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0|回复: 2

[国学论道] 从“牺牲多数”到毁灭地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2020 22: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樊梨花 于 9/18/2020 07:15 编辑

马列的阶级专政鼓吹“牺牲少数”,到毛贼那里就是牺牲三分之二的中国人即“牺牲多数”了,朱成虎纪连海直接鼓吹牺牲十亿人,到了今天就是牺牲地球,让地球与中南海共存亡。象这样公开鼓吹牺牲多数、毁灭地球的歪理邪说,在其它国家都是找不到的。这说明华人有最邪的价值观。如果俄罗斯有最邪的价值观,15个加盟国就无法独立;如果苏共要与地球共存亡,一党制就不会灭亡。

一,“牺牲多数”导致毁灭地球的狂魔症

赵盛烨1985年9月5日生于辽宁抚顺,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即中央党校分校)学员、中国保钓联合会成员,是中国红客(中国电脑黑客)联盟的发起人之一。2020年9月12日晚上10点20分,他发表了反地球的中英文双语帖,瞬间刷爆互联网。其帖原文如下:“1、在太平洋引爆装满核弹头的核潜艇,巨浪可超过2000米,将淹没除了青藏高原以外的所有地区;2、在喜马拉雅山脉同时引爆数千枚核弹,可以改变地球的公转轨道,地球将带着全人类飘向漫无边际的黑暗宇宙;3、在四川盆地深钻10000米,埋入数千枚核弹同时引爆,将激起地心的坍塌,全世界人类灭绝。”

赵盛烨,灭人类,灭地球,反宇宙,邪恶之极。他妄图以2千米的巨浪吞噬人类;企图让地球离开其轨道而坠毁于黑洞;企图以数千核弹在四川炸开地心,让地心六千度的高温毁灭一切生命!

这是华人死也要多拉些垫背的——“牺牲多数”的人殉思维方式所致。甲骨文是占卜文字,卜什么?占卜用多少人来陪葬国王、贵族的家人,就是最初“牺牲多数”。“以百姓为刍狗”,“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漏网一人”,就是“牺牲多数”的统治术。中国的战争以人海战术的围城战多见,更是血淋淋的“牺牲多数”,譬如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秦国坑杀赵国降卒40万;曹操的诗歌描写三国之战是“生民百余一”,战争使99%的人口死去;秦代以来15次大规模战争死亡的人数都占全国总人口的1/2或2/3以上,明末的张献忠几乎把四川人杀光。可见,“牺牲多数”是中国历史的常态。因此,由熟读中国史书的毛泽东、纪连海说出牺牲2/3中国人或牺牲十亿人,就不足为奇了。

今天,赵盛烨更狂妄,要拉地球殉葬,这是“牺牲多数”的撒旦魔鬼文化使然。可以这样地说,西方、东方有天壤之别,是因为西方有上帝的博爱文化,中国有魔鬼的复仇文化。

二,“牺牲少数”必然走向“牺牲多数”

在2012年9月18日北京爱国游行活动中,因一名老者不满毛泽东,韩国强对其当众打耳光,并声称:“大象走路,能顾得了蚂蚁螳螂?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行动,不可能是一点损失都没有的。”也就是说“牺牲少数”乃自然界之真理。在这些爱国分子眼里,人命轻贱如蝼蚁,可像大象走路一样随意踩死。这种“以百姓为刍狗”的言论,完全是弱肉强食的法西斯价值观。鼓吹“牺牲少数”是真理,就是在为武统台湾制造舆论!如果赞同者多,说明死些台人,不要紧,就可以放手打!

