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4|回复: 7

诗人王藏被强制失踪88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26/2020 11: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6/2020 17:47 编辑

国诗人王藏因“煽颠罪”被捕 妻小推特发文求援

中国诗人王藏2014年曾因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香港占中运动,而被中国政府关押9个月。他在5月30日再次被云南警方以“煽动颠覆罪”为由逮补关押,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妻子为了声援丈夫,在推特上发文呼吁各界关注王藏的案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诗人王藏自5月30日被云南楚雄当地国保带走至今已超过10天,他的家人至今仍不知他被关押于何处。王藏的妻子王丽近日为了寻求各界的支持,在推特上注册了帐号,并发文呼吁各界关注王藏被强迫失踪ㄧ事。王丽告诉德国之声,王藏被楚雄当地派出所以“煽动颠覆罪”带走并关押,但她并不清楚王藏被关押何处。

王丽6月8日在推特上发布公开信,表示王藏在5月30日当天下午四点半,被40至50个人从家中带走,而对方当时未出示任何证件或书面文件。她写道:“当时有20至30人守在我家楼下,另外约20人冲入我家,将王藏按倒,戴上手铐与黑头套,接着把我丶4个孩子与婆婆按住,将我跟王藏带走后,他们把4个孩子与婆婆留下。”




王丽告诉德国之声,她当时在派出所被讯问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直到5月31日凌晨才被放回家,而王藏的弟弟丶表姊丶表哥与多名家人也被带到王藏家中强制软禁。王丽说:“接下来两天,派出所以‘带孩子’为由,派人到我家住了两天,而自那天起,他们也派人在我家楼下与小区出口监控我的一举一动。”

王丽还说,国保得知她6月1日买了新手机后,当晚再次把她与王藏的弟弟传讯至派出所,要求她交出当天买的手机与手机号码。虽然她一开始顽强抵抗,但后来派出所仍派七八名国保到她家去找寻手机,后来被寻获后,警方没收了手机,也注销了她的手机号码。

她告诉德国之声:“派出所的警察不断逼问我与王藏的手机密码,以及一些在北京仍与我们往来的朋友。我在被持续讯问的情况下,忽然昏过去。现在他们注销了我的手机号码,也封杀了我的微信。他们阻止我买手机,我出门到哪他们也都到处跟踪。”

王丽说,在王藏被强行带走的期间,孩子学校的校长与警察都强制要带她的孩子上学。此外,在讯问过程中,警察也威胁她与王藏的弟弟,如果他们不配合的话,也会被抓起来关,并把她的孩子送进孤儿院。

6月8日,王丽发布了一段4个孩子呼吁警方释放王藏的视频,影片中王藏的大儿子说道:“云南警方非法拘禁我爸爸王藏已第7天了。他们不给任何手续丶任何通知,还抢我们的手机,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与注销我们的电话号码。请全世界的叔叔阿姨关注我们,谢谢。”




王丽告诉德国之声,国保除了限制他们一家人的人身自由外,也严格禁止亲戚拜访王藏一家人。她指出,监视他们一家的国保会要求亲戚登记,并对他们进行搜身与检查手机内容后,才准他们送菜到王丽家。她说:“国保警告我亲戚不要与我们谈论国家大事,而亲戚离开时,国保都会逼问他们与我们的谈话内容。他们现在不仅控制我们一家的人身自由,也控制我亲戚的自由,不让他们轻易来家中拜访。”

王丽认为,虽然警察对王藏的打压一直没停过,但这次被警察以“煽动颠覆罪”起诉,可能与王藏不愿停止在推特等自媒体平台上发表敏感言论有关。她告诉德国之声:“王藏一直不停在自媒体平台上发布与敏感议题相关的言论,在收到当地国保的警告后,他仍未停止。我认为他们判他‘煽动颠覆罪’是为了报复他不遵从指示。”

王丽认为,虽然警察对王藏的打压一直没停过,但这次被警察以“煽动颠覆罪”起诉,可能与王藏不愿停止在推特等自媒体平台上发表敏感言论有关。


王丽说自己去派出所与检察院询问王藏的下落与案件进度,但派出所仅表示,王藏犯了法,而该通知的时候,他们便会告知家属,但目前他们拒绝向王丽透露太多案件相关的讯息。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现在希望恳求云南楚雄的警方停止迫害我们家人,立即无罪释放王藏。”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 的中国人权顾问蓝宁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各界仍不清楚王藏被逮补的确切原因,但中国政府在未确切说明的情况下便逮补他,显示中国政府无法容忍一个诗人透过文字来表达看法。

