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164|回复: 1

必须废除中共宪法——太石村事件等的启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4/2013 05: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1/25/2013 10:57 编辑

必须废除中共宪法——太石村事件等的启示
张国堂
2005年10月20日
  太石村的民主运动以失败而告终,虽然村民的行为是合法的、非暴力的,但却被暴力镇压了。对这个可悲的结局,我的心情非常复杂:我为被打被抓的村民和维权人士而心痛,为当地的暴行而愤怒,为村民的理智和勇敢而欣慰。同时,我作为中国共和党的总负责人和国家元首的竞选人,也为中共的“为渊驱鱼”而高兴。这一事件又一次表明,只有张国堂才能救中国。
  我作为政治家,不能感情用事,要理智地分析这一事件的影响,总结经验教训。为中国的民主运动指路。
  太石村村民在这场罢免风波中表现出来的理智和勇敢,我深感欣慰。同时对中国民主的前途充满信心。所有说中国人民素质低下不适宜民主的说法都是谎言。同时对中国民主运动的艰难和阻力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在太石村民主运动的高潮时,范亚峰博士把这个事件同改革初始的安徽小岗村的土地承包改革相比较,说太石村将成为“民主小岗”。现在看来,范亚峰博士确实是太乐观了。当地政府的暴行已经彻底粉碎了范亚峰先生的梦想。这一事件已经清楚地表明,按《中共宪法》维权以推动民主运动的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而且也是危险的。
  在太石村事件之前夕,胡锦涛和温家宝高调倡导民主,主张推进基层的民主选举。太石村的民主运动也是在胡温讲话的鼓励下发动的,范亚峰博士之所以乐观,也是受胡温讲话的鼓舞。但番禺区政府以暴行镇压了太石村的民主运动,已经彻底粉碎了胡温推动基层民主的计划。从而太石村事件也表明了胡锦涛的无能。太石村事件表明,在基层推进民主必将导致地方政府的坚决反对,我在1999年就知道这一点。而胡锦涛却想推进基层民主,这也表明胡锦涛的政治轻率和对国情的无知。
  在番禺区政府以暴行镇压太石村的民主运动之后,陈永苗先生写了《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一文。我真的不知该怎么说陈永苗先生。目前的现实情况已经很明显,维权人士的处境危险远大于民运人士。如果陈永苗先生自己要转为维权人士,那是他自己个人的事情,我不便说什么。如果他建议“异议人士必须转为维权人士。”我就不能不说他糊涂了。在目前情况下,异议人士转为维权人士无异于送羊入虎口,而且还会破坏维权。著名的异议人士参与维权,只会把维权行动政治化,一旦政治化,维权行动就必失败,不仅维权人士羊入虎口,而且被维权的人也将更为悲惨。他说:“异议人士必须转为维权人士,学会政治成熟,如果中央政府镇压维权运动,是政治上的自杀,至少目前和将来都是政治上的自杀。”中共中央坚持动员民众造反的马列毛主义,这难道不是自杀?镇压法轮功、迫害家庭教会,等等,这种种事情,那一件不是政治上的自杀?何况中共中央政治局有九个常委,每个常委都各怀鬼胎,都需要地方官员支持。如果维权活动与地方政府发生冲突,想中央政府支持维权活动,这真是做梦。我们必须清楚,中央政府不是个人负责制,既不是国家主席负责制,也不是总理负责制,而是政治局常委领导一切。而每个常委都需要地方官员的支持。胡锦涛没有获得多数常委的支持,也没有毛泽东或邓小平那样稳定崇高的权威,因此他也需要地方官员支持,从而他绝对不敢得罪地方政府。这种体制决定了中央政府不可能在维权活动中得罪地方政府。陈永苗说:“太石村事件中,参与维权的右派与中央政府之间有1种‘眉来眼去’1种没有接上头的沟通,例如艾晓明教授在温家宝在广东期间,就致公开信给温家宝,还有范亚峰博士写了《正告某些黑暗势力并呼唤中央政府的良知、道义和责任》。”我们知道,他说的不是事实。我们看到的是:只有参与维权的右派的眉来,而没有中央政府的眼去。他的想法不过是一相情愿的单相思。
  陈永苗总说自己政治成熟,说别人不成熟。实际上他自己才不成熟。陈永苗先生完全不知道中国政治病症的症结何在。
  孟子曰:“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当前中国政治病症的症结就是没有道统、没有法统、没有政统。我们必须清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根本错误的,也是邪恶的,更是非法的。中国一切恶政的根源就在于《中共宪法》。如果坚持在维护《中共宪法》的前提下维权,必然直接导致利益的冲突,把维权人士推入地方政府黑社会的虎口之中。郭飛熊先生已经被抓,呂邦列等先生被毒打,等等。这不是很明显吗?