“牺牲少数”来自于马克思的流氓无产者的阶级斗争理论。毛说,对一小撮阶级敌人实行专政。1989年邓说,重点打击一小撮。最邪恶的理论莫过于为了“理想”可以牺牲“极少数”。没有一个理论比这样的理论更有利于独裁统治了。因为从经验看,任何一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沉默的大多数”;有能力反抗也有勇气反抗独裁统治的从来都是“极少数”。因此,独裁者可以随心所欲地运用其权力镇压“极少数”。学过微积分的人都知道,将“极少数”积起来就是全体。也就是说,今天打击极少数,明天打击极少数,天天打击极少数……,最终结果打击的将是全体人民。每次迫害5%,20次政治迫害就会是全体100%的遭殃。可见,“少数”一词蕴含了“一个、一些、全体”等意义。所以,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叫嚷要打核战争,准备牺牲2/3的中国人即4亿人来与美国同归于尽,而2020年赵盛烨以毁灭地球的恐怖主义来威慑美国;都是“牺牲少数”原理的必然结果。

近年来,“暴力至上论”爱国的言论泛滥。如果统一就意味着正确,那么意欲统一欧洲的希特勒、妄图统一东亚的东条英机、强占科威特的萨达姆就是英雄了。有人说:“珍爱生命不打仗是苟且偷生”。在这些人心里,只要能“统一祖国”、“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杀人就是天经地义的。他们沦为野蛮专制的奴隶而不自知。有位中国大学生讲:“生命不是最宝贵的,对我而言最宝贵的是祖国,我愿意充当炮灰,与国家的敌人同归于尽” 。这与恐怖主义的豪言壮语如出一辙。

2005年7月6日朱成虎在国防大学内部会议上号召: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事,中方将首先对美国发射200枚核弹,宣称“不惜牺牲西安以东”的十亿人口这样一个的代价去跟美国打核战。

2014年11月4日河南籍的空军大校、国防大学教授戴旭公然鼓吹:“美国有能力把我们沿海的许多城市给它打烂,我们无所谓,我们承受得了这个损失。反正我们是第三世界么,对不对?本来就是穷人,无非再回到穷人的状态么,有什么了不起?”天啊,这哪是军人语言?这是魔鬼论调。当年败退台湾的“国军”哪怕丢了大陆政权,都舍不得打烂繁华的都市,这叫做“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流寇张献忠,才会为了某种目而杀光一切,哪怕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戴旭就有张献忠滥杀无辜“牺牲多数”倾向,绝非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都晓得战争的残忍,不会轻言战端。

2016年7月12日,海牙国际法庭就南海争端做出裁决,称在九段线内中方没有“历史权利”宣称主权。7月14日,纪连海说:南海仲裁的结果出来了,美国有胆量敢闯进被中国强行占领的海域?若不敢,南海仲裁便是废纸一张;若胆敢,中国将不惜一战。战争如若真的爆发,中国即使牺牲十亿人,仍然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多(仅比印度少)的大国;美国若死三亿的话,人口还剩几何?纪连海凭什么就决定十亿人的生死?他连“人权”的概念都没有,纪连海完全是一个蛮子,丧失了作为人的基本资格。不爱惜人的生命、不保障人民生命权的人,绝不是真正的爱国者。

2020年6月《环球时报》的胡锡进说,中国至少得准备1000枚核弹,并且天真地认为这就能吓住美国。这井底之蛙不懂,现代战争已发展到以“斩首行动”为优先考虑的资讯化战争,一架无人机足矣。甭以为“战场”还是人头滚滚的人海战术,“战绩”不是以死多少“人”来衡量的。

毛泽东、朱成虎、戴旭、纪连海、胡锡进等,视中国人为草芥,比恐怖分子还要邪恶!而赵盛烨要毁灭地球,可谓最邪的恶魔。朱成虎、戴旭、纪连海与赵盛烨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太邪了!
 楼主| 发表于 9/17/2020 03: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立高于统一

提要:人类最高的价值是保障人权和个体独立,不是统一。如果个体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那么用任何理由去武统一个地区造成屠戮惨剧,这种罪恶都大大超出了“非法独立”、“分裂国土”的罪过!

