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99|回复: 4

重出江湖拷問誰是中共特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5/2020 11: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出江湖拷問誰是中共特務?》
      
——兼談民運圈和郭文貴之間的纏鬥
      
莊曉斌
      
老朽已經淡出江湖好多年,可是江湖上依然還流傳著老朽的傳說,各種褒貶不一的稱謂至今在互聯網上還有跡可循。偏愛的人給了老朽相當高的評價,稱呼老朽叫“囚犯作家”,美國自由亞洲電臺更是破天荒地拔高了老朽的身價,該台文學禁區欄目在選播老朽的長篇小說《赤裸人生》時竟然寫下這樣的評語:“【赤裸人生】就是中國版的『古拉格群島』。它回歸了文學本身,厚重如史詩般的震撼力,力透紙背的血淚描寫,足以使此書獲得全世界關於文學的所有榮譽。”
      
這樣的褒譽當然足以叫老朽抓狂,似乎飄飄然不可一世。,因而在言行上時常得意忘形,發表了某些不合時宜的時政言論,在網路上發帖,也言辭苛刻,這就不免得罪了許多人。還因爲老朽是銅鑼灣書店老板桂民海麾下的主要作者,於是乎,各種刻毒的貶斥也就接踵而來,什麽“無恥的線人”“撰寫八卦的槍手”“文革餘孽”“老流氓”等等不一而足。
      
海外民運圈裏有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那就是“漢賊不兩立”就像我中華民族古老的傳統一樣“非我族類,雖遠必誅”,“相互掐架”打口水戰幾乎就是家常便飯,而最慣常的手段就是相互“抓特務”,一言不合就給對方扣上“中共特務”的紅頂子,以爲這樣就可以一招致命了。可以說海外民運圈近三十年間“抓特務”的喧囂聲不絕於耳,幾乎從來就沒有消停過。
      
其實“特務”並非是一個貶義詞 彙。特務無非就是從事特殊任務的一類人罷了,但是因爲中共的惡名,“中共特務”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老朽身在海外,目睹民運圈這些汙七糟八的亂象,早已心灰意冷,曾在心中暗暗發誓,此生絕不會摻和這潭渾水了。因此老朽除了堅持不懈地追求文學的理念,再就是給桂民海老板當個“撰寫八卦的槍手”了。當然“著書只爲稻粱謀”,也是生計所迫碼字賺點銀子罷了。桂民海老板被中共在泰國綁架回中國以後,老朽失業了,此後,雖一度也揭竿而起,想替桂民海老板鳴不平,也想像林榮基老先生一樣,到台灣去開個銅鑼灣書店,但是因爲種種客觀原因,最終還是擱置了。這以後,老朽淡出江湖,幾乎就是金盆洗手了。
      
2017年,郭文貴走到前台,鼓噪起一場所謂的爆料革命”,最初老朽也曾見仁見智地寫了幾篇也說不准到底是“挺鍋還是砸鍋”的文章。坦白地講,老朽寫的都是不曾辱沒良知的心裏話,我有對郭文貴的不屑,但我肯定了他的選擇,我並不認爲他的爆料句句屬實,但卻認爲他的行爲確實是打擊了中共。(我寫過的文章現在在網上都可以查到)
      
隨著郭文貴的爆料越來越不靠譜,後來我選擇了禁聲,不再摻和郭文貴爆料的事了。我極度反感郭文貴那些猥瑣的語言和下三濫的招法。調侃一下,如果他的這些“花活”也算是“爆料革命”的話,那麽,我的老板桂民海,還有李波與明鏡出版社老板何蘋以及給桂敏海寫了20多本政治八卦書籍的作者劉路和老朽本人就要算是“爆料革命”的先驅了。我們這些人都有理由俯視他。不諱直言,我寫過了20多本揭露中共權貴們貪腐的政治八卦書籍,但捫心自問,我從來就沒有過心安理得的自豪感。
      
我並不懷疑郭文貴一定掌握很多中共高層齷齪的猛料,把這些見不得陽光的齷齪猛料曝光,對中共會有核彈級的震撼。因此,在郭文貴能站出來爆料這件事上,許多真心反共的民運人士,儘管對郭文貴本人的人品不屑一顧,但都還是樂見其行,對郭文貴站出來爆料予以了肯定的贊許。
      