  《中共宪法》自相矛盾。如果在维护《中共宪法》的前提下,一些人坚持《中共宪法》的一些内容,另一些人坚持与之矛盾的另一些内容,其结果是导致矛盾和冲突,这种矛盾和冲突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中共中央政府为了维护《中共宪法》的序言部分,邓小平在1987年大反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无理罢免胡耀邦,导致89学潮。在1999年疯狂地镇压法轮功。为了坚持《中共宪法》中的“四个坚持”,至今还在剥夺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等。现在,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效法中央政府滥用武力镇压维权的民众。
  为什么说《中共宪法》是根本错误的?因为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中共宪法》是在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下制定的,因此《中共宪法》是根本错误的。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种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马列毛主义难道还要坚持吗?今天还能鼓动工人农民造反吗?毛泽东就是靠造反起家。他的造反把中国推向内战的深渊,使中国腥风血雨几十年,制造了无数的孤儿寡妇。今天还能坚持这种造反有理的马列毛主义吗?
  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导致中国人相互仇杀,1949年之前是国民党与共产党相互仇杀,而国民党与共产党都是中国人。1949年之后是共产党内部自相仇杀。刘少奇与毛泽东都是共产党人,他们却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你死我活地相互仇杀。马列毛主义煽动仇恨和暴力,导致中国大动乱、大内讧、大内战、大血腥、大恐怖、大饥荒、大苦难。中国共产党在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下进行的共产主义革命导致上亿中国人丧失生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杀死的人、饿死的人、整死的人不下一亿人。1949年之前在内战中杀死的人、由于战争破坏经济而饿死的人不下4000多万人。1949年之后在镇压反革命中杀死的人、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之后饿死的人以及文革中武斗死的人和整死的人总计不下6000多万人。中国人民在毛泽东的统治下长期生活在贫穷和恐怖之中。所有这些事实证明,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
  《中共宪法》还规定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但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1988年,金观涛先生说“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今天,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反右运动失败了,大跃进失败了,人民公社失败了,总路线失败了,“四清”运动(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失败了,文化大革命失败了,阶级斗争失败了,无产阶级专政失败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失败了,计划经济失败了,公有制也面临失败。这些失败表明,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既然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为什么还要坚持社会主义?
  《中共宪法》已经是谎言。《中共宪法》规定中国国民经济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但现时的国民经济是以私有制和外资经济为主体,这难道不是谎言?《中共宪法》规定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但工人、农民都成为弱势群体。这难道不是谎言?如果连宪法都是谎言,还有什么不是谎言?靠谎言能取信于民吗?孔子告诫说:“民无信不立。”
  为什么说《中共宪法》是非法的?因为《中共宪法》是毛泽东、朱德等少数暴徒用武力和强权强加给中国人民的。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李锐先生说:“毛泽东建国有功,治国有罪。”这个说法仍然是错误的。毛泽东的建国不是功,而是罪。不仅是罪,而且是罪大恶极。我们必须清楚,在1949年之前,中国并不是没有国,也不是没有政府。毛泽东的革命实质是武装叛乱。他以武装叛乱颠覆中华民国政府,把中国推入内战的战火之中,腥风血雨几十年,制造了无数孤儿寡妇。这难道不是罪?古今中外都认为武装叛乱是大罪。