一、大一统思想乃华人野蛮之源

中国从夏商起就实行了土地国(王)有制,东方一直贯彻着“天下王有”的君主中心主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是“王”有制。宋儒程颐说:“凡土地之富,人民之众,皆王者之有也”(《周易程氏传.大有》)。这句话可作为“王有天下”原则的典型表述。凭什么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地球上的土地都属于王所有?南极洲也都属于王所有?这是何等地霸道、何等无耻才能杜撰出来的天方夜谭?竟然被愚昧华人信奉了3千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大一统思想,乃华人野蛮之源。它含有暴力至上的消灭异己的流氓霸道主义。大一统的集权政治,使中国人陷入“大一统”崇拜。国人推崇统一,甚至统一压倒了生命尊严,陷入了野蛮而不自知。譬如:因蒙古、满清建立过地域广大的国家就故意隐瞒它们血腥大屠杀的事实并涂脂抹粉,从而走向了野蛮的暴力崇拜(暴力元规则)。文革打倒孔子,只是打倒表面而已,儒教的“大一统”的等级奴役制丝毫未动。只是用新的一统代替旧的一统。这根本就是以儒打儒,打来打去还是儒,只是换了包装骗骗不懂行的而已;就象从前换皇帝,大家轮流做,奴役的实质没有变。今天当局之所以打孔子牌,就是为了保持这种大一统的等级制!

汉语文化强调大一统的一元化,否定每一个人的独立人格、自由意志和个人权利。譬如:许多人说:“228事件是共产党煽动的”,这就否定了台湾人的独立思维和独立人格。华人说:“XX事件是美国人煽动了”。这种说法就是把人当成了“随风倒”的草民,没有独立意识。这就说明了,汉语文化不承认人的独立性。没有独立性的人当然不可能有自由平等的民主意识。因为“随风倒”的草民不能代表自己,必须由圣人和伟光正的党来代表。由草民来选总统不是笑话吗?所以,(牺牲少数的)集体主义社会是不会民主自治的,只有天天“屠杀少数”的伟光正的大一统。

汉语文化不承认人的独立性,视百姓为刍狗,所以《道德经》鼓吹圣人之治,也就是大救星治国。一个盼望大救星的民族是不可能民主的。在父权、夫权、族权的家族专制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高度集权的皇帝专制,是政治上的大一统一元化;在“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演莫非王臣”的原则上建立的社会经济制度,是消灭了经济自由的大一统一元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消灭了思想自由的大一统一元化;“严夷夏之大防”,只许“用夏变夷、不许“用夷变夏”,是拒绝学习其他民族优点的夜郎自大的大一统一元化;“天人合一”是反逻辑的懒人思维活动的大一统一元化。

传统粉之所以歌颂孔子老子,就是他们不愿意放弃“大一统”的思想。权威主义、无为政治和愚民政策,都包容在“大一统”里面,是“大一统”的派生物。统一本来就不应该是人类社会发展追求的最重要的指标,更不应该是民族国家追求的“唯此唯大”的目标。中华民族对“统一”的过于执着的追求,是几千年洗脑的结果。国人对大一统的无限信仰,其实也是挟众以自保的心理的反映。许多人认为中国只有大一统了才能免受外国侵略,才能保持主权独立。其实世界上人口数百万甚至几十万的独立主权政府多得很,中国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十亿人口的团结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大一统才能独立强大的论点其实反映了民族自信心的严重缺乏!如果你拒绝“大一统”的思想,你就拒绝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儒家;你就拒绝了“天人合一,圣人之治”的道家。

二,中央集权乃暴政

中国的传统是国家一统,君主集权。君主集权又体现为中央集权——指权力在中央,中央说了算。韩非宣布了中央集权的原则:“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就是皇帝个人独裁。秦统一中国后,以中央集权取代分封诸侯,皇权专制达二千余年而未有改变。因此,在中国不可能有欧洲那种“封臣会议”与“王室会议”,不可能出现王室与各诸侯、封君与各封臣之间的利益博弈。在中国,小农经济是历代皇朝的统治基础。分散、闭塞、弱小的小农需要强大的皇权从上面赐予阳光与雨露,专制统治也需要这种忍耐性特好的顺民。“重农抑商”政策下中国不可能出现西欧那种工商业者,即市民阶级,因此中国也不可能出现等级代表会议与等级君主制。在中国,永远是国家的一元结构与绝对的君主制。皇权专制的不断完善与不断加强永远把臣民踩在脚下。

