法官同意可以传唤的、其证词应该明显对原告有利的赵红军等到庭作证。
(3)为了证明没拿牛奶金,原告舍弃最直接的加拿大税局的证明或者叫其会计师打开税局网站个人账户栏(My account),或者提供税局的退税表(Notice of Assessmen),最次也可由税局证明每年是否给他们邮寄过RC62表,该表也能反映牛奶金的申请情况,可是,原告却舍近求远、去简取繁,采取由一会计师,向法庭提供了完全没有法律效用的T1General 表,来证明并没有为潘申领过牛奶金。而这位会计师并非唯一可以为原告提供申领牛奶金服务的人员,所以,这种证词完全无效。潘想仅仅依赖会计师和自己的说明,就要法庭采信自己没有申请牛奶金,这时根本站不住脚的。潘的证言和会计师的证言本身不足信。
(4)原告对2017年1月上旬发表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主管的中国网上的两篇批评被告、表扬自己的文章,一概表示不知情。文中明显有记者采访潘的内容,潘也有较长篇幅的谈话回应,但潘居然全部予以否认,说从来也没有接受过这种采访。(10月6日潘庭审中有这样的表示)。
(5)潘先生还对2016年11月7日杜鲁多总理来到他的家中,吃他从家乡带回来的鱼丸,其相关消息在不到24小时被浙江省侨办网站报道,表示完全不知情,(见10月6日潘的证言)而在刊出的照片中,有一张是他全家和杜鲁多的合影,其中有多位她的未成年孩子,居然也是没有得到过潘先生同意的情况下,被刊登在中国政府的网站上。
庭审九天,潘先生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他是个极其没有诚信的人,他是个当庭撒谎的人,他是一个公然在法庭以道听途说诽谤他人的人。他还是个完全没有赢得他曾经服务的华人社团支持的人。
他号称他的曾经服务的华人社团联席会可以覆盖20万华人,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位他在协会里一起工作的负责人,不管前任还是现任,愿意为他的诚信作证人。他声称自己没有拿牛奶金,却不愿意拿出税务局轻而易举就可以获得的证明。他声称和烂尾楼工程没有任何关系,却需要法庭相信他个人的单方面的解释。他说自己在中国不欠政府的一分钱税、一分钱的债,但每个人打开电脑,登录中国最高法院的失信记录信息名单,都可以轻松获得有关潘妙飞有执行能力尚未执行的上千万人民币的欠债。有关他欠税的公告,也可以轻松地在当地政府的报纸网站上查到……
还有,他借钱给别人不拿利息、他接受明明是自己组织的采访却拒不承认,他无端指认中国政府官方平台的信息为他人捏造……
所有这些清楚地证明,潘先生不仅仅丧失了个人信用,他完全在挑战一些在中国人看来最普通的常识。
2010年3月,我有幸随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同仁组成的“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前往印度的达兰萨拉,专访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他说的话至今对我受益很深,他说:“有了爱的文化,社会才会诚信和透明。”
我认为,潘先生缺的就是这种“爱的文化”。而我作为一个媒体人所要做的,就是要让我们华人社区乃至整个社会都来拥抱这种“爱的文化”,这是一个媒体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只有我们有效地阻止我们华人社区不断被那种“利益的文化”逐步的侵蚀,我们才有可能让诚信和透明重新回归,才能让我们的社区以加拿大社会喜欢的方式呈现出来。这关乎我们华人社区的整体形象,也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人工作的重要部分。因此,没有任何一个公众人物可以说,他拥有被监督的豁免权。
如果一个华裔社区的媒体人仅仅因为做了这些,而要受到诽谤或者侵犯名誉权的指控或者惩罚,那么,社会公义的天平就会倾斜、新闻自由的大厦就会崩塌、《加拿大人权及自由宪章》第二条所规定的言论和表达的权力就不复存在、加拿大价值观赖以延续的基石就会被摧毁。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有谁敢于说出真相?还有谁在谎言和真相面前,愿意坚定地站在真相一边?如果新闻自由的权力受到动摇,那么加拿大的宪法精神就会无情地被伤害,这对加拿大来说是灾难性的。
从一开始我就对原告执意要打这场官司表示强烈的质疑,这本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诉讼,我不愿意被拖进这场耗费本来就非常紧缺的司法诉讼资源的滥诉游戏,我一再希望原告拿出足以让我信服的理由,尽快撤诉避免更多不必要的纷争。
我也一再表示,只要在我十篇文章中找到一个重大失误的疑点,那么我一定会积极面对。但是,原告仗着财大气粗、仗着有中国政府部门撑腰,一再以强悍的方式试图用漫长的诉讼彻底拖垮我的斗志。他们用无数次的诉状修改,以及眼花缭乱的程序游戏,试图以消耗战略削弱我的抗争能力。在即将庭审的前夕,又拿出了一个要我赔款10万后来改为5万的和解方案,意图在最后一刻,要让我以失败者的姿态屈服。
我的助理劝导过,我的朋友担心过,我的同乡动摇过。他们担心,一旦输了这场官司,可能会给我的生活带来颠覆,因为,原告确实团队阵容强大,我自己连个律师也请不起。输了官司可能连现在自己拥有的遮风避雨的一间小屋子都会被赔掉。还有人要我立即更改房产证上的名字,免得家人受连累。我的家里人表现出稍有的淡定,她说,没事,房子没了就租个地库,咱们输得起。但我知道,加拿大的宪法精神和价值观输不起。所以,我没有屈服。
感谢上帝,我坚持到了今天。我骄傲地告诉法庭,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背后是华人社区无数新老移民善良和期盼的眼睛。我和他们为什么会来到加拿大,可能和潘先生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来到这片土地,并非为了住豪宅和开游艇兜风,也不是为了当侨领和忽悠中国政府,我们是为了寻找一个更公平和正义的未来来到这里的,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健康成长选择了这片土地,所以,如果有人要污染我们的社区,挑战加国的价值观,那等于就是在摧毁我们的梦想和希望。
如果说去年的12月我还只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那么,今天我是为了整个社区的荣耀。温哥华的华人社区坚信加拿大司法的公正性,这场司法大战之后,他们翘首等待归来的一定不是一个伤痕累累的赤脚战士,而是哼着五音不全《红河谷》小曲胜利凯旋的中年勇者!
最后,敬请尊敬的法官驳回原告方全部无理诉求,同时判令原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并赔偿被告被迫应诉所产生的一切误工、应诉以及精神损失的费用。
谢谢法官!
高冰尘
2017年10月17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7/2019 22:14 , Processed in 0.12723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