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973|回复: 1

胡锦涛与习近平必将火拼——告法轮功人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21/2013 07: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锦涛与习近平必将火拼——告法轮功人士
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所说的胡锦涛与习近平联手、结盟,这是子虚乌有,而关于胡锦涛与习近平矛盾冲突的传言,却是真的。现在,毛左派的崛起和猖獗,导致中共高官惊恐。这个当前震动中国政局最大的事情,你们法轮功人士忽略了。江家帮不是仅有法轮功一个敌人,还有毛左派这个更大更危险的敌人。
  分析政治形势及其趋势,要从大处和粗浅处着眼,不可捕风捉影地分析中共高层的内幕。分析政治人物的立场和态度,要审阅他的重要公开讲话,要分析他所属派系的根本利害之所在,传言只能做参考;辨别传言之真假,必须要与其公开讲话和利害分析相印证。
  薄熙来与习近平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他们是伙伴之间的竞争关系。薄熙来与温家宝在根本利益上相冲突,他们是敌我矛盾关系。因此,所谓薄熙来与周永康联手要搞政变推倒习近平的传言,是虚假的传言。薄熙来与习近平联手要抄温家宝的家,这倒是可能的。根本利害关系的分析极为重要。不然,就会被传言所误导。任何人都会避害趋利、避祸求福,这是人的本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一定是蠢人。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贪婪狡诈,但并不是傻子。
  我们再来从大局上分析中国的政治谱系:所有中国人分为中共体制内和体制外。我张国堂属于体制外,法轮功人士和民运人士皆属于体制外。体制内又分为体制内内层和体制内外层。体制内内层有胡温派、江派和红后代派三大派系;胡温派是胡锦涛的团派和温家宝的行政官员群的联盟;江派是江泽民的上海帮和受江泽民提拔的人,又称江家帮;红后代派是赤共子孙帮,俗称“太子党”;体制内外层有自由派和毛左派。红后代派是毛左派的后台,胡温派是自由派的后台。从根本的利害关系的分析,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红后代派的根本利益的所在是坚持马列毛主义,根本危害的所在是普世价值;胡锦涛温家宝要放弃马列毛主义,搞普世价值。江家帮在马列毛主义与普世价值之间首鼠两端。
  坚持马列毛主义,红后代派的父辈就是中国的功臣;否定马列毛主义,红后代派的父辈就是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坚持马列毛主义,红后代派的家族就拥有特权。抛弃马列毛主义,红后代派家族的特权必然消失。
  是否坚持马列毛主义事关红后代派父辈家族的荣辱和家族的特权,因此,赤共子孙帮(红后代派、俗称“太子党”)必然要坚持马列毛主义,必然誓死反对普世价值。习近平属于红后代派,为其父辈家族的荣辱和家族的特权,以及他的哥们“义气”,必然要坚持马列毛主义。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等等都是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是否坚持马列毛主义,无关乎其父辈家族的荣辱和家族的特权,他们在毛左派的危险之下,加上俄罗斯普京当权的示范,他们必然会抛弃马列毛主义,转向普世价值。虽然他们以前在口头上都坚持马列毛主义,但近来由于毛左派的危险而都突然急剧右转。因此,习近平不可能与胡锦涛联手、结盟对付江家帮。
  对中国人来说,家族的荣辱比个人自己的生命还重要。不懂这一点的人,就不懂中国人,就不可能懂中国的政治。
  在政治上,中国存在体制内外的矛盾和体制内的矛盾。中共与法轮功的矛盾是体制内外的矛盾,这是敌我矛盾;邓右派(邓小平的改革派)与毛左派的矛盾是体制内的矛盾,就是体制内的内部矛盾,虽然是内部矛盾,但也是敌我矛盾,是你死我活的矛盾冲突。