“统一统一,多少罪恶假汝而行”。在战国的史籍中,到处可以看到劳动人民厌战、避战、逃战等等反对兼并战争的事实。因此,说秦始皇统一中国顺应了人民的要求,不过是一种意淫罢了。作为第一个大一统帝国的建立者,秦始皇的征服是极其野蛮的,那就是“杀”!即使就在400百年前,满族人建立大清帝国的方式依然是如此的一个“杀”字:留头不留发、自称奴才,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秦朝以来中华大地再也不能产生新的思想体系?其原因只有一个:大一统。在一个什么都强制“大一统”的国度里,新的思想体系是不可能产生的。每一个思想体系在它的诞生之初都属于有悖于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思想的“异端邪说”,都属于“妄议”。为镇压异议,朝廷采行邻里连坐法、诛九族法、文字狱等残酷的方法,堪称野蛮之最。在一个强制“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的统一思想的国度里,怎么可能允许异端思想的存在呢?连新思想的萌芽也不允许。

到了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满清帝国,中国的传统,只剩下了“皇帝圣明,奴才该死”。当然,奴才们还有别的生存方式,比如狂热。晚清响应老佛爷的号召,起来“扶清灭洋”的义和团就是这样一群狂热的奴才。皇帝高踞御座之上,百官跪在御座之下,百姓又跪于百官之下,这层层叠叠的奴才制度,连正常的人都做不成了,哪里还能产生什么新的思想?没有思想的创新,哪里会有科学?

欧洲之所以领跑全人类,没有形成中央集权是主要因素。罗马帝国衰落之后,先是东西罗马帝国的分裂,继而是西罗马帝国分裂为诸多小国,使西欧进入了分权自治的多元均衡状态,生成了普世价值观:人是上帝的造物,人的自由和尊严以及福祉源于上帝,而国家及其权力乃社会契约之产物。所以,人权高于主权。1931年爱因斯坦指出:“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这就是说,国家应该是我们的勤务员,而我们不应该是国家的奴隶”。如果国家侵犯人权,在和平手段用尽而仍然无法改变暴政的情况下,那么武力推翻暴政就具有充分的正当性。正是在普世价值观的引导下,人们才拥有了经济自由和言论、结社、集会以及宗教自由,最终形成了民主法治的理性文明。

然而,那些庞大的中央集权帝国的臣民是悲惨的:个人没有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住民没有自决权利,社团没有自治权利,信徒没有信仰自由,企业和商人没有买卖自由。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就是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绝对权力必然导致专制或腐败。皇帝一人之时间、精力有限;天下之事无穷,以有限对无穷,累死也办不好,何况他们常常不上朝理政。许多时候,都是皇帝大权旁落,小人得志。因此,皇帝制度又是孳生小人的温床,会创造一批奸邪、权术、狡诈的人。爱因斯坦说:“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而且我相信,天才的暴君总是由无赖来继承,这是一条千古不易的规律”。秦皇统一后,用朕的思想一统天下人的思想,锁住天下人的心;使东亚大陆变成了铁笼一个,文化日益衰落!秦代是中国史上思想最贫乏的朝代,思想家未出现一个,就连好文章都没有留下一篇。《古文观止》中仅有李斯的《谏逐客书》一篇,还是秦灭六国前写的。人民生不如死,不得不揭竿而起,推翻暴政。