  上帝的诫命是“不可杀人”。中国传统文化也认为人命大如天。而毛泽东一辈子都是杀人整人。他双手沾满中国人民的鲜血。仅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后就饿死几千万人。饿死人与杀死人有什么区别?如果毛泽东不邪恶,还有谁邪恶?如果毛泽东不是魔鬼,那还有谁是魔鬼?毛泽东与德国希特勒的唯一区别就是:希特勒屠杀和迫害外族人,而毛泽东屠杀和迫害本民族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主耶稣基督已经把毛泽东等第一代共产党人都丢入地狱里去了。凡致死不悔崇拜毛泽东的人也必将被上帝丢入地狱。那里是硫磺的火湖,必在那里哀哭切齿,永远受痛苦。他们受痛苦的烟直往上冒。
  我也警告胡锦涛等先生,如果民众真的崇拜毛泽东,他们就会造反。因为毛泽东是一切造反者的精神领袖。你应当知道,民众造反的矛头总是指向当权者的。在1966年,全国除张志新、遇罗克等极少数人之外,所有人都在口头上忠于毛泽东,但这些声称忠于毛泽东的人却相互斗争,而且是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可见,毛泽东不能使国家安宁,只会使社会动乱。
  管子(古代齐国的丞相管仲)说:“是不立,非不去则国弱;善不立,恶不去则国亡。”一个国家必须要有是非和善恶的标准。《中共宪法》是黑白颠倒,是非颠倒,善恶颠倒。不废除《中共宪法》,重新制定新的宪法,就不能确立是非和善恶的标准,就必然颠倒黑白,颠倒是非,颠倒善恶。这是五十多年来恶政暴政的根源。
  毛泽东是大歼大恶之徒。许多人被他外表的伪善和花言巧语所蒙蔽,误认为他是好人,这是他的狡猾奸诈。毛泽东说:“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这句话在表面上看来是很高尚的,但毛泽东在叫喊“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时候,却剥夺了别人为人民服务的权利,也剥夺了每个人自己为自己服务的权利。他声称为人民谋福利,却剥夺每个人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老红军声称是为国家和人民抛头颅、撒热血,但实际上是为他们自己的权力和名利不顾生命。他们不是为人民打江山,而是夺人民的江山。他们利用当时的混乱夺权。他们都是狡猾奸诈的邪恶之徒。都是罪大恶极的叛乱分子。如果不彻底否定这些杀人放火的匪徒,那还有什么天理?那还有什么是非、善恶可言?现在仍然崇拜毛泽东的人如果不是出于愚蠢无知,那就是出于邪恶。他们下地狱是应当的。
  要成功地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必须寻找薄弱环节,致命的环节。现在,马列毛主义就是薄弱环节,也是致命的环节。因为坚持马列毛主义的人大多已经老了,或者已经死了。我的基本策略就是打倒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的权威。树立孔子、孟子、上帝和西方政治学家的权威,并依托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家的权威树立我张国堂的权威。争取政府和军队中55岁以下的官员的支持,以夺取中央政权。然后推行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本党的基本路线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现在,政府和军队中55岁以下的官员大多不信马列毛主义。他们面临信仰危机,从而就有信仰的饥渴。我坚持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的方针。把儒家学说传授给每一个共产党人,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给每一个共产党人,把西方政治学传授给每一个共产党人。我的主张不会遇到强大的阻力(当然也不是没有阻力),也不会引起社会的对抗。中国必将发生前苏联和东欧的巨变,这是大多数共产党人都心知肚明的。中国已经是一个私有制的社会,以“消灭私有制”为宗旨的政治学说不符合当前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实践证明,私有制是正确的。世界各国的实践也证明,私有制是正确的。既然私有制是正确的,那么,消灭私有制就是错误的,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革命就是罪恶的。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因此,广大共产党人会接受张国堂学说。我组织中国共和党,就是要给广大共产党人找退路和出路。当然,我的目的是夺取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权力,自然会遭到中共中央的反对,但我的主张符合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利益,因此,最终我必能获得政府和军队中55岁以下的官员的支持。因为我成功之后,他们不会失去什么,反而会得到提升的机会。