蓝宁说:“从他们以‘煽动颠覆罪’起诉王藏这一点,我们便能看到中国政府有多惧怕任何形式的批评。虽然中国政府试图继续打压异议人士,但不少异议人士仍选择勇敢表达意见。我认为这代表,不论一个极权政府有多强大,他们不可能逼迫整个社会中的所有人都噤声。”






倪玉兰每日一呼:一人被捕,全家受牵连,就连三、四岁幼小的孩子也不放过,还有人性吗?请您关注他们一家!为他们发声!诗人王藏失踪八十六天!王丽与四个年幼的孩子及家人失联67天!释放诗人王藏!停止监控家属!保障家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和发声的权利!

Translate Tweet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7: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6/2020 17:48 编辑

六四31周年将至 中国诗人王藏被控“煽动颠覆罪”逮捕六月 2, 2020 editor 案情报道


中国诗人王藏长期遭到中国当局迫害打压。(翻摄自王藏推特)

〔编译陈成良/综合报导〕临近六四31周年敏感日,曾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中国著名异议诗人王藏(原名王玉文)夫妇,传出被公安以“煽动颠覆罪”罪嫌以从家中带走,王藏妻子于31日凌晨获释,目前王藏失联,消息传出,受到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强烈关注。
综合海外华文媒体报导,此前王藏外出曾遭警方骚扰、跟踪,他被云南楚雄市公安以涉及“煽动颠覆罪”带走的消息在网络上广传,海外民运人士纷纷表示紧急关注。王藏夫人王丽在朋友圈披露,30日下午4:30分左右,有2、30人,把王藏夫妇一起带走,王丽被带到云南省楚雄开发区派出所,一直31日凌晨3点半才获释。而王藏目前失联。
原籍云南的王藏是北京宋庄艺术家,2014年曾经大力声援香港的占中行动而遭到刑拘,长期遭到当局打压,多次逼迁,2017年春节期间,官方的逼迁甚至不顾他三名年幼孩子的安全,强行切断他家中的水电和暖气供应。
王藏去年也曾遭中国公安以“寻衅滋事”逮捕,因为他转载“反送中”及六四事件资讯,包括香港歌手何韵诗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片段,“明显触动当局神经”。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7: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异见诗人王藏再被抓家人遭威迫 妻子呼吁外界关注
2020年6月7日 20:41
  • 美国之音







[backcolor=rgba(0, 0, 0, 0.2)]

诗人王藏的妻子王丽。(维权网截图)云南诗人、活动人士王藏的妻子呼吁各界关注王藏和他们一家的处境。王藏5月30日被云南当地警方以“煽颠罪”名带走,至今未归,处境不明。