中国被欧洲超越,就在于欧洲的长期分裂。生于意大利的哥伦布为了远航,先是请求葡萄牙国支助,多次被拒后转向西班牙国王申请支助,最后为西班牙女王接纳,导致地理大发现。中国的长期统一,致使特别荒谬的命令都得以举国奉行;譬如:明清时期的禁海令;文革毛一声令下,全国学校关闭了五年。大一统的通病是:禁锢思想、奴化百姓,崇尚权威、埋没人才。大一统的中央集权,无疑是历史道路上一个没有出路的死胡同。正如美国麦迪逊总统所说:“所有的权力置于同一人手中,不论是一个人,少数人或许多人,不论是世袭的,自己任命的或选举的,可公正地断定是暴政。”

三,“大一统”使人民陷入水深火热的谷底

最早把“国家统一”这种次价值偷换为最高价值的是帝王及其谋士。大一统价值观从孔子的“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就开始了。自秦皇武统中国后,“大一统”就成了中国的最高善。为了“稳定压倒一切”,就把所有“犯上者”称为“天下共讨之”的“乱臣贼子”,于是乎“非王即贼”,没有广阔的中间地带可以遁身。于是士子们一旦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失去归属,就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大一统的专制只是君王的乐园。大一统的皇权制度认为:无限江山都是皇帝之私产,亿万臣民都是皇帝之奴仆。统治者居住环境与生活质量,远远高于各地区的人民;这些城市优渥的生存条件,都是剥削大多数农民与贫困人民的结果。对帝王而言,统治的疆域越大,意味着他剥削的贡赋就越多。只有主子才需要统一以满足更大的控制欲和支配欲。北宋的宋徽宗赵佶退位后,放出的宫女就有6千人,如果统一全国的话,浪费的女人不上万才怪呢!

大一统的集权政治,会导致各种贪污腐败。例如,下级逢年过节给上级进贡,下级官员经常贿赂他的长官。这就是中国集体腐败、豆腐渣工程、国有资产流失频发的原因。几乎所有的贪官,都有近百情妇或“生活作风”问题。如果统一只意味着强奸和奴役,那就宁可不要这样的统一。同时造成社会各种严重的问题,例如,人心涣散、道德堕落、不公不义、资源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假大空泛滥、瘟疫流行、诚信破产等问题;社会必然会走向文化倒退与人民普遍愚、贫、弱的情形。

如果大一统只意味着面子上的民族尊严而无视具体个人的尊严,只为了一党(家)之私而无助于民众的福祉,那么这样的统一还是不要的好。人们对分裂最大批评是战争不断。其实,给人民带来最大不幸的恰恰是大一统时期。汉武帝对外用兵,海内虚耗,人口减半,百姓易子而食。隋炀帝三征高丽,人民困苦不堪导致民变,自己也身首异处。以现代中国为例:从民国之初到抗战暴发的25年,死于战争的华人1千万,抗日战争牺牲的同胞1千万;但毛统治中国,整死了上亿人。

四,独立高于统一

人人生而平等,中国大陆人没有攻打台、港的特权;大陆人虽是多数,但没有侵犯少数的权利;民主的关键在于保护少数,对台湾人、香港人不能动武,只能保护和尊重。

生命的成长是从细胞的分裂开始的,人的出生是从分离母体开始的,人的成熟是从独立生活开始的。个人长大结婚后,就从父母的家庭分立出来。可见,分立、独立是生命界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更是人类创新、人类进步的基石。人类最高的价值是保障人权和个体独立,不是统一。如果个体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那么一切主动的战争都是不合法的。用任何的理由去武力对付一个地区的大多数人民、造成屠戮惨剧,这种罪恶大大超出了“非法独立”、“分裂国土”的罪过!难道我们不能凭我们那点起码的人类良知,去本能地拒绝一切可能的“兄弟相残”前景吗?华人应支持港人独立。

第一,这有助于提升华人的形象。独立是天赋人权;不独立就不是人,是畜生。愿意当走狗还是愿意当顶天立地的人?愿意当走狗而不独立,必然被全球鄙视!做一个有尊严而又独立的人,才会让世人敬佩。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认同并宣扬人权独立意识,中国人才能成为人类的脊梁,否则我们就会被世界视为病毒。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制的儒家文化,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大一统观念为专制制度支撑的皇权体制,打造出了两千年不变的臣民(奴隶)人格。自古以来,中国人一直是统治者的奴隶,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被鲁迅称为人吃人社会。中共坚持“主权高于人权”,实质是党权压倒一切。即使国人在国内被杀被吃,别国也不能干涉,死了也白死!仅凭这一点,港台就应独立!