  陈永苗先生认为通过依《中共宪法》维权以推动民主运动的方式是稳妥,而主张废除《中共宪法》,重新制定新宪法的主张是激进。事实上,陈永苗先生的主张才是真正激进的,也是危险的。因为《中共宪法》本身是激进的,是革命的宪法。因此,否定《中共宪法》,就是否定激进,回到中庸之道。按《中共宪法》来推动中国的民主,只会搞得天下大乱。文革就是例子。而且,政府和企业界也决不允许按《中共宪法》来实现民主,即使是从基层开始,也不会允许。太石村事件就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如果不在民众中消除毛泽东的影响,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们就不会赞同民主。因为按毛泽东的方式搞民主,只会天下大乱。我的民主与毛泽东的民主是根本不同的。我的民主是在儒家学说和基督教的约束之下,按西方政治学进行的民主。这种民主是可行,而且还会促进社会的和平。而要按我的主张搞民主,就必须废除《中共宪法》,以《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等为基础,按[美]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著《联邦党人文集》等书为指导,结合中国的实际制定新宪法,然后按新宪法推行民主和自由。这才是可行的,稳妥的。而依《中共宪法》以维权来推动基层民主的做法已经引起强烈的对抗。如果由中央政府来强制推行,必导致社会大规模的对抗和动乱。太石村事件难道不是对抗吗?不仅是对抗,而且是暴力冲突。因此,陈永苗的想法才是真正激进的、危险的,而我张国堂的主张才是安全的,稳妥的。我们必须明白:政府、社会、民众都奉行中庸之道是实现民主自由的前提。而《中共宪法》不是中庸之道。因此,按《中共宪法》不可能实现民主自由。我们知道:儒学、基督教、西方政治学是中庸之道,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西方政治学的综合,因此张国堂学说也是中庸之道。
  在东欧和苏联的和平演变中,都是改革派先夺取中央政权,然后再自上而下地进行改革。我的思路借鉴了东欧和苏联的成功经验。而陈永苗的想法没有成功的先例。陈永苗的想法必然导致维权人士和民众与地方政府的冲突,这是真正的鸡蛋碰石头。当然,他也可以说我张国堂是鸡蛋碰石头。我是以张国堂学说砸马列毛主义,也就是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砸马列毛主义。是以真理批驳歪理邪说。因此,我不是鸡蛋碰石头。我才是石头,是砸碎马列毛主义的石头,砸碎共产主义的石头。
  陈永苗先生说:“胡锦涛在2003年12日4日的讲座,把中共和宪法的矛盾直接裸露在公众的审视中。”中共与宪法相矛盾,这是由于中共变质所引起的。中国共产党原是以“消灭私有制”为宗旨的政党,现在却是发展私有制,推动私有化的政党。中共搞私有化是正确的,但搞权贵私有化却是错误的,因为不公平。我们主张公开、公正、公平地私有化。中共已经变质,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现在,至少三分之二的共产党人不信马列毛主义,放弃了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这是好事。但在中共变质的过程中,有一些人腐败堕落了,这是坏事。由于中共的变质,不仅宪法与中共相矛盾,中共党章也与中共相矛盾。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是修改或废除《中共宪法》以适应当今的人,还是改造当今的人以适应《中共宪法》?是修改或废除《中共宪法》容易,还是改造当今的人容易?陈永苗的答案是维护《中共宪法》,因此就必须改造人。这种改革能成功吗?
  陈永苗先生可能是一位律师。律师思考问题总是依据宪法和法律,这本来是作为律师的优良素质。但在现时思考中国政治问题时,这种律师的优良素质就成为律师的职业病了。刘路律师也有这种职业病。因为现在处在变革时期。变革时期必然是法无定法。在今天,如果不废除《中共宪法》,就不会有和平演变,就不会有政改。我们知道,毛泽东自称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毛泽东一辈子确实是无法无天。中国共产党继承毛泽东的传统,也一直是无法无天。自由主义者面对无法无天的共产党,如果固守《中共宪法》,这就是自我捆绑,不会有任何作为。而且,反对《中共宪法》并不一定受到太大的打击,而以《中共宪法》维权却常常遭到地方官员的非法暴行。这不是事实吗?
  我必须说明,用言论反对宪法不是违反宪法。在美国,攻击法律不是违法犯罪,这是法治的基本原则。在人订法之上有自然法,有上帝的法,有天理。在当前变革时期,我们必须遵循上帝的法、自然法、天理,而不必遵守中共的宪法和不合自然法的恶法。当然,中共符合自然法的法律仍然应该遵守,而不合天理的那一部分中共法律决不应该遵守。
  在陈永苗和刘路律师等有律师职业病的人看来:不违反中共宪法和法律就一定不坐牢,而违反中共宪法和法律的人就一定坐牢。但事实不是这样,他们不了解“中国特色”。现实情况是:有大量的人没有违反中共宪法和法律而坐牢,如鲍彤、郑恩宠等等;也有大量的人违反中共宪法和法律而没有坐牢。这就是“中国特色”。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是国家的元首,对内对外代表国家,但却被整死,这难道不是违反中共宪法和法律吗?又有谁被问罪?1992年,邓小平先生的南巡讲话,实际上是违反当时的中共宪法的,他被问罪吗?近几年如火如荼地推行国企私有化,这也是违反中共宪法的,又有谁被问罪?许许多多的贪官污吏难道没有违法?他们不比你们自由快活?