多年来因王藏遭受当局打压而饱受磨难的王丽,6月7日通过社交平台推特继续呼吁各界朋友关注王藏。此前,维权网6月3日刊登王丽的公开信,“拜求各界朋友关注王藏及我们一家的目前处境!”
王丽在信中述说了王藏被带走时的细节内容。5月30日,云南楚雄警方几十人闯入王藏的住处,当着孩子和老人的面把他按倒,戴上手铐和黑头套强制带走。王丽也一同被短暂带走。接着,警方又把他们的孩子和老人控制和稳住,孩子和老人受到惊吓大声哭叫。
信中说,5月30日当晚,警方还把王藏的弟弟王玉斌从昆明强制带到楚雄,软禁在王藏家中。警方每天把王玉斌带去派出所调查问话,威胁他如果不配合调查,也要被拘留。
6月1日晚上10点多,王丽和王玉斌一起被带到派出所。王丽在信中描述,她在派出所被警察再次威胁,精神受到刺激导致昏厥,经过120急救车医务人员急救后王丽才慢慢恢复平静。
王藏多年来到当局打压,他的家人也频遭威胁恐吓。2017年,妻子王丽不堪压力,当年3月突患精神分裂,而且病情逐渐加重,曾离家出走,家里年幼的孩子也无人照顾。王丽在北京安定医院经过治疗,病情好转。同年,他们一家被迫离开北京迁至云南昆明。2017年的12月,王丽在昆明失踪,王藏报警还在网上发出寻人启事。几天后(12月7日)王丽跳湖被人发现获救。
王丽的公开信说,“现在我被他们严重威胁,若不配合就把我也抓进去,然后把孩子送孤儿院。现在我真的害怕他们把我也带走,孩子怎么办?是不是真的会把孩子强制送去孤儿院?”
王丽“请求世界各地的朋友能关注我们一家处境”的呼吁,收到大批推特网友的响应,纷纷呼吁外界关注王藏和他的家人。
美国之音记者中国时间星期天上午和晚上致电楚雄市公安局谢副局长、公安局盛支队长和楚雄东瓜派出所所长等的手机,希望了解王藏目前的状况,但手机要么一直线路繁忙或要求留言,要么一直无人接听。
公开资料显示,王藏现年34岁,原名王玉文,为异见诗人、影视编剧及画家。 2012年搬入北京宋庄艺术区。 2014年10月,因在网上发布撑黄伞照片,并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王藏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关押9个月后,检察院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王藏关押期间,他的妻子受国保骚扰,并在宋庄的工作室曾多次遭到逼迁。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7: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各界英杰对王藏一首长诗的解毒 (2016-09-08 11:07:58)[url=]转载▼[/url]

标签: 王藏 诗人 诗歌 杂谈 文化

王藏的《沒有墓碑的墓誌銘》堪稱傑作,是這一時代最錐心刻骨的詩想證詞。你可注意到,王藏這首長詩在藝術形式上採取了整齊瑞嚴的建築樣態,對現代漢詩的現代格律寫作也作了創新式的探索,而有別於吳若海的新十六行體。這表明,現代漢詩的續脈詩寫完全可以各顯神通。王藏此詩即相當出色地在內外兩個向度展開了續脈詩寫:一是精神品格對民間自由血性的自覺承續,一是藝術格式對漢語詩律的用心構築。

——張嘉諺(著名學者,批評家,大學教授)


謝謝你的問候,也謝謝讓我分享你的長詩。感覺它拓展了漢語詩歌的邊界,為在苦難現實面前失重的漢語詩歌寫作增加了分量。會向友人推介。祝好!

——高氏兄弟(著名藝術家,學者,思想家)


粗讀,好詩。嚴肅的批評可以加進一些荒誕組句和臆想,不必形成關聯。如胡亂的組句:風氣喘喘吃著大狗,天邊不曾來過廢墟。

——任畹町(著名社會活動家,學者)


藏老弟﹕

才閱一節,這是一首令我震撼的罕有好詩作,大氣磅礡,文化底蘊與思考,爆發力,均是最佳,可打磨好了寄我全文嗎?

此詩為何不在《自由寫作》分次首發呢?還未發的,留下,送懷昭首發吧,還有稿酬。

——貝嶺(著名詩人、作家,編輯和出版人)


一首詩代表著一個詩人的誕生。或許王藏的新銳先鋒姿態在詩圈裏早有所聞,但直到這首《沒有墓碑的墓誌銘》撞入眼簾,“王藏是誰?”才成為編者不能不去探知的一件事。一首充滿感官衝擊力的詩。沒有寫在碑上,但足見碑的體積、份量和質感。令人震撼的形式感。字詞揮灑如潑墨,不吝堆砌但都得盡其用。淋漓盡致的情緒渲泄,令你在碑前想要跪下。


無以復加,唯願加一朵白花,在墓誌銘無以附著的碑上,謹此獻給又一個周年,不斷重複的忌日。

——劉懷昭(香港著名媒體人,作家)


王藏:好!

我正在主編《**詩選》,今年5月將在臺灣出版。我擬從以下你的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中選若干節編入。我另函將約稿電郵給你發去。謝謝!