但是,郭文貴後來的表現讓明眼人都看出來了,郭文貴的目的就是保財保命報仇。而且他一直在與中共勾兌,中共當局也一直對他進行拉攏收買。客觀地評價:郭文貴爆料就像習近平王岐山槁的反腐一樣,口頭上高喊什麽反腐“零容忍”實際上是在借反腐之名搞清洗內鬥。郭文貴依然如此,他一直是在選擇性地爆料,而一再聲稱他不反黨不反習,他的心裏直到現在還存在幻想,覺得黨有一天可能會允許他以功抵過。這是他的幼稚。更是他的悲哀。倘若真看透了中共邪惡的本質,想想徐明和王健。郭文貴就不應該存有這種不切合實際的幻想的。
      
老朽已經很久不再關注郭文貴倡導的所謂的“爆料革命”了,儘管這場“爆料革命”依然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發酵,很多人手裏依然還高舉這面旗幟,“挺鍋和砸鍋”兩方各自的“粉絲”們,還在打口水戰,糾纏得十分焦灼。但良知告訴老朽,郭文貴和真誠反共的志士仁人根本就不是一類人,這些爆料的真實性是需要大打折扣的。
      
一個人可以沒有信仰,但不可或缺良知。海外民運圈裏魚龍混雜。確實隱藏著很多中共特務 這是不爭的事實。衆所周知,真民運和僞民運之間打得昏天黑地的口水戰,慣常的手法就是相互之間指責對方是“中共特務”,因爲中共的罪惡昭彰,有目共睹,迫使真正的“中共特務”也必須打著反共的旗幟,才能委身其間完成自己的使命。
      
幾年以前,老朽曾在獨立評論網站上發表一個長帖。題目是《線人給特務畫畫像》在那篇長帖裏我曾闡述了識別“中共特務”臉譜的五點特徵。今日,老朽爲什麽又重出江湖來拷問誰是中共特務這個話題呢?
      
這是因爲時下已經到了中共大限,紅朝瀕臨崩潰,人們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了。隨著時下美國大選到了白熱化,老朽預料,各路神仙,各種妖魔鬼怪,紛紛粉墨登場。潛在民運圈這潭諢水裏的大魚也快浮出水面了,就像當年抗戰要勝利了,出山來摘桃子的大佬們也紛紛要伸出黑手了。此時此刻,揭示出貨真價實的中共特務的嘴臉,是能夠讓追求民主自由的鬥士們眼目更犀利,看得清誰是真正的民族精英,誰是不折不扣的僞類、這就是老朽重出江湖的唯一理由。
      
申明一下:此文純屬老朽的一己之見,因爲是一己之見,就難免有瑕疵和偏頗,但老朽是捧著炎黃子孫的一顆赤子之心,懷著不可缺失的良知來做客觀評價的,倘若因此誤傷或褻瀆了某位民運人士或自媒體大咖的隆隆勝譽,在此先行致歉,並希望能有更有見地的高人來糾正我的瑕疵和偏頗。
      
今天我要寫的主要話題是如何辨識“中共特務”的真面目?,那麽,除了幾年前我寫的那一篇:《線人給特務畫畫像》文章裏提出的五點判斷標準之外。今天我還需先補充一點至關重要的判斷標準嗎。這一點就是“不看衣服,只看屁股”,也就是說,不管這位民運人士或自媒體大咖舉著什麽旗幟。喊著什麽樣口號,說出什麽樣能蠱惑人心的甜言蜜語,或披著什麽斑斕炫目的馬甲,這都不重要,我們只要盯住他的屁股,看看他的屁股坐在那裏,他滿嘴華麗的詞句都是在爲誰講話,他所幹的事情誰最得利。說實在話,精准地判明一個人的真面目,其實是很難很難的,因爲人這種動物太複雜了,而且人的身份會隨著時間推移和利益驅使而經常變化如曆史人物顧順章和大漢奸石友三,在西方社會裏,也有雙面間諜是不是?因此我今天做出的判斷,只說當下,就談談在時下已經到了中共紅朝瀕臨崩潰,人們已經看到勝利曙光的時刻這種大環境下的中共特務們的嘴臉。
      
爲了闡述的便利和簡潔,我擬定幾個小標題來闡述。這些小標題是:
      
一、             郭文貴是不是中共特務?
      