  我从1999年以来就公开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我公开宣布: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中国只能走宪政民主的道路。还公开宣布要解散中国共产党。等等。刘路律师说我涉嫌犯了中共的“颠覆政府罪”。事实上,我就是要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创建中华联邦共和国政府。我虽然违反了中共的宪法和法律,犯了中共的“颠覆政府罪”,但是我没有坐牢。政治警察只是把我关入精神病医院。我虽然犯了中共的“颠覆政府罪”,但我绝对没有精神病。中共把我关入精神病医院的行为,不仅侵犯了我的人权,也自己践踏了自己的法律。今年8月,我在海外发表《关于解散中国共产党的命令——代中和日报发刊词》和《分裂民主运动就是破坏民主运动——警告东海一枭先生》等文章,这些文章说中国共产党是邪教,胡锦涛不是合法的统治者,我张国堂才是唯一合法的国家元首。只有我才有权凭天命统治中国。只有我才有权凭上帝(孔子所敬的天)的旨意颁布法律,发号施令。我也把这些文章以电子邮件发给人民日报社等中共的报社。我还开办中国共和党网站,当然网站不久就被封了。这些言行不仅违反了中共的宪法和法律,而是践踏中共的宪法和法律。现在是10月24日,我仍然是自由的。可见,违反中共宪法和法律不一定坐牢,得罪了权势者才会坐牢或挨整。我的主张虽然会得罪中共中央,但却符合绝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利益,因此中共中央对我也是鞭长莫及。
  陈永苗说:“右派要获得政治影响,要与民众结盟,必须已经中央政府已经力所不能及的政治空间里,和民众结盟。”这种主张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政府决不会允许异议人士与民众结盟。如果这种主张成功,必将是中国的另一场祸害。陈永苗在另一篇文章中说要追求领导权。而靠与底层民众结盟取得领导权的,大多都是暴君。如毛泽东、斯大林、伊拉克的萨达姆等等。亚里士多德也在《政治学》中说:僭主一般都是以维护民众的权利来获得民众的支持以建立自己的僭主统治。陈永苗先生是想当僭主吗?
  我的主张是:教化55岁以下的政府官员并与之结盟,并与中产阶级结盟,以实现中产阶级执掌政权。亚里士多德说:只有中产阶级执政,才是最优良的政体。
  我必须指出:维护《中共宪法》,就是维护马列毛主义。《中共宪法》是一部极权主义的宪法,虽然有所谓的公民权利的规定,这不过是披在狼身上的羊皮。凡是按《中共宪法》推动民主运动的,就不是自由主义者,而是极权主义者。
  陈永苗先生说:“宪法为专制提供服务的部分,例如序言,可以删除。”《中共宪法》的序言是《中共宪法》的灵魂,删除其序言必然要全面修改《中共宪法》,从而就是废除《中共宪法》。他一方面主张废除《中共宪法》,一方面又指责否定《中共宪法》的人激进,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陈永苗先生说:“当民众都维护宪法的时候,异议人士是否应该遵守他们提倡的民主原则,放弃自己过激的主张?”我决不同意这种伪自由主义的主张。在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情况下,民众是否都维护《中共宪法》是一个无法判断的问题。即使所有民众都主张维护《中共宪法》,我仍然有权向民众提出废除《中共宪法》的建议。什么是民主原则?我的理解是:每个公民都有权投票选举某人或不选举某人为国家领导人,同时每个人都有权提出与大众见解不同的意见。这才是民主原则。而陈永苗的这个“民主原则”是伪民主。
  政治家必须诚实,必须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见解和主张告知民众,让民众选择。而不能迎合民众的见解以骗取民众的信任。对于公众的错误见解,要想办法纠正,要以充分的理由和事实说服民众。如果政治家不比民众高明,那为什么还要政治家呢?许多工人农民崇拜毛泽东,主张维护《中共宪法》,是由于他们不了解事实的真相,同时也是没有听说更好的主张。孟子曰:“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尚之风必偃。”只要我们中国共和党把废除《中共宪法》和否定毛泽东的道理向民众说清楚,同时大力宣传张国堂学说,民众一定会接受。
  陈永苗先生说:“我对非暴力不大有信心。早在《大规模政治罪恶的审判》一文中,我否定了甘地式非暴力,认为它对于文明的宗主国英国才是有力量,而对中共这样非常精通政治的暴徒,是不可行的。”我不同意这种看法。甘地式的非暴力不合作对外来势力是有效,但共产党人都是中国人,因此以不合作的方式是行不通的。但张国堂主义的非暴力和平演变却是可以成功的。我在1999年就提出“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的方针,并把这个方针作为推动中国人民走宪政民主的道路的基本方针。《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我相信绝大多数共产党人是可以教育好的。只要把张国堂学说宣传到每一个共产党人,中国就必能实现民主自由,绝对不需要暴力。