——孟 浪(著名詩人、地下文學運動者、多種民刊創辦者)


《沒有墓碑的墓誌銘》的確是偉大的作品,可以說在一切時代中,最黑暗的詩被你寫出來了,結尾的那段六字真言,卻可以讓你免被黑暗所傷,這是我為你慶倖之處!這個氣象,完全不像布羅茨基或中國60後,還是在唯物的地基上,你回到中華文明主流的動向,也決不是國內的人文氣候培養得出來的。你繼承楊春光、黃翔而又有不同之處。你從一個民間的、本源的出發點,把詩寫得這麼扎實。這也是我一直被孤立的一個觀點:詩必須從內容出發,從對真理的愛出發,而不是先談語言、現代性。你不是也匯到這裏來了,那些沒有信念的人怎麼做得到。

——李建春(李知行),著名詩人、評論家)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 ... 0140225204723.shtml … … 讓人渾身不舒服睡不好覺吃不下飯的好詩!A powerful poem about China under Communism!謝謝您留守陣地拒受精神污染堅持寫作抗議。

——Rose Tang(唐路,CNN,澳廣等西方新聞機構當12年記者,普林斯頓大學曾教新聞,亞洲出版協會評為最佳記者)


拜讀詩作,太長,我沒有一口氣讀完,由於內容基於現實,把此土上的惡累累說盡,可比擬傳世長詩,前面不少詩句,對我這樣不懂詩的人說,有些晦澀,總體感受你花了不少心思,值得肯定。

——杜婉華(83歲,原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台長楊兆麟夫人,長期關注和幫助公益人士)


兄好,作為兄之詩作中繼《自焚》後的另一首沉甸甸的長詩(不知《黑暗日》寫得怎麼樣了),我想從兩詩的比較中表達一些個人感受。


從詩意上來說,《沒有墓碑的墓誌銘》氣質更為沉鬱、厚重、黑暗,絕望感也更深更強——總而言之,黑暗與絕望(此詩每行十八個字元的設計,我想可能就是在暗喻這“屍間”是十八層地獄)。《自焚》在一定程度(還沒那麼厚實)的絕望中,總還閃現著一些因青春的朝氣帶來的亮色,但《沒有墓碑的墓誌銘》處處晃動著絕望的死光,並且常由表面的平靜反射出來。我想這種變化,應該是因為人生閱歷和黑暗體驗的進一步沉積酵釀、現實中多次行動的參與所帶來的無奈無力感與猛志熾情的衝突,導致思想認識上的更趨向徹底、明晰和鋒銳。


從詩藝上來說,《沒有墓碑的墓誌銘》創造性不如《自焚》,個別地方有因襲之嫌,如意象指喻性章節與事實直陳性章節的交替,敘述時空的對位,結尾方式等——不過這也無可厚非,一個詩人除非發生重大變化,慣用的詩性手法畢竟是一脈相承的。對於這一點,我自認為似乎也可以這樣解釋:兄在《自焚》時期,必定因為年輕詩人詩藝上的雄心,在用詩指陳時代黑暗時也必有自覺自信的創造,所以從文本上看起來,在金句的數量和形式的新奇方面,《自焚》更勝一籌;而在時隔七八年之後的現在,在這首詩中,兄的興趣與心力應該更多地想寫一部詩史(詩藝方面的用心主要是在基本的詩形上),赤裸裸地展示真相,不管它是如何地黑暗與讓人絕望。


另外,在本詩的結構上,我認為,作為一部詩史型作品,作為串聯行進之用的主線索似不夠清晰有序。


以上是我完整地讀了一遍後的粗淺感受,不當之處請兄海涵。

——楚狂(自由詩人,思想者)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7: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王藏情歌54支(之01~05) (2011-09-06 22:20:35)[url=]转载▼[/url]

标签: 杂谈分类: 我的诗歌

               第一支

        不知从何开始吐露心声,用浸透
        天幕与地火的诗句温暖我们扎根的家园
        你是遥远的源泉,母性的大海
        自然的风,生灵的泪
        你头顶的星空拂动着那精灵的梦幻

        我有响亮的热情,却没有响亮的歌喉
        神似一朵疯狂的迎春花,被人割去了激动的舌头

        我感到你就在我的周围
        象母亲的手,时间的唇
        忧伤且惊恐的几近麻木的空白时光
        无言以对故土的苍茫

        亲爱的
        我没有使人陶醉的华美诗句
        此时,此地
        我踩着有形无形的尸骸,鲜血
        踩着它们,我弱小且无能
        在现实的脚下