  江派(江家帮)面临毛左派与法轮功两个敌人。现在,毛左派是江家帮更危险的敌人。在五年前,江泽民只看见了法轮功这个敌人,忽视了毛左派这个潜在的更危险的敌人。因此,在2007年,江泽民试图与红后代派联手结盟共同对抗法轮功。因此,江泽民听曾庆红的推荐,选习近平做胡锦涛的接班人,并力挺薄熙来接周永康的班,接管政法委。由于法轮功方面发表《九评共产党》,说中共是邪教,因此法轮功成为赤共子孙帮不共戴天的敌人。江泽民后来看见了毛左派这个更危险的敌人,对镇压法轮功感到后悔。现在,习近平可能是中共继续镇压法轮功的主要推手。在镇压法轮功初期,习近平可能消极镇压法轮功,但《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习近平必然敌视法轮功。
  毛左派的崛起和猖獗使除习近平之外的中共高层人员惊恐;张宏良等毛左分子的叫嚣使拥有巨大财富的高官胆战心惊、坐卧不安。凡家族有巨大财富的人,都厌恶马列毛主义,恐惧毛左派。当然也有例外:薄熙来、曾庆红又贪又左,但这是极少数。薄熙来、曾庆红为其父辈家族的荣耀和他们的特权,必要坚持马列毛主义,但由于人本能的自私,又经不住贪财的诱惑。这就是曾庆红、薄熙来又贪又左的原因。曾庆红和薄熙来都把儿子送到国外,这表明他们因为其家族拥有巨大财富也恐惧毛左派。
  中共以前的改革是“打左灯,向右拐”,现在,胡锦涛要“熄左灯,向右拐”。
  镇压毛左派,已经是中共的头等大事。曾庆红又贪又左,胡温曾经想拿曾庆红开刀,但由于曾庆红的势力太大而暂时作罢,于是胡温就拿薄熙来开刀。
  薄熙来案爆发之后,江家帮发生了分裂。现在,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都背叛了江泽民,投向了胡锦涛。郭伯雄、徐才厚也背叛了江泽民,投向了胡锦涛。胡锦涛的团派,也可能发生分裂,也有人可能背叛胡锦涛,投向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最先投向胡锦涛的人是贾庆林。贺国强是李鹏的人。李鹏家族拥有巨大财富,他也惧怕毛左派。由于重庆是贺国强的老窝,薄熙来唱红打黑,杀了文强,端了贺国强的老窝,因此贺国强与薄熙来有私仇。这样,在九名常委中,就有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贺国强、贾庆林五人主张打倒薄熙来。由于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影响太大,习近平也由于独木难支,只好被迫倒薄。周永康由于江家帮与红后代派的结盟而力挺薄熙来,但这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由于毛左派的危险,在胡锦涛的又打又拉之下,周永康现在也背叛江泽民,投向了胡锦涛。
  我们来分析周永康的根本的利害关系:法轮功的清算只会涉及他周永康本人,不会牵连他的家人;如果毛左派得势当权,就可能清算他周永康的家族,因为他的儿子拥有巨大的财富。周永康年近七十,是死得过的人。所谓虎毒不食子。周永康宁可自己被法轮功清算,也要保证他儿子不被毛左派清算。江泽民是快死的,因此,他没有必要怕法轮功的清算。由于江泽民儿子拥有巨大财富,因此,他更加惧怕毛左派。因此,江泽民也可能放弃与红后代派的结盟,抛弃习近平,投向胡锦涛。
  前苏联共产党虽然垮台了,但在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当权的仍然是前共产党人,叶利钦、普京等等都是前共产党人,他们至今仍然稳固地统治着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因此,胡锦涛、温家宝想效法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解体中共,但使原共产党人换一个马甲继续统治中国。这样,法轮功根本不可能清算周永康。周永康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因此,周永康也放弃与红后代派的结盟,赞同胡锦涛解体中共。
  以上是从根本的利害关系分析所得出的结论。我们再来看胡锦涛与习近平近期的重要公开讲话。