二.海外民運圈裏,那些人肯定不會是中共特務?
      
三  自媒體的大咖會是中共特務嗎?
      
四,郭文貴的團隊裏有沒有中共特務?
      
好了,以下進入正題
      
一:郭文貴是不是中共特務?
      
郭文貴是不是中共特務?他此刻還是不是中共特務?他將來會不會是中共特務?我用了這樣囉唆又拗口的排比句來做這一段落的開場白,是因爲郭文貴這個人太複雜了,不如此闡述就厘不清楚此時此刻的郭文貴究竟算是何方神聖。言簡意賅:老朽肯定地說,郭文貴就是中共特務!他還是爲中共情報機關立過三次一等功的功勳特務,但他此刻不能實錘定義爲他是中共特務?只能定義爲他此刻是中共叛徒 這是因爲他和中共的勾兌多次都沒有成功,所以他此刻還沒有歸隊,還當不成中共特務。至於他將來會不會是中共特務?這也絕無可能了,因爲中共的末日已經爲時不遠,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這個邪魔終將會被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的,並且他們這個罪惡集團罄竹難書的罪行是一定會得到清算的。習近平這個中共末代黨魁和這個罪惡集團裏的一切助紂爲虐者都將如同希特勒和納粹黨徒們一樣,受到正義的審判。所以郭文貴想舊夢重溫也只能是意淫了。
      
二.海外民運圈裏,那些人肯定不會是中共特務?
      
鄭重申明今天表述的只是老朽的一家之言,老朽用理智和良知做出的判斷,如有判斷失誤,敬請高人指正。首先,我可以肯定表述:在海外民運圈裏,大佬級別人物,如魏京生,徐文立。王軍濤,胡平等人肯定不會是中共特務?反共意識最堅決的曹長青、辛灝年,袁紅冰、陳破空肯定不會是中共特務。但上面這四個人有特務嫌疑。調侃一下,倘若此四人真當了特務,曹長青是台灣民進黨特務,辛灝年和袁紅冰則是台灣國民黨特務,而陳破空則可能是美國共和黨特務,在此處也許可以提提王軍濤,胡平這兩位理論家,他倆可能就是美國民主黨的特務。
      
而抓特務抓上了癮的徐水良老先生也不會是中共特務,時常說些不著邊的瘋話的張鶴慈老先生也不可能是中共特務。盲人律師陳光誠絕對不會是中共特務,不入流的小說家西諾當然也不會是中共特務。被郭文貴死纏爛打的博訊網站的創辦者韋石不會是中共特務,而老奸巨猾的明鏡網站老板何蘋就是個十足的政客,他做特務太屈才了。
      
老朽本來還可以列舉更多,但海外民運圈這潭渾水太深了,老朽一眼還窺不到底呢,這潭渾水裏究竟還有多少條大魚,只有等他自己浮上來了。反正新中國的曙光已經在地平線露出了一抹魚肚白,是到了該出山去摘桃子的時候了,等到一輪朝日冉冉升起之後,恐怕新中國議會裏的席位就已經坐滿人了。這一節就此打住吧!
      
三  自媒體的大咖會是中共特務嗎?
      
自媒體是時下網路上最流行的社交平台,進入了高科技時代,互聯網的高速發展給自媒體帶來了勃勃生機,也給自媒體的大咖們帶來了滾滾財源。而經營自媒體社交平台可以迅速暴富,成了驅動各類精英人士紛至遝來的最主要誘因。而經營貌似反共的自媒體社交平台,不僅可以蹭熱度,賺流量,聚斂人氣,吸引粉絲,還可以通過點贊打賞募捐等各種方式躺著賺錢,這讓許多利欲熏心的人也一夜之間就銳變成了“反共義士”了,甚至許多大嬸大媽級的人物也躋身其間,就使在網路間流行的社交平台成了最色彩斑斕的去處,這裏邊的各類人物最繁雜,也難辨識究竟誰是蹭熱度,賺流量的利欲熏心之徒,誰是真正的反共義士了。
      