  1989年的学生运动声势浩大,但是仍然失败了。这是血的教训。缅甸的昂山素姬曾赢得了选举,但缅甸至今仍然是军国主义的专制独裁统治,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惨痛的教训。我们要从这些教训中学得聪明。崇高权威的政治领袖、明确的政治纲领、强大有力的政党,这是取得民主运动成功的根本保证。这三样缺一不可。
  有一个人数众多,资金雄厚的组织攻击共产党是邪教。共产党有权为自己辩护,但它没有为自己辩护,因为没有理由为自己辩护,因为共产党确确实实是邪教。随着8+1评中共这本书的广泛传播,人民会接受中国共产党是邪教的结论。这对共产党是致命的。因此,共产党要拼命阻止8+1评的传播。但共产党的这种努力不过是用纸包火,最终必然失败。而且,国有银行的坏帐数额巨大,标准普尔估计有45%的坏帐。国家政府负债很重。特别是地方政府负债太重。许多县、乡镇、村负债累累,财政破产。许多官员腐败无能,民愤极大。社会贫富严重分化,矛盾和冲突极多。看来,中共的末日已经来临,气数已尽,天亡中共已经不远了。因此,组织政党接管政府的时机已经成熟。志士仁人理当救民于水火,理当拯救国家于危难。
  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但中国的现实是:公有公的理,婆有婆的理。你有你的理,我有我的理,他有他的理,她也有她的理。各有各的理,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信任谁。这样只能导致一盘散沙。民主运动搞了二十多年,民运人士至今仍然是一盘散沙。因此没有力量对抗共产党的暴政。共产党现在是靠利益和处罚来维持自己的统一。我们知道,仅靠利益和处罚难以长期维持一个政党的统一。整个中国正在变成一盘散沙。一盘散沙就没有力量对抗外敌入侵。因此,中国需要道义权威。我们必须树立上帝(即孔孟的天)的权威,树立孔子、孟子、亚里士多德、圣阿奎那·托马斯、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托克维尔、林肯、刘邦等圣贤的权威。以上帝的话和圣贤的话为推理的依据。学过形式逻辑的人都知道三段论。逻辑推理需要前提。我们要以上帝的话和圣贤的话为大前提,再考察当时的社会以提出小前提,然后从大前提、小前提推导出结论。如果我们接受这种思维模式,就能提高思维的效率,也能彼此说服,形成共识。这样才能形成强大有力的政党。我希望异议人士要谦卑。要在上帝的面前谦卑,也要在古今中外圣贤的面前谦卑。《圣经》说:凡自是的人都是愚蠢的人。那些藐视上帝的话,也轻视圣贤言论的人是非常愚蠢的。他们总是以自己为真理的标准,总是自己想一些理由反对别人,似乎自己比上帝更高明,比古今中外的圣贤更有智慧。这些异议人士不是推进民主的力量,而是破坏民主的力量。我们要让这些破坏力量靠边站。人类历史已经七千多年了,我们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只有站在上帝的高台上,站在古今中外圣贤的肩膀上,才能高大。这才是智慧,才是聪明。否则就是愚蠢。实践检验真理需要长期的时间。我们应该接受经过历史长期检验了的真理。长期的历史实践表明,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都是真理。中国人现在最需要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的常识,张国堂学说就是这些常识。向中国人介绍这些常识,就能建立崇高的权威。我一旦有了权威,我就任命有高深知识但不易为人民所了解的人士来解决具体政策和法律的问题,实行以天下人的智慧治理天下的办法,把中国治理好,为民造福。
  中国共和党的理论、政纲、路线、方针等等都已经初具规模,现在需要大量的宣传家和组织家。只有极少数个别人才能成为思想家。我希望多数民运人士应该作宣传家和组织家,不要试图做思想家。分工是必要的,每个人都应该找准适合自己的岗位。
  我请你们阅读《中国共和党宣言》我在海外的博迅网站(博讯boxun.com)的文坛的政党社团里开办了一个“中国共和党”的专栏。那里有《中国共和党宣言》等文章。需要用无界等软件才能打开网页。在www.google.com上以“张国堂”或“中国共和党”为关键字搜索,可以找到。当然要用无界等才能打开网页。
  博讯网址:www.peacehall.com
  愿荣耀归给我的上帝耶和华,愿平安幸福归给我所深爱的中国人民。
发表于 1/24/2013 21: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已阅。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7/2017 04:30 , Processed in 0.06842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