  胡锦涛去年的“七一”讲话中说中共有四种危险: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胡锦涛今年的7.23讲话不提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而习近平却大讲中共的五大优势:理论(意识形态)优势、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和联系群众优势。他说:“这些优势是我们党的传家宝,是我们党的宝贵资源。我们党靠这些优势起家,靠这些优势成就伟业,也一定能够发挥这些优势去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从公开讲话看:胡锦涛与习近平的分歧巨大。
  习近平的“五大优势论”是抗拒普世价值的政改的政治宣言,是搞二次共产文革的政治政纲,与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本质一致,只是用语不同,与张宏良的复兴社会主义的主张也是本质一致的。习近平是毛左派的后台老板。
  既然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意识形态)、议行合一的制度、民主集中制、中共官员都优秀、群众路线等等都是中共的优势,是中共的传家宝。中共靠这些起家,又要靠这些去开创未来,那还有什么政改?如果坚持习近平的“五大优势论”搞政改,必搞成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在中共领导下搞宪政民主,其结果必是大众民主,必然无法无天;在坚持马列毛主义的前提下搞政改,其结果必是共产文革。
  胡锦涛法办薄熙来、封杀乌有之乡等毛左派网站,就表明胡锦涛要镇压毛左派、抛弃马列毛主义、清洗红后代派;习近平力挺毛左派、继续坚持马列毛主义、力保红后代派。因此,胡锦涛与习近平必将爆发火拼。习近平鬼隐两周,是与胡锦涛闹矛盾。胡锦涛对习近平的策略是又打又拉,习近平的结局可能是华国锋第二。当然,如果习近平顽抗,“四人帮”的下场就是他习近平的结局。清洗红后代派,不是镇压红后代派,只是把刘源、刘亚洲、叶选宁等红后代从政府和军队中清理出去,只是撤职,不会判刑。当然,如果红后代派顽抗,清洗将变成清算、镇压。胡锦涛对毛左派是必将镇压,因此,张宏良、韩德强、孔庆东、司马南等毛左派头头必将被抓捕、判刑。
  张宏良说2012年是他们毛左派与资改“沉船派”大决战的一年。张宏良的这个判断不错。
  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胡锦涛抛弃马列毛主义是完全正义的。毛左派必将祸国殃民,镇压毛左派是为了国泰民安,因此也是正确的。为抛弃马列毛主义,镇压毛左派,清洗红后代派,也是必要的。
  红后代派的父辈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罪恶滔天。红后代派在共产文革中也罪恶巨大。共产文革初期的打砸抢和共产文革中后期的多处的大屠杀,都是他们所为。
  近期有传言说原江家帮成员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在常委会上为“五大优势论”而围攻习近平。贺国强也攻击习近平。这表明江家帮已经分裂。或者江派与胡温派已经合流,他们要与习近平的红后代派斗。江胡斗已经变成胡习斗。
  法轮功人士对习近平的看法是根本错误的。习近平是法轮功最大最危险的敌人。
  刘亚洲在2005年就搞反日民族主义,当时被胡锦涛制止了;我也写了《警惕刘亚洲祸国殃民》,消除了刘亚洲在读书人中的影响;习近平与刘亚洲是一伙。因此,今年9月的反日示威游行是习近平鼓动的,与周永康无关。习近平、刘亚洲想效法前南联盟的米洛舍维奇,共产主义破产了,就用民族主义迷惑民众,为的是延续他们的特权统治。
  此致
张国堂
2012年10月18日
附录: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习近平绝对比你郭国汀更了解中共历史。他有权阅读中共的档案,你郭国汀能阅读吗?只不过立场不同,你所说的罪恶,他习近平却说是功劳。由于特权利益和父辈家族的荣辱,中共的许多罪恶即使他认识到了,他也不会认账。
  习近平的密信中所说宽容的那些事项,胡锦涛早就做到了,只是你不知道。学术自由,大陆中国已经实现了,连孔子的铜像都曾经立到天安门广场了,还有什么传统学说理论没有宽容?对烧香拜佛,中共政府早就不管了。时政评论只要不涉及高层领导人,中共也不管了。对新闻自由有些限制。但习近平的密信也没有承诺新闻自由。习近平强调中共的法律和纪律,如果胡锦涛不搁置中共刑法中关于政治犯的内容,我张国堂肯定坐牢,刘路都说我违犯了中共的刑法。你郭国汀大律师认为我没有违犯中共的刑法吗?
