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忽视使用价值是马克思的错之源

已有 1043 次阅读5/13/2017 01:56 |系统分类:科教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OTY4OTY3Nw==&mid=2247483751&idx=1&sn=cc94adcca9f71b4aecd884da99ce49ab&chksm=ec2a1845db5d9153bafe323f6b866bcad0d15a71150dad2520ea8ae29c9a05419ac41b67bd05#rd

 

我昨天谈到“劳动价值无法统计社会财富”,劳动价值论一无是处。马克思的错误之源头是他忽视使用价值即效用或社会财富的研究。

 

 

 

一.忽视使用价值是马克思的根本错误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篇第一章第47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下同)说:“商品首先是一个外界的对象,一个靠自己的属性来满足人的某种需要的物。这种需要的性质如何,例如是由胃产生还是由幻想产生,是与问题无关的。”

 

批判:①“商品首先是一个外界的对象”是错误的。原意可以指自然资源,因为其可以满足人的需要而成为商品。但是,很多商品是因为有人的需要才制造出来的。理发师的剪刀,是因为人们需要理发而制造,并不是它本来就外在于人类而存在。

 

②“这种需要的性质如何,例如是由胃产生还是由幻想产生,是与问题无关的”断言,错误。在人们生活中,首先要生存,要吃饭,你把一个人关起来禁闭几天,给他一个选择:要食物还是要衣服?他肯定要食物而不是要衣服。这是由人的“需要的性质”决定的,食物是最基本的需要。因此,“需要的性质”与问题无关,是完全错误的。这一点可以用马斯洛的人类需要的不同层次来解释。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48页说:“物的有用性使物成为使用价值。但这种有用性不是飘忽不定的。它决定于商品体的属性,离开了商品体就不存在。因此,商品体本身,例如铁、小麦、金刚石等等,就是使用价值或财物。”

 

批判:①“这种有用性不是悬在空中的。它决定于商品体的属性”是完全错误的。马克思认为:使用价值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在马克思的使用价值观中,物就是一切,根本就看不见人的影子。商品的有用性,是因为它对人有用。任何物品,若没有利用它的主体,就根本没有有用性可言!因此,如果没有人的存在,“有用性”就不存在。“有用性”由人决定而不是由商品(或物质)决定。从现代经济学的观点看,这种“有用性”就是“效用”。马克思的“商品体决定有用性”的说法属于唯物主义的判断,却忘掉了决定这种“有用性”的主体是“人”而不是“商品”,所以是本末倒置。

 

②物品的有用性,就是物品满足主体需要的用处而已,它是存在于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一种关系。与马克思的“这种有用性不是飘忽不定的”的结论相反,物品的有用性恰恰就是一种依人的需求变化而变化、既可生亦可灭的“飘忽不定”的可变性质。

 

③所谓使用价值,是指物品能满足人的需要的属性。只有那些确实具有可交换性从而可以完成交换过程而进入消费的商品,才真正成为人的需求对象,也才是真正的使用价值。马克思“商品体本身,……就是使用价值”的结论根本就是错误的。

 

由于马克思回避了具体满足一般满足的区分,所以他同样漏掉了具体使用价值抽象使用价值的区别。

 

商品交换关系的明显特点确实在于抽去商品的具体使用价值,但却完全不可能抽去商品的抽象使用价值。忽略抽象使用价值是整个《资本论》体系的最大逻辑破绽。

 

马克思说:“作为使用价值,商品首先有质的差别;作为交换价值,商品只能有量的差别,因而不包含任何一个使用价值的原子。”从这里开始,马克思的整本《资本论》就一直为他这个最大逻辑破绽进行持续不断地掩盖:作为交换价值的商品确实不包含任何一个具体使用价值的原子,但却不可能不包含了抽象使用价值的原子。不理解这一点的学生或学者,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或学者。

 

马克思说:‘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严重错误。如果把商品体的具体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剩下的根本不是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只有当商品碰巧是人类的劳动品时,劳动产品这个属性才进入视野。劳动是商品的次要属性,因为抽象使用价值或效用比劳动产品更有一般代表性。效用使物品具有一般价值,稀缺效用使物品具有经济价值。马克思知道劳动有具体劳动抽象劳动的二重性,却居然不知道使用价值也有具体使用价值抽象使用价值之分。马克思说“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其实应该说:一个物可以有使用价值而不包含劳动。马克思这里已经把劳动就是价值当成理所当然的了。

 

二.使用价值最重要,因为:

 