        亲吻雨滴,汗水
        重复
        绝望着,希望着,绝望着,希望着

        亲爱的女王,我是一名流浪的笨拙歌手
        仅仅直抒胸意
        粗糙地传递爱,情

        第二支

        我已寻觅不到真实的影象,牢狱的四周
        皆是卑鄙者费心设计的圈套
        谎言交替登场,无边的禁区大地
        紧紧锁住我们相逢的花街

        或许你只能象长着翅膀的安琪尔,或是悲泣的缪斯
        亲临我混沌的夜空

        或许,我们会在别人的童话里
        相逢于一片草场的绿
        相互倾听,凝望
        慢慢消失于寂寥的地平线

        我相信,我们前世就已相逢
        曾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轮回中的我们,若即若离
        经历各自的人生苦道

        我们,还会在同一条来回的船上
        认出对方,认出自己

        第三支

        所谓伊人,一直在水一方么
        我想你是我怀中的婴孩
        我拥有了一切就仿同拥有了圣女贞德

        我也想我们一起在时间女人的怀中成长
        吮吸甘净的乳汁,拥有蓝蓝的孩子的眼睛
        轻扭着对方的小脸蛋
        红红的面颊隐去灰黑的浮云
        

        你有着无数的肉身,时而飞向清冷的广寒宫
        时而身陷街头,与我做伴
        旧烂的衣服,凌乱的步履
        引起小市民们的观望,指手划脚

        某时,你又进入琵琶行
        未成曲调先有情
        我成为历史重复增添的破落文人一个
        徒有风花雪月,依旧是天涯沦落之人


        第四支

        我病了,不是一般的病且病得很重
        今天我的病无法讲清无法诉说
        任何医生都不清楚我得了什么病
        以及这种病的来由,征象

        我病了,病得虽知有病但不愿治疗
        还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
        嘴上说着我没病

        我的病似突如其来
        又似自古存在

        我的病看似遗传,自己造成
        更似外来病毒的感染

        我病了
        我带病抒情带病叙事,带病活着

        我带病进坟墓带病出娘胎
        也可以说成
        我病死了又活过来持续生病

        我的病会好么


        第五支

        让我们钟情冬日的雪花
        漫天飞舞,回旋飘洒
        倾注了神灵的语言

        我多想我们永远含笑
        同视坦克诗句,同饮岁月苦酒

        万籁无语,土壤上行走着众多的菩萨化身
        你在我的心头流浪,记录

        凌晨的萤火虫是你眼中的火焰
        你的大胆飞翔,使流逝的沙子格外安详

        只要你愿意,我会融入普通的事物
        每天采摘清澈的朝露
        把它们挂在你眺望的台阶前
        点缀你每一条凄美的路途

        无论你是否注意到
        我的每一声歌唱都愿为你

        摇曳的蝴蝶含苞的睡莲就是我所有的音符




(2007-07-09  )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8: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日悼亡曲 (2011-09-04 19:14:13)[url=]转载▼[/url]

分类: 我的诗歌

生日悼亡曲

○ 王 藏




我的生日
就是我的忌日

虚构中的生日蜡烛
是冒烟的忌日檀香

永远骚动的不值钱的诗稿
永远飘飞在冷空中的冥纸

曾经的哀鸣,演奏地狱的欢乐颂
一如既往的情绪,神似冬江的春水



生日就是忌日
每一声生的啼哭就是死的沉寂

白日依旧,黑月依旧
无形的屠杀和恐惧依旧

我加入为自己抬棺的行列
我为自己哼着小调

无数年轻的幽魂
肩负着无数年轻的棺木



香消梦断的无味人间
埋葬着闪烁的花火

这又是风萧雨寒的余灰
涂抹着酷热的净水

所有的忌日都在生日当天复活
消逝的光芒越来越亮

直到把一颗决绝的心
焚碎成理想的血迹



我在生日死去,又在忌日醒来
我在忌日吼叫,却在生日静默

用钻石般的冰泪
燃烧海棉般的柔情

骨灰中站立的我
把哗哗流淌的鲜血打造成铁

为献给殷红的落日
也为献给不断惨死的青春


庚寅年八月十二于二十五岁生日

首发《自由**》 9/19/2010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8: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1-8)作者:王藏