大嬸大媽級的人物當然好分辨,但這些聚斂人氣,吸引粉絲的能力有限,只能成爲自媒體的小咖,而那些真成了氣候的自媒體的大咖們就使你真僞難辨了。自媒體的大咖往往都是些精英人士,這些人無論口才和知識文化底蘊都是頂級的。這些熱也極會僞裝,因此想要精准地判定自媒體的大咖究竟誰是中共特務確實很難。但既然設定了這個小標題,老朽也就嘗試著破解一下吧。
      
首先肯定戰鬥力十足的吳建民、李一平、李洪寬絕對不會是中共特務,我本來是打算把這三位放在民運圈的那個小章節裏的,但因爲這一節裏要涉獵的大咖太難辨識,我只好把他們三個人拿來只做標杆比照的。
      
吳建民的“建民論推牆”已經做了一千多期了,這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節目,吳建民略帶沙啞的聲音鏗鏘有力,很有特色。更敬重的他無比堅定的反共意志,倘若未來新中國誕生了,我會推舉他去做參議院的議員。
      
李一平的自媒體節目平台叫“一平快評”也是我喜愛的節目,我知道李一平的真名叫王仲秋,以前,人權周刊有位編輯的名字叫一平,我不知道會不會是這個李一平,倘若是,那他就算是我的老友了。因爲人權周刊是老朽流亡到海外,第一個刊登文章及時給老朽寄稿酬的海外期刊。李一平的“一平快評”雖然做的數量不多,但他的節目資訊量大,很有底蘊,見底精准,評價入木三分。李一平先生儒雅的風度,似乎是個謙謙君子,他適合擔任未來新中國的某所大學的校長
      
李洪寬的自媒體節目平台叫“洪寬推牆”,他的節目,我也非常欣賞。李洪寬嫉惡如仇,很有血性,稱得上是個堅定的反共義士。特別是他揪住郭文貴不放窮追猛打的那股子狠勁值得贊賞。他像一個率真的大男孩,有待成熟和成長。未來的新中國裏會有他施展才華的合適位置的。
      
再說說一位叫黃河邊的自媒體大咖,他的節目叫“黃河邊播報”,這個節目做的有聲有色,以調侃嘲諷郭文貴爲主打內容的視頻節目。有“戲郭秀”和”戲蟻秀”系列。“黃河邊播報”,這個節目也做了很多期,節目的視覺、聲音質量都堪稱上乘。這個視頻節目大概是惹得郭文貴無比震怒了,黃河邊先生也因此遭到了郭文貴麾下的”挺鍋派“或者叫“螞蟻幫”的上門辱罵和圍剿。據說這就是郭文貴號召的全球“打僞滅賊”行動,全球“打僞滅賊”行動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了,在美國,加拿大、新西蘭、德國、法國都還在發酵中。這些螞蟻幫”幫衆們,利用在民主國家可以言論自由做幌子,幾個人或幾十個人舉著牌子,高喊口號,到郭文貴認爲是“僞類”或者是“奸賊”的家門口進行叫囂、騷擾、辱罵,開展了一場似如大陸文革時期的紅衛兵運動。、
      
郭文貴爲全球“打僞滅賊”行動還開出了一長串的“甲級戰犯”,名單、砸鍋派的領軍人物當然位列其中,身受其害的還有美國的傅希秋牧師,西諾先生和吳建民先生等人。說句心裏話,老朽本來對黃河邊先生的身份本來是心存疑慮的,卻因爲黃河邊先生遭到了郭文貴鼓動的“螞蟻幫”幫衆們的瘋狂圍剿,才消除疑慮,由此斷定黃河邊先生一定不是中共特務!本來擬定還要多談及幾位自媒體大咖諸如江峰、文昭、大康等人,但這一小節太長了,就此打住吧。
      
四,郭文貴的團隊裏有沒有中共特務?
      