第一,生产的目的是消费,消费的是使用价值。使用价值既是生产的结果,又是生产的目的。而劳动只是创造使用价值的手段之一。根据目的高于手段、手段服从目的的原理,得:使用价值高于劳动价值。人类劳动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享用物,人们希望用最少的劳动获取尽可能多报酬。这个“报酬”当然是劳动的成果即物品的效用或使用价值,而绝不是“劳动价值”。“价值”只能是财富的价值即效用,它使人们获得享乐、愉快、舒适或减轻人们痛苦的东西,而不是令人生厌的劳动。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完全与常人的观点背道而驰。

 

第二,人类从事商品生产是希望通过交换使自己用少量劳动换取更多的享用品,这些物品是以它的效用的大小来体现它的价值的,不是以它包含的劳动量来体现价值的。

 

在市场交换中,按质论价的“质”是使用价值的质,不是劳动的质。可见,使用价值对价格具有决定作用。使用价值在市场中被认可,才使劳动有价值。马克思说:“如果物没有用,那么其中包含的劳动也就白白耗费了,因此不创造价值”。这可得出一个关键结论:即物品的价值必须以社会的承认为前提。但马克思没有坚持下去。马克思却反过来,认为劳动是劳动力的消耗过程,因为劳动力的消耗,使产品具有价值;劳动量大小决定着交换价值量的大小。这与人类的交换秩序相违背的反科学的结论,本来不屑一顾,但它被马主义强制于社会中,造成了社会生产和交换规则的大混乱,给人类造成了破坏。

 

第三,分配时,人们分配的也是使用价值。人们分到手是货币,而货币代表的正是使用价值。蛋糕大点才好分,蛋糕就是使用价值。使用价值或财富是由土地、劳动、资本、技术共同创造的。因此,生产要素都应参与分配。级差地租是土地所创,良种带来的产量增加是技术所创。要承认生产要素不仅创造了财富,而且创造了价值即效用。

 

三.如何计量使用价值即社会财富呢?

 

使用价值即财富的物理量由大家一致公认的计量单位来衡量,如:kgkm等。不同的使用价值其物理量不一致,必须通过货币把不同的使用价值换算成使用价值的社会量。

 

货币是社会财富的通用代表,货币是商品交换能力或交换价值的计量单位,价格是商品交换价值的货币表现。可以说,商品的成交价格是使用价值的社会量,反映了社会对商品使用价值的评价。因此,社会上通常所说的收入和国民生产总值的数量,反映了人们拥有的使用价值或财富的多少,并不反映消耗了多少体脑力的所谓劳动价值。

 

马克思坚持同量的劳动创造同量的价值,而同一劳动量用在富矿比用在穷矿提供更多的金属,因此,劳动价值不能表示两矿的财富量的差别。也就是说,劳动价值无法统计社会财富。

 

财富的评估有2种方法,一种实物的物理单位计量,如多少吨煤、粮食等等,这种统计只能计算物质财富,不能计算精神财富。而且无法加总。因为单位不同!

 

另一种是价格计量方法,所以财富包含精神财富都可以近似计算进去!譬如:电影、图书、专利成交量都可以算进去。譬如说中国GDP9万亿元,由于“元”与“金”不存在对应关系,9万亿只是一个算术数字(既然只是一个算术数字,和经济学的效用论的12345等算术数字是一回事);若20年前是9千亿元,则GDP20年前增长10倍,但由于一些物价涨了10-20倍,实际财富可能没有增长!

 

所以,所谓的GDPGNP统计也只是对社会财富的一种主观评价。不能直接根据GNP的大小来判定社会财富是否增长,必须剔除物价上涨的因素。在市场经济不发达的社会,社会缺乏一套对物资财富评价的价格系统和价格指标,因此,对古代的物质财富做出估价是很困难的。因此,宋朝的GNP是当时全球1/3完全是胡说八道。因为当时全人类不可能有一套对物资财富评价的价格系统和价格指标,GNP概念都没有,根本不可能GNP统计!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5/13/2017 02:00
成交是双赢,“等价交换”是乱之源

买卖双方成交是双赢,而马克思的等价交换原理认为,一切自愿的交换都是两个“价值”相等的商品的交换;觉得吃了亏的一方认为自己受到了剥削,拿起菜刀闹革命杀了面馆老板,搞的世界不安宁。
(专制的根源——崇拜圣人的思维陋习,可以在http://www.anti-tc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49&extra=page%3D1
第8楼查看)

一.交换价值成立原因的分析的错误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49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下同)说:“交换价值首先表现为一种使用价值同另一种使用价值相交换的量的关系或比例,这个比例随着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不断改变。因此,交换价值好象是一种偶然的、纯粹相对的东西,也就是说,商品固有的、内在的交换价值似乎是一个形容语的矛盾。”