  习近平与胡德平的谈话,他习近平仍然反对公开放弃毛泽东思想,这比胡锦涛的立场差得远。对开放党禁报禁,习近平婉转的拒绝了。对言论自由,习近平也拒绝了。对贪腐的匿名举报,习近平也拒绝了。
  你郭国汀没有读懂习近平的“五大优势论”,如果理论、政治、组织、制度、群众路线都保持不变,政改改什么?习近平的政改都是空话。
  说胡锦涛天良未灭,我信。说习近平天良未灭,我不信。胡锦涛面临江家帮、红后代派的压制,处境艰难。你郭国汀完全不理解。
  曾节明对胡锦涛的揭批,根本就是没有良心。虽然中国的人权还不尽人意,但胡锦涛时代大大地改善了。茅于轼、袁腾飞等等都公开揭批毛泽东,都没有被抓。李悔之、熊飞骏、杨恒均等等主张普世价值的人都在凯迪和博客中国等等网站发文。胡锦涛时期的人权状况是中共国历史上最好的。
  刘晓波虽然被抓,判刑十一年,这是胡锦涛一个人的责任吗?习近平就没有责任吗?中共是集体领导。政法委是周永康负责,周永康是江家帮的人。在江泽民当权时,他刘晓波敢搞“零八宪章”吗?
  在中共国的历史上有谁敢批评总理?余杰就敢批判温家宝。这就说明胡温时期是最宽松的时期。
  我张国堂没有被抓,这不是事实吗?在2008年8月之前,我在海外发文严厉谴责邓小平屠杀爱国学生,在2004年12月之后,我就是自由的,国保没有找麻烦。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习近平不是林立果。当年毛泽东与林彪生死搏斗,林彪相对毛泽东要好点。
  现在胡锦涛与红后代派生死搏斗,胡锦涛比红后代派好一点。习近平是红后代派。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习近平的“五大优势论”是他脱稿讲的,是他习近平的真实思想。胡锦涛公开讲话不提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习近平大谈中共起家的传家宝马列毛主义等等。胡锦涛说中共有四种危险,习近平大谈五大优势。看到中共危险的人才会改革,大谈中共体制优势的人怎么可能政改?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要是十年前,习近平的密信不左,但现在习近平的密信也是左的。现在胡温要搞普世价值,抛弃马列毛主义、镇压毛左派,清除红后代派。也就是说,胡温要搞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一样的改革,要解体中共。你们对国内的政治形势没有了解,因此被习近平的密信忽悠。
  现在连胡德平都有点左,因为他反对普世价值。习近平更反对普世价值。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中共国的历史就是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期、江泽民时期、胡锦涛时期,你认为江泽民比胡锦涛好吗?或者你认为邓小平比胡锦涛好吗?再或者你认为毛泽东比胡锦涛好吗?我说胡锦涛比江泽民、邓小平和毛泽东好,这个判断,完全正确!胡耀邦、赵紫阳都没有掌握最高领导权,都是邓小平的奴仆。
  国内自由派的崛起,普世价值的提出,这些情况,你不知道,而且你也不看重这些。
  你就喜欢习近平密信之类的巧言令色。
  关于六四的评价,我以前与你一样,近来我改变了我以前的态度,是因为王丹等人一而再再而三请求中共为六四平反。中共对八九学潮的评价就那么重要吗?王丹看重中共的评价,表明王丹到现在都没有反共。八九学潮没有反共,能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吗?强求邓小平承认王丹等爱中共,招致邓小平镇压,这不是愚蠢吗?王丹到现在仍然是强求中共赞扬八九学潮,他主张发动街头抗争强求中共赞扬八九学潮,必导致新的镇压。王丹等人到现在都认中共为父。只有儿子才在乎父亲的评价。既然王丹强求中共赞扬他们,那么我就要否定他们。八九学潮就是动乱,是中共自己制造的动乱!