郭文貴的團隊裏有沒有中共特務?一定是有的!而且還不乏其人
      
我可以斬釘截鐵地告訴大家,郭文貴這幾年搞得所謂的“爆料革命”,就是一出賺人眼球的活報劇,郭文貴這個睚眥必報的小人的一切表演都是做戲,既是做戲給他曾經效忠的“偉大的黨”看的,也是給國內外吃瓜民衆們看的,他滿嘴謊言,反復無常,有奶就是娘,是個唯利是圖的真小人。他劣跡斑斑,毫無道德底線,人格的卑劣比大漢奸石友三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關於郭文貴現象、郭文貴的“爆料革命”和郭文貴的下場會是什麽?老朽會耐下心來,再撰寫一系列長文來予以鞭撻的
      
。這一小節裏我只議論和郭文貴的團隊裏有沒有中共特務這個話題相關的人和事。
      
郭文貴利用他鼓噪起來的所謂“爆料革命”,在這幾年間確實也聚斂了人氣,吸引了成千上萬的粉絲。這些被郭文貴蒙騙的人,不管是因爲利益驅使還是其他原因 彙集在郭文貴麾下,成了“挺鍋派”螞蟻幫”主要族群。這一族群裏都裹脅著些什麽人呢?有來自大陸的刁民?有爲利益驅使而上了郭文貴當的G幣系列詐騙案的受害者?有企圖在民主社會得到庇護的偷渡客?有虔誠的基督徒?有頭腦簡單不辨是非的“挺鍋派”鐵粉?,或者還有大批的真反共也親身受到共黨迫害的苦難者?這一系列的問號在我的腦海裏徘徊,這些人高喊“爆料革命”的口號,舉著“打僞滅賊”的牌子,充當了任由幕後黑手驅使的馬前卒。他們聆聽到了郭文貴教主的旨意,也看到了郭教主開列出來的“僞類”或者是“奸賊”,而瘋狂地民主自由的土地上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郭衛兵”運動。這種行爲不僅騷擾了受害人的正常生活,也危害了民主社會的治安。更爲嚴重的是,這種極其惡劣的行爲有辱國格,也損害了中國人的形象。
      
那麽,我要問問大家:這些“郭衛兵”們會不會是中共特務呢?這裏又多了一個老朽提示的問號。我想這個問號的答案是一目了然的,恐怕連發誓永遠不會原諒“螞蟻幫”的黃河邊先生也會認爲,這些“小螞蟻”們。很顯然不會是中共特務的。有了這種分析和判斷,徘徊在我的腦海裏的那一系列的問號也就變得清晰了。
      
吳建民先生曾在他的一期節目中這樣向郭文貴發問:“你既然這麽堅定地反共滅賊,你爲什麽不鼓動你麾下的挺鍋派到中共駐美國的大使館、領事館去反共滅賊?你手裏掌握著許多中共權貴的二奶、小三、私生子住在美國的詳細資料 你爲什麽不號召“小螞蟻”們出圍堵這些中共權貴的二奶、小三、私生子的家門,你敢去嗎?你敢去騷擾中共權貴的二奶、小三?”
      
西方的民主社會崇尚言論自由的社會,更是個法治社會,和平理性的遊行示威抗爭是允許的而且會受到保護的,但騷擾別人,辱罵造謠誹謗別人這就是犯罪,是要受到制裁的,是會付出巨額賠償甚至是坐牢的代價的。和平理性的遊行示威抗爭在西方社會裏,我們中國人也多次舉行過,看看法論功的信仰者在美國在歐洲搞的打著“天滅中共”的和平理性的遊行示威抗爭活動是什麽樣子,他們在海牙國際法院,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門前靜坐抗爭是什麽樣子,他們理智嚴謹守規矩,活動結束,靜坐場地都要清潔一新。甚至他們在中領館的門前舉行示威抗爭,有像“螞蟻幫”這夥人這樣搞的麽?法論功的信仰者平理性的遊行示威抗爭活動才提升了國格,維護了中國人的形象,使中國人在西方民主社會裏,得到了應有的尊重。他們才是我中華民族真正的愛國者。
      