批判:交换价值体现了物的使用价值的大小(即效用的大小),因此才有等价交换的原则。“商品固有的、内在的交换价值似乎是一个形容语的矛盾”本身就是对物质本身具有交换价值的否定。实际上,交换价值体现了使用价值的大小。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49-50页:“我们再拿两种商品例如小麦和铁来说。不管二者的交换比例怎样,总是可以用一个等式来表示:一定量的小麦等于若干量的铁,如1夸特小麦=a担铁。这个等式说明什么呢?它说明在两种不同的物里面,即在1夸特小麦和a英担铁里面,有一种等量的共同的东西。”这共同的东西就是2个商品的劳动量相等。

马克思说一头羊和一柄斧交换是因为二者生产所用的劳动时间相等。这是荒唐的!既然用同样的劳动可以生产出来,干吗还要交换?因为一旦不能节约劳动,人们便不再相互交换,而是自己生产所需物品了。买者和卖者生产(或者获得)同一种物品所耗费的劳动成本存在差别,生产同样的物品时非专业生产者花费的成本比专业生产者多,是人类经济活动的重要特征,绝对不应该忽视。如果忽视或者忽略这种差别,必然会使研究走上错误的道路,引向错误的结论,例如“商品按照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剥削是资本增殖的唯一手段”等等。茅于轼在《制度转轨中的人权》说:“等价交换是一个臆断”。可见,等价交换、“等价物”只是一种荒唐的假设。

在物物交换的时代,人们并没有等价交换的概念;交换价值成立的原因是比较利益,即交换商品比自己生产该商品合算得多。也就是说,人们交换的原因是交换来的商品比自己直接生产该商品要合算得多,并不存在马克思所说的交换背后隐藏的劳动价值。

人们相互交换各自产品的根本目的不是互通有无,而是为了节约劳动,双方都可获利,因为各自生产的比较优势不同。必须从交换当事人的角度,分析各自的得失;而不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轻言谁占便宜谁吃亏。马克思说:“没有一个商品生产者肯拿自己花了10小时的产品去换人家1小时的劳动产品,除非是傻瓜。”这种说法是想当然的结果。如果别人花1小时可以生产出来的产品你需要花15个小时才能生产出来,不用自己10小时的产品去交换那才是傻瓜呢。马克思说“商品的物质区别是交换的物质动机”,说明他没有真正理解交换的本质。

马克思在分析和商业资本家作生意的A、B两人的行为时说:“A可以直接把商品卖给B,B可以直接向A购买商品”(《资本论》第1卷第179页)。以此说明商业资本不可能增殖。然而,在A和B可以直接买卖的时候,商业资本当然不能产生增殖。

事实上,“早期的商业资本家,主要是在流通领域活动,一般他们都不直接从事生产,他们的活动方式主要有三种:一、充当交换的中介人,将甲地生产的商品贩到乙地,从乙地贩到甲地,利用地区间的差价,赚取利润……”(刘永佶,王郁芬:《剩余价值发现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第30页)。这说明,即使早期的商业资本家也不是原地倒卖,不是通过“从农夫手里买进两包谷物,再加价卖给住在农夫隔壁的猎人”来获取利润。商业资本的增殖来自长途运输商品的劳动,来自承担沿途风险(沙漠和风浪,土匪和海盗)的报酬。在上述情况中,拥有商品的A因为住在甲地,无法“直接”把商品卖给住在乙地的、需要货物的B。正是在这个前提下,商人的存在有了意义,商业资本有了增殖的理由。

张五常认为:比较优势理论有点道理,“但第一重要的是专业生产,专业生产使学习费用降到很低。大家各自专业生产,然后到市场上交易,大家的利益都很大。……专业研究、专业思想、专业生产,然后大家在市场上交易,大家都赚很多。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有市场;要有市场,就要有明晰产权。这就是著名的科斯定律。”

在自由市场里,商业交易总是有利于买卖双方的,双方都是觉得“值得的”,否则不会成交。这里所谓“值得的”,是说买方在拿出一笔钱买到一份货物的时候,他总会觉得:他所舍的东西其值小,所取的东西其值大。相对的,卖方在拿出一份货物卖得一笔钱的时候,他也是觉得所舍者值小,所取者值大。如有一方觉得“不值得”,买卖就做不成。可知买卖或交易,不是等值的,更不是一方的利得来自对方的损失,而是双方都有所得。