  不要把你不同意的意见说成疯言疯语。赞成邓小平镇压的人仍然是中国人的多数,他们都是疯言疯语吗?你关于政府对民众的放任主义的主张,是完全错误的。你不可理喻!
  当然胡锦涛也有错误,甚至有罪,因为胡锦涛不信耶稣基督。凡不信耶稣基督的人都必下地狱!
  胡锦涛对毛左派长期纵容,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由于这一错误,中共难以像叶利钦一样换马甲继续统治。但由于没有接管政府的政党,因此,中国必乱。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到现在还坚持中共起家的“传家宝”,难道这不是反对普世价值吗?
  胡德平说:搞普世价值将导致党将不党、国将不国,这难道不是反对普世价值吗?习近平显然赞同胡德平的这个意见。
  习近平从来没有说他赞同普世价值。拒绝新闻自由、婉拒开放报禁党禁,不是反对普世价值吗?大讲宽容,不提人权公约,你郭国汀稀罕习近平的恩赐宽容,我不稀罕。他习近平所讲的宽容,胡锦涛早就做到了,你却说胡锦涛是暴君,习近平只是说说而已,你却说他开明。
  胡锦涛倡导和谐社会,这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的“缓和”是一致的。
  限制人权律师的权利,没有死人吧?法轮功死了许多人。法轮功是在家里被抓去搞死,不是在街头示威被镇压。这是性质不同的。因此,胡锦涛比江泽民好!
  限制人权律师的权利,也不是胡锦涛一个人的责任,难道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就没有责任吗?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毛泽东共产党一直把民主、自由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因此,不要王道的民主自由是叛乱,是祸国殃民。
  我主张“王道、自由、民主、仁爱”。
  我不是出身论者,而是根本利害关系论者。红后代中极少数人可能会反共,但大多数红后代坚持中共体制,特别是中共体制内的高官,还没有谁反共。
  习近平到现在还大谈中共起家的“传家宝”,他绝对不反共。
  习近平是江泽民、曾庆红挑选的接班人。江泽民、曾庆红不会看走眼。
  方应看先生说习近平是毛左。我同意他的这个判断。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不要人云亦云。杨恒均号称“民主小贩”,他的《家国天下》出版了,他的书中有大量争民主、争自由的内容。所谓“正式出版物连‘自由,民主’都是禁词”的说法,显然不是真的。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我们根本没有力量摧毁赤共子孙帮(俗称“太子党”),能摧毁赤共子孙帮的必是胡温官僚集团。至于胡温官僚集团以什么方式摧毁赤共子孙帮,我们管不了。因为我们没有力量管。当然,我们希望胡温官僚集团以和平方式摧毁赤共子孙帮,但这恐怕不现实。而且赤共子孙帮该受刑罚。因为他们罪恶极大。
  红后代的父辈们犯有叛国罪和战争罪。许多红后代本人在共产文革中也犯有打砸抢和大屠杀的罪。你郭国汀花十年时间研究中共,难道不知道赤共子孙帮的罪恶吗?