郭文貴鼓噪起來這場全球“打僞滅賊”活動,不惜讓“小螞蟻”們充當任由幕後黑手驅使的馬前卒。這些“小螞蟻”們可憐、可悲甚至可憎,但他們並不是真正的中共特務。那麽誰才會是中共特務呢?老朽眼前一亮:“打僞滅賊”誰最得利?屁股決定腦袋?理性的結論就昭然若揭了。
      
被當炮灰驅使的“小螞蟻”們不是中共特務,那郭文貴的團隊裏策劃,鼓動全球“打僞滅賊”的那只幕後黑手就一定是中共特務!替“打僞滅賊”造勢和推波助瀾的人一定是中共特務!而郭文貴這個一直想爲國效忠立功以求得到明君習主席寬恕的人渣就是個反復無常的中共特務!!
      
他所幹的勾當,是他諳熟於心的伎倆,全球“打僞滅賊”是他的一份投名狀,這也是彰顯郭文貴中共特務身份的實錘證據!至今還被郭文貴蒙騙的人,也就是“挺鍋派”中的絕大多數人,暫時還沒有識破郭文貴真實面目,這些人一旦識破了郭文貴的真實面目,是會回歸到真反共的陣營中來的。
      
寫寫閆麗夢博士和新冠疫情的內容,而被郭文貴蒙騙裹脅到他團隊裏的人,也不乏有良知的人,諸如閆麗夢博士,郝海東夫婦就是實際例子。,我先說說閆麗夢博士,她就是一個有良知的人,因爲她識人不慎,誤上了賊船,目前她的處境並不妙,因爲她目前置身在郭文貴的團隊裏,她就不免受到了許多人的詆毀、謾罵和人身攻擊,有更惡毒者甚至用極其卑鄙下流的言語對其構陷。我本來打算在這篇文章裏用一個小標題來爲閆麗夢博士辯誣的。但現在看來,這篇文章裏是沒法寫閆麗夢博士和新冠疫情的內容了。我寫此文的主要立意,就是在中共大限將至,紅朝瀕臨崩潰,已經看到了勝利曙光的時刻,提醒人們要擦亮眼睛 ,看清楚誰是真正的精英,誰會是伸出黑手來摘桃子的僞類。
      
主要的目的還是要剝開郭文貴的畫皮 讓人們看清楚他就是個人渣,而且就是個不折不扣的中共特務。
      
我呼籲:身在美國的反共義士們:諸如魏京生、徐文立、王軍濤、胡平。曹長青、吳建民,傅希秋等人,我信任您們。請您們務必伸出援手,把閆麗夢博士先搭救出來,防止閆麗夢博士再受郭文貴的蠱惑,而徹底地淪爲郭文貴手裏一枚博弈的棋子。
      
關於徹底揭露郭文貴現象、郭文貴的“爆料革命”和郭文貴的下場會是什麽的系列文章和爲閆麗夢博士辯誣的文章,我也會儘快寫出來的,上傳到互聯網上的。
      
老朽身在法國,已經好幾年沒有動筆寫文章了。“冷目鄙夷蔑暴虐,熱膽剛正對凶奸”是老朽半個世紀前就寫出的詩句,這是老朽曾有過的豪情,也是老朽終生不懈追求的真實寫照。新中國的曙光已經在東方地平線上露出了一抹魚肚白,精英人士們:是到了該出山去摘桃子的時候了!民主自由的新中國屬於你們,未來屬於你們!
      
而老朽現在百病纏身,曾兩度去和死神接吻,已經將是油盡燈枯之人了。現在美國大選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這時候,郭文貴這個人渣還在招搖撞騙,老朽只能強扶病體,再出江湖,掙紮著爲未來的新中國做點不辱沒良知的事。賴以欣慰的是老朽的筆鋒依然犀利。碼字的速度雖然比不得年輕人了,但敲打間依然能享受到直抒胸臆的那種酣暢淋漓。倘若蒼天不棄,老朽還能夠看到自由民主的新中國那輪紅日冉冉升起,還能看到我炎黃子孫也能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氣,我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楼主| 发表于 11/5/2020 11: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8/2020 21: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8/2020 21: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1/9/2020 00: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30/2020 02:33 , Processed in 0.12092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