如果一个愚昧的人是卖方,当他在某种情形下不得不赔本卖出的时候,他也想不通要他赔本的不是当时的买者,而是他自己的经营失算。买者并没有给他赔本的痛苦,而是减轻他赔本的痛苦,如果没有这个买者,他的赔本会更多。可见,贸易是有利于双方的。

而马克思的等价交换原理认为,一切自愿、自由的交换都是两个“价值”相等的商品的交换;否则任何一方会觉得自己吃了亏,交换就不成功。因此交换本身不能“创造”任何“价值”。如果商品有一个确定的公平的价值,则商品交换是零和游戏。本来人家做买卖时还寻思着划算,这下全都变成一个阶级剥削另一个阶级,搞的世界不安宁。马克思的等价交换原理甚至认为“一方的得利是另一方的损失”(因而社会总价值不变),这只适用于盗窃、劫掠和战争。盗劫得到的赃物,是失主的损失;战争的胜利,是敌国的败降。盗劫和战争这些罪恶行为,与商贸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像黑暗与光明那么相反的两回事。可见,吴思的“血酬”“血本家”之说是何等的荒谬!

等价交换原理完全是一个虚构的前提。如果按“价值”的原始含义--中心价格,交易价格等于中心价格(或平均价格)只是一种特殊情形,大量存在的情况是或多或少地偏离这个中心。某些情况下,离中心价格越远,交易越容易成功:例如,卖衣服的商家,把正常价格100元的衣服按10元、20元一件抛售,那么人们将货品一扫而光。因此,如果按价值的原始涵义--中心价格,所谓等价交换原理就完全是一个虚构的前提。

交易成功,是因为买卖双方对商品的估值范围,可能存在一个重合的区间,如果重合区间不存在则很可能交易不成。例如上面衣服店的店主,对某衣服的估值范围为90~110元,因此他可能出价120元,而最低可接受的价格为90元;消费者甲,对该衣服的估值范围为80~100元,因此他可能还价70元,经过双方讨价还价,最终成交价格将是90~100元不等;消费者乙,对该衣服的估值范围为50~70元,无论怎样讨价还价,都不会成交。

在某些情况下,买卖双方虽然对该商品的估值范围不一样,但会由于其他原因,交易依然成立。张三到郊外旅游,走着走着感到口很渴,到李四的小店买瓶水。李四一口价20元/瓶,而这种水正常的市面价才2元/瓶。张三感到被“宰”了一顿,但还是买了一瓶喝。这里,张三完全不认可李四提出的“交换价值”20元,但也只得买,因为此时这瓶水的“使用价值”对于张三来说非常大,而且是第一位的。

一件东西值钱不值钱以及值多少钱,并没有一个客观不变的标准,而是因人因时因地而变化不定的。商品的交换价值是主观的、不确定的,这就叫边际效用论。随着商品效用边际递减律的提出,水和钻石的悖论立刻解决。水的效用比钻石要大得多,但由于水的供应量任意多,所以它的边际效用非常低。反过来,在沙漠里,水的边际效用就非常高。商品之所以成为商品,不是因为抽象的价值,而是效用。商品交换的目的在于效用的交换。这个商品的实质加上效用边际递减的发现,彻底葬送了劳动价值这个抽象的概念。

二.交换价值不是价值的(表现)形式

《资本论》几乎一开篇就把交换价值与价值混为一谈,第一章第三节的标题为:“3.价值形式或交换价值”;在《资本论》第一卷第62页说:“x量商品A=y量商品B,或x量商品A值y量商品B(20码麻布=1件上衣,或20码麻布值1件上衣)。显然马克思把交换价值看成了价值的(表现)形式。这种混为一谈,说明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起点就错了!

通过数理公式来说明此错误!根据马克思的价值定义,可得出商品价值的数理公式:x商品的价值=n小时(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其计量单位是小时(严格地该用牛顿做单位)。

商品交换价值的数理公式是:x商品的交换价值=n量其它商品(或黄金)。

由上可见,价值和交换价值的数理公式和计量单位都是不同,2者不能混为一谈。而且商品的交换价值并不完全由劳动时间即价值来决定,更多的时候由商品的质量即效用来决定,质量好卖价(即交换价值)就高,反之,就低!譬如土鸡蛋比洋鸡蛋贵,不是由于土鸡蛋花的劳动时间(即价值)多,而是因为其营养丰富!因此,交换价值不是价值的表现形式,货币(或黄金)表现的不是商品的劳动价值,而是商品的使用价值即效用!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1/2017 16:26 , Processed in 0.04176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