  对红后代的某个人,他个人对普世价值的态度可能无法预测,但对赤共子孙帮的态度,是可以预测的。赤共子孙帮必然是要坚持马列毛主义,反对普世价值的。而且属于赤共子孙帮的个人,他也必然坚持马列毛主义,反对普世价值。在政治上,预测分析孤立个人的政治态度,没有意义。预测分析政治派系的政治态度才有意义。不能以魏京生等孤立的个人是红二代但反共,来否定我对习近平的分析。魏京生主张民主自由,毛泽东共产党也高喊民主自由,说魏京生反共,你还需要提供证据。中共在不同时期是不同的。今日的中共是1949年之前的中共的革命对象。魏京生可能是以1949年以前的中共反对今日之中共。当然,这是猜测。但说魏京生反共,恐怕也是猜测。
  赤共子孙帮可能相对不贪。胡温派相对比赤共子孙帮贪财,但相对比江家帮清廉。江家帮最贪财。赤共子孙帮虽然相对不贪,但他们是毛左派的后台。江家帮以前也很左,是又贪又左。因此,江家帮在毛左派与自由派之间首鼠两端。江家帮既怕自由派,也怕毛左派。现在胡温派拉江家帮打击毛左派,赤共子孙帮也拉江家帮反对自由派。
  胡温派是自由派的后台,是中共体制内比较健康的力量。江家帮比胡温派坏,但赤共子孙帮最坏。赤共子孙帮虽然在中共内最不贪,反贪也最力,但赤共子孙帮是毛左派的后台,他们强烈反对普世价值的政改。
  胡锦涛去年七一讲话说中共有脱离群众的危险,这就是说中共不得人心。胡温派想以普世价值的政改来赢得人心。赤共子孙帮想通过唱红打贪来赢得人心。这就是中共当前内斗的根源。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要重视解读胡锦涛、习近平的公开讲话。因为公开讲话不仅是给官方看,也给民众听。胡锦涛上台之初内部讲话说学古巴学朝鲜,但公开讲话却提倡和谐社会。胡锦涛学古巴朝鲜的内部讲话是忽悠中共内的老人,不是胡锦涛的真实思想。习近平的密信是寻求中共老人的支持,泄露出来则是为了忽悠海外民运人士。习近平的密信和与胡德平谈话的主题思想是反对普世价值的政改:他反对倒毛左派,反对公开抛弃毛泽东的旗帜,婉拒开放党禁报禁,反对多党制,他只是主张宽容传统文化和宗教,宽容对中共忠诚的反对派,但要依据中共刑法打击对中共不忠诚的反对派。当然也主张打贪。结合习近平公开讲话大谈中共的“五大优势”,可以断定,习近平的基本思路与薄熙来基本一致,就是唱红打贪。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高智晟先生为法轮功辩护,他得罪的是谁?政法委的负责人是谁?高智晟先生受酷刑,怪不上胡锦涛先生。
  你也知道中共要垮台了。我们上台之后,毛左派及从政府中解雇的人就一下子都变成良民吗?中国必须实行蒋介石式的铁腕统治,我为此造舆论。我誓死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的历史,就已经得罪了邓小平家族和胡锦涛,我不可能去讨好他们。我是为未来中国政府的稳定着想。你郭国汀要看远点,不要鼠目寸光。
  说我抱胡锦涛的大腿,此话很伤人。中国乱了上百年,现在中国人民强烈盼望国泰民安。我主张部分民众如果无节制地示威游行,政府有权武力驱散,是为了尊重民意。如果你无视中国人民盼望国泰民安的强烈心愿,你郭国汀必然不会有任何作为!
  对胡锦涛的评价,应该客观。绝大多数汉人不会追究胡锦涛当年在西藏的作为。如果胡锦涛把藏人从家里抓去搞死,我决不容忍他。但在街头武力驱散示威的人群而杀了藏人,我能原谅。因为国家安宁和国家统一压倒一切。而且,胡锦涛当年也是执行中共中央的命令。
  胡锦涛对我的学说也很冷遇。这是他最大的错误。他必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不是我打击他,必有打击他的人。
  我憎恶江泽民并不是因为他抓我关入精神病医院,而是因为他镇压法轮功太过残酷。法轮功学员在家里被抓去搞死,这比示威游行时被镇压的性质更严重。而且,江泽民为了延续镇压法轮功,与赤共子孙帮结盟。而且,江泽民也很贪婪。
  赤共子孙帮与我毫无个人恩怨。我特别憎恶赤共子孙帮,是因为他们的父辈在内战中把抗日英雄——国民党官兵屠杀了。赤共子孙帮在文革中也有血债。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说:“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翻译的《CIF 和FOB合同》译后记中原有“自由,民主”,编辑未经事先告知擅自删除之,事后我追问为何?答:上峰有令!”  