    2014-03-16    王藏



没有墓碑的墓地,我扛着墓志铭在此裸行——题记
【献给这块土地上不安的灵魂,以及我们未来的孩子们】
1
时间的骨头断裂在履带内,尖叫遥不可及
情绪自焚,肉体落地为冰,组装零件之夜
虚词退让,形容词惨败,动词横行的时刻
鲜血从头开始,拒绝抒情的抒情打倒抒情
言语一直显得残酷,只有喘息才是光鲜的
只有喧嚣才是胜利者,黄连真绑架了哑巴
事件构不成事件,如同新闻从来不是新闻
死活进化成一种游戏,每种面具都是配角
屁股确实丰满,吻□的油唇硝烟中的旗帜
统统被武装到牙齿,正是收割的大好光景
愤怒显得牛头不对马嘴,羞耻心那么可耻
开始从来不是结束,结束从来不会是开始
活死人仍在吃喝拉撒,棺材仍在吹拉弹唱
猫头鹰在阳痿中受精,卵巢已被僵尸掐毙
2
尘世的情歌都成哀歌所有的歌唱皆成叙事
问题是故事不再有故事地震死者皆无姓名
没有回家的概念,这就是你有去无回之地
食品加工厂天天冒烟军队的脚步时时轰响
真相是抽象的,如同现实一直是超现实的
恐惧再也没有杀伤力,纸老虎都成坦克状
长期跳动的只是钢铁,千疮百孔已无所谓
地沟油就是这里的血液,乳汁是三聚氰胺
怪胎在日夜裸奔,多彩的非人间没有黑白
这也无关死亡,也没有死亡之说,都活着
这也无关活着,冤魂的疼痛进入不了空虚
唯一享受是非死非活,绝望深处一无所获
烈火与玫瑰不会化为一体,磷火也不牢固
尊严是奢谈的,看看能否躲过下一轮暗杀
3
真的没事,死去还会活来,活来仅是死去
没有什么复杂可言,也没有什么简单之说
夸父只是传说,失去姓氏才是触手可及的
今天不过又是与死者同生与生者同死罢了
人质互为绑匪,黑幕互为牢狱,白夜正红
火焰是冷水,不能锻造酒杯,晨露在碎裂
一排流水线,火腿肠贴满商标,顺流直下
痛也是伪劣的,一个伤口是一家精神病院
但不是地狱,此处没有鬼魅只有唯物主义
还有猴子的屁股,它尾巴消失后就是人类
女性装上男性割掉的阳具,再去相互操练
这就是爱啊,海烂石枯天地不惊鬼神不泣
卫生间和超市一样宽广,顾客如老板进出
虱子总是很多的,多得狮子也学得像虱子
4
星光不再有平仄押韵,观念早成意识形态
耳朵正强奸着鼻孔,而眼睛正惩罚着舌头
刀片的作用就是割断脖颈,一切无声无息
空气也是刀片之一种,免疫力已久炼成精
头颅飘来飘去,在国足的脚下登不上台面
文字肢解成巡逻队,剔除自身残余的杂质
骷髅是永恒的,杀毒软件是永恒的,苍蝇
爬满李白和杜甫,怎么也吸不出唐朝的血
而城墙上的蜘蛛,却戴上马克思的络腮胡
咀嚼着列宁的梅毒不停鸟语,这是只毛贼
编织着地罗天网,高压线下鹰群倒地不起
蛆虫长出翅膀腐败复发臭,臭中偶有尸香
世界一直停留在午夜,群岛汇成一座孤岛
梦魇也计划生育,计划外的诞生也名梦魇
5
这不是荒原不是恶之花不是嚎叫而是墓园
墓园是舶来品,群尸在此处杂交生根发芽
这是一棵能与天地斗争的铁树,分秒开花
果实能把土壤成片饿死暗疮一挤就出黄脓
生活有滋有味,什么都显得不匮乏且臃肿
铃铛叮当叮当,赶尸者如今提防着抢尸者
煞气冲天但习以为常,天象久未异常变幻
判贡虫尸畜,虚实贼微正,五邪复加五邪
五浊恶世化身五浊盛世,从韶山阴沟升土
腰间的草绳从湘西出发,直奔天安门广场
腊肉是赶不走的,赶尸者被赶尸者牵引着
赶不走的腊肉却可以是赶尸者的食物信念
上路咯,上路咯,道士的招魂幡迎风飘扬
阴阳不调的山路通往来回打转的金光大道
6
风将骨头穿针引线,为了集体化宏大叙事
没有瞳孔能选择观望蜡烛也不能脱离其中
人世间再没有残酷之事,时间能照暗伤口
杀机重重,弹孔构建的是宠幸不是大屠杀