第二,华人地区被专制统治的面积越大,华人受迫害就越多。这些人到了西方国家后却难以跻身于领导者行列,使许多优秀华人的潜在才能被严重埋没。所以,尽量扩大华人地区的自由民主化程度,可以减少华人优秀人才被大量降级使用的程度,为提高华人整体利益带来好处。

第三,如果华人在某个地区受到系统性歧视、排斥、或迫害,民主独立的香港可以为华人多提供一个避难所。诺奖级的物理学家崔琦少年时代(1950年代)在香港读书,若他在老家河南,就会像他的父母一样在大饥荒中饿死。其母去世时,崔琦姐姐欲借一把铁锹埋葬母亲,磕头下跪求遍全村却无一人肯借。姐姐崔颖合葬完父母,因过分悲伤,积劳成疾,不久也去世了。

没有分裂、独立,这个世界就只一种僵化的死亡的色彩。如果欧洲不分裂成众多的小国,欧洲就难以演进到资本主义。如果瑞士不从德国分裂出来,世界就少了一个世界首富国,德意志人就少了一个避难所!如果美国没有从英国分裂独立出去,一次、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就得改写,今天的世界也许就是德国人、日本人的了,中国人也就失去了谈统一祖国的资格。

第四,独立自治促进民主化。1911年意大利籍社会学家罗伯特.米歇尔斯说:组织越强大,领袖的作用也就越大,民主的成分就越少。只有分裂、独立才能把自治民主做得更好!这就像小锅炒菜比大锅炒菜好吃一样!毛推崇这种独立自治的思想,1920年毛主张成立“湖南国”,“中国最好分为27国。”1920年10月10日毛在上海《时事新报》发表《反对统一》文章说:“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在沙渚上建筑层楼,不待建成,便要倾倒了。中国24朝,算是24个建在沙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分裂、统一只能用公民投票的方式解决。联合国宪章规定:“所有人民有自决权。根据这一权利,人民可自由地选择他们的政治体制……成员国政府应支持实现并尊重自决权。”1960年12月14日联合国《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强调了“住民自决”,即:任何统一的达成,皆不是取决于强势一方的武力强制,而是取决于地区人民的自愿选择,就如结婚自由一样。西方允许异议包括分裂国家的言论;加拿大的魁北克举行过摆脱加拿大的公民投票;苏格兰举行过脱离英国的的公民投票;欧盟更是以自愿加入(或退出)为前提条件。如今,英国脱欧也是经过全民公投同意的。

只有在公民自治的基础上实行地方的独立自治,然后以契约手段走向邦联特征的统一。有人说:菲律宾、夏威夷同为美国殖民地,菲律宾人要当家做主独立了,夏威夷人放弃了当家做主加入了美国,如今两地的反差很大。其实,夏威夷人肯定是当家作主的!因为美国是自治之联邦,各州自治是优先于联邦的!不像中国“一国”压倒两制,而菲律宾恰恰是地方自治没有做好!
 楼主| 发表于 9/18/2020 07: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1831.3-1863.6.27)的《入川题壁》:“大盗亦有盗,诗书所不屑;黄金若粪土,肝胆硬如铁。策马渡悬崖,弯弓射胡月;人头做酒杯,饮尽仇雠血。”马列主义与中国特色文化杂交出来中共以恐怖的新冠毒酒来消灭美国为首的民主文明,酿成了空前绝后的大悲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2020 07:00 , Processed in 0.10827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