  你这所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胡锦涛上台之后,中国的思想变化很大。国内自由派的崛起,普世价值的提出,这是胡锦涛的巨大功劳。胡锦涛在江家帮和赤共子孙帮的挤压之下,是很不容易的。
  习近平如果上台,他绝对不会搞普世价值的政改,他会唱红打贪。不过不会像薄熙来那样公然违法。
  支持习近平的曾庆红、叶选宁等赤共子孙帮不会允许他习近平搞普世价值的政改。你对习近平抱希望,极不明智。
  要搞普世价值的人是温家宝和胡锦涛。人善被人欺。余杰骂温家宝和胡锦涛,是欺善怕恶。
  你说习近平就要上台了,胡锦涛结束了。如果我有私心,我应该讨好习近平,而不是讨好胡锦涛。我不顾我的安危得罪习近平,就是为了说服你们不要对习近平抱希望。
  我们要积极准备,组织起来以和平方式夺取政权。任何人对习近平抱希望都是极其错误的。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不仅是王丹,还有丁子霖。她也一而再再而三要求中共平反六四。还有赵紫阳说当年的学生不反对中共的基本制度。学生对中共领导人的工作不满,闹一闹是可以的,但无节制地闹,遭武力镇压是他们自找。我理解邓小平当年的不得已。
  大多数中国人赞成邓小平以武力驱散学生示威,绝大多数中国人接受了邓小平的做法。邓小平没有屠城,他只是以武力镇压学生示威,驱散聚众闹事的人群。
  一盘散沙的民众反政府的示威游行,只会给军方掌权作嫁衣,与国家的进步和民众的福祉毫无意义。你到现在还是很糊涂。
  对六四的评价,应该坚持和而不同的原则,应该允许不同的意见。不要对肯定邓小平的人戴“为专制暴政辩护”的帽子。这样不利于中国人的和睦。
  不论怎么评价六四,当年死了人都不可能复生。肯定邓小平以武力驱散示威,能防止未来的中国民众受恶人的蛊惑而聚众闹事。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难道美国第三十一任总统胡佛也不懂民主的实质吗?也不懂法治的含义吗?
  罗马可以一日建成吗?孙中山先生也讲从军政、训政到宪政。
  无节制的聚众闹事必须武力驱散。美国总统胡佛能做,邓小平为什么不能做?我疯言疯语?难道大多数中国人都疯言疯语吗?
  杨恒均把五四新文化当作西方民主到处贩卖。你郭国汀不过是把八九学潮精神当作西方民主法治而已!
  《圣经》说抗拒掌权的必自取刑罚。西方的民主法治不可能违背这项原则。没有神法、自然法和永恒法,就没有法治。你郭国汀懂什么?
  你有时间编辑曾节明凭臆测和捕风捉影的揭批胡锦涛的文章,没有时间用美国的宪法和法律来反驳我,只能说明你把自己的想法当作西方的民主法治。

  “绝大多数中国人接受了邓小平的做法”,“大多数中国人赞成邓小平的做法”,这是事实。当年积极参与游行示威的学生事后大多都反悔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转而接受了邓小平的领导。这些都是事实!如果你郭国汀连事实都不肯承认,你怎么当大律师?!
  你用脚代替脑袋。你郭国汀以政治立场否认事实,这是极其错误的!不可用脚代替大脑,就是不可以政治立场代替自己的良心。
  对六四事件,应该允许不同的评价。不得以“为暴政辩护”之类的帽子攻击赞成邓小平武力驱散示威人群的人。不得以“汝脑袋有病”之类词句辱骂不同意见的人。
  允许不同意见。这是民主自由的基本精神,你郭国汀自称为民主自由奋斗,为什么不允许不同意见?
  关于六四的评价,我们必须以“和而不同”为原则!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中共自己编辑的文集不用李锐的文章,不能说明中共禁用“民主自由”敏感字。除非你有中共的文件为证。我以杨恒均的文集的出版,足以推翻你关于近期中共出版禁用“民主自由”敏感字的说法。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7 22:10 , Processed in 0.11051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