屠杀终究成种象形,一种关于铁板的语法
鲜血滴出刀锋,记忆被解剖中选择着遗忘
任何荆棘都可用来亵渎,崩溃躲地下发生
时代还没有打嗝还谈不上倾覆,大厦挺立
以蔑世的眼光,以穿大裤衩的姿势,国徽
比砖头还硬,比墙壁更亮,血光比血刺眼
辉煌的数字生活,压倒一切还原一切考证
现在进行时统统都是过去式,一般将来时
耍不出花招,会沦陷的提前已沦陷,现在
把握不住呻吟,不因遍地的陷阱炸破鼓膜
7
这是绝对的,超乎纯粹,掘墓是唯一乐事
唯一动作,唯一身影,相互掘墓相互揭示
炎帝墓,仓颉墓,孔子墓,老子的讲经台
舜帝墓,王羲之墓,王阳明墓,演聊斋的
蒲松龄认定鬼很多情,自己尸体被红卫兵
捣毁不知能否超越其想像力,属于草原的
成吉思汗墓园随之与垃圾共舞,只有更甚
大刀砍向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主席像
比雪山寺庙还高,经书在燃烧,民意沸腾
千手观音像被剥皮,善男信女被强制还俗
一切准备妥当,屠宰场和焚尸炉闪亮登场
肉体终于归于肉体,骨灰也终于归于骨灰
墓地与房产竞相涨价,活不起就是死不起
死无葬身之处正是魂归故里之处,这里比
天堂像天堂无审判无地狱墓碑是多余累赘
8
无眼,无耳,无鼻,无舌,无身,亦无意
无色,无声,无香,无味,无触,亦无法
这真与智慧和解脱无关,纯肉打造的皮囊
和枪口一般是具体的,无数枪口对准皮囊
无数皮囊手持枪把分不清是枪口打造皮囊
还是皮囊自塑成枪把,抑或它们本为一体
皮囊向自己开枪,枪口不过是皮囊的屁眼
会倒下的,倒下的会站起来再接着倒下去
换个视角倒下的一直是站着的,会站起的
像语言的游戏,像不是游戏的视野,那就
将现实的游戏和游戏的现实进行到谷底吧
还能摔得更重吗,还有比痛更麻木的活吗
还有比活更受罪的死吗,死活活死两个词
而已,上坡路下坡路不过是进坟底出坟头

 楼主| 发表于 8/26/2020 19: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代中国伟大的诗人力虹日前不幸被中共暴政故意谋杀迫害致死,立刻引发了众多海内外所有良知人士及几乎所有民间政党的一片悼念谴责之时代最强音,其中最引人注目,着意最深用精最力者,当属当代中国政论诗人王藏之《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诗人最理解诗人,也最欣赏真正伟大的诗人。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诗之真谛在于用优美流畅的语言,丰富多彩形象生动的意相,言简意赅地反映真实的社会政治现实生活,表达民情民意民心;体现真善美,宏杨爱慈悲;谴责暴政罪孽,鄙视专制流氓,呕歌英雄豪杰;伟大的诗人往往同时也是哲学家和思想家,音乐家以五线谱和韵律,画家以油彩和线条,哲家思想家以概念和逻辑,历史学家以史实和推论,律师以事实证据和法律,诗人则用语言和意象创作其艺术作品。从王藏兄弟这组倾注其汹涌激情,满腔悲愤和无限深情的诗艺创作中,我看到一代诗人艺术大师正在诞生。这组诗值得每位中国人精读反思。
   
    2011年1月3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2020 07:58 , Processed in 0.12028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