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血凝的“双十”是华人的最大纪念

已有 251 次阅读10/8/2017 11:29 |系统分类:社会

血凝的“双十”是华的最大纪念

作者:关每文

一,“八月十五杀鞑子”

 

1911年9月24日(八月初二),共进会、文学社在武昌胭脂巷11号机关部召开合并大会,商量首义计划。到会60余人。因蒋翊武随41标调岳州未返,以孙武为临时主席。会议确定10月6日为起义日期。那一天正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暗合元末历史上“八月十五杀鞑子”的传说(元末陈友谅在沔阳起事,就是在中秋节以月饼传信,奋起杀元兵)。八月十五一到,全军革命同志响应,一举推翻清廷在湖北的统治。大会推蒋翊武为临时总司令,孙武为参谋长,军政府总理刘公这次会议的最大事项是确定了总动员计划

 

不久,社会上纷纷传说“八月十五杀鞑子”当地一份小报甚至公然宣称革命党要在中秋起事。一时满城风雨,清方非常恐慌立刻提高了警备程度。他们屡屡派出密探,到处侦探消息,搜集情报。湖广总督瑞澂下令把各营士兵的子弹全部收缴除值勤士兵可允携带少量子弹外)统一保管;各标营提前一日过中秋节,八月十五宣布戒严,不准士兵外出,严禁以各种名义“会餐”。928日,湖南革命党人焦达峰发来电报,声称准备不足,无法在八月十五起义,必须延迟到八月二十五日(1016日)起义总指挥部的孙武于是又和刘尧瀓、邓玉麟等举行一次会议,决定把起义的日期改在1016日。

 

二.彭刘杨三烈士死于“双十”凌晨

 

起义的改期通知刚发出不久,乱中生乱,凭空生枝节。10月9日那天,共进会领导人孙武在所居的宝善里14号制作炸弹,不慎炸药爆炸,引燃了大火;结果,革命党人的花名册落入俄罗斯警察手里并转交给了清政府。于是,在汉口的革命党人刘公、孙武等便派出邓玉麟火速赶往武昌总指挥部报告,要求当晚立即组织起义。

 

10月9日上午,蒋翊武刚从岳州赶回武昌,正与刘复基、王宪章、彭楚藩等在武昌小朝街85号总指挥部商议起义的事项。忽然邓玉麟等奔至,报告宝善里机关失事,指挥部研究了孙武、刘公立即起义的要求。蒋翊武犹豫不决,刘复基主张应当机立断,他说:“与其坐而被捕,不如及时举义,失败利钝,非常计也。”他取出了事先已绘制好的地图和行动计划。在刘复基的催动下,大家一致同意提前到今晚起,否则,明日又不知要牺牲多少同志。蒋翌武表示:“再无别法,只有提前干,或可死中求生。”由于刘公、孙武都不在场,总指挥部里面,只有蒋翊武职位最高,蒋翊武就以临时总司令的名义,在当天下午5点发布了起义命令“本军今晚12时起义以南湖炮队鸣炮为号,城内外同时举义所有起义部队一律左臂系白布为记几个人商量后,就派邓玉麟去南湖炮队宣布命令。杨洪胜、陈磊等人分头出发,通知各标营的同志,准备当天夜里动手。

 

邓玉麟等人走后,刘复基、蒋翊武、陈宏诰等人深感不妙。傍晚时分,彭楚藩再度返回,带来令人紧张的消息——连宪兵营内都开始出现紧张气氛:上面有命令,严禁任何人离营。此情此景,似乎有风声走漏。蒋翊武、刘复基、彭楚藩等在总指挥部等候发动的消息。

 

此时,瑞澂派出的大批军警,已分别端掉了几个革命“窝点”。午夜时分,大批军警人马袭击了小朝街革命党指挥部。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被逮捕。湖广总督瑞澂立刻在制台衙门对三个人进行“公审”。对于谋逆大案,清廷一直施行“公审”。他们原本的用意,在于震慑大众。时至清末,“公审”却每每变成革命者慷慨激昂的宣传演出。半夜三更,听说有革命党人要被审讯,制台衙门的四面八方涌来无数人众,里三层外三层,乌压压站满,个个屏息细听。害怕自己在审讯期间遭人刺杀,瑞澂派出手下爪牙、时任督练公所主办的铁忠和湖北布政司陈树屏在前庭当主审官,他藏于内院主持幕后。

 

由于彭楚藩身上所穿宪兵排长的制服,他自然首先被带上堂审讯。高座的铁忠,气势汹汹正要发问,见彭楚藩大踏步上堂,他忽然一愣。彭楚藩身上的宪兵军官制服让他心慌——宪兵营管带果清阿,是铁忠的妹夫。所以,铁忠想,如果面前此人真是宪兵营的人,肯定会影响自己妹夫的仕途。定定心神,铁忠有了主意,问:“你是宪兵营的人?”“是”。“姓字名谁?” “彭楚藩。”“嗯,这帮草包,怎么把宪兵营的人也拿了来!肯定是他们抓错人了。”铁忠摇摇头,眼睛紧盯着彭楚藩,希望对方明白自己的用意。如果彭楚藩想活命,只要随声附和,说正是军警抓错人,立马就可走人。“他们没抓错,我正是革命党人!”铁忠还想开脱他,又说:“你不是奉命去抓匪徒的吗?”彭楚藩愤怒地答道:“我是黄帝子孙,怎么会接受满虏的命令!”铁忠闻言,脸色大变,拍桌案道:“你自己是宪兵营排长,竟然犯上作乱,如何受革命党指使,速速招来!”这句话,仍旧给彭楚藩一个下台的台阶。如果承认自己受党人诱惑造反,依然可以有“立功”机会。他要来纸笔,振笔疾书,痛斥清朝权贵卖官鬻爵、失地丧权等种种罪行。彭楚藩高声抗言:“我加入革命党,完全自愿!满人卖国,奴我汉人,我们就是要推翻满洲政府。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凡天下黄帝子孙,皆与我同党!我现入革命党、个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大丈夫死耳,早杀为盼!”铁忠气急败坏。他支使衙役:“来人,让这厮跪下!”衙役们涌上,几个人推搡按压。彭楚藩屡跪屡起,怒声叫骂:“我皇皇汉族,岂能跪你犬羊贱种!”

 

与铁忠同为审问官的湖北布政司陈树屏问:“彭楚藩,你是读书最聪明的人,深知道理,为什么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彭楚藩:“我正因为深知大义,才不致于被尔等一帮满奴牢笼住而坐以待毙,才能心中存有雪我汉族祖先数百年大耻的决心。今日,想必胡运尚未告尽,我们做事不秘,致使行动泄漏。恭喜在场各位,你们这些奴才,又有升官发财的新路了。”陈树屏:“你何苦要造反呢,难道不可惜自己的大好头颅吗?”彭楚藩:“你真是糊涂至极!你也不想一想,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要把我们自己的头颅作为代价!况且,抛掷我一人的头颅,能换取我四万万同胞的幸福,我又怎能爱惜自己的生命呢!”

 

铁忠气鼓鼓,问:“你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吗?”彭楚藩笑道:“我是宪兵啊。”“既然是宪兵,你肯定知道大清的法律。既然你领取国家的饷银,就应该为国家尽力,谁料到你竟然知法犯法,知道罪大吗?”铁忠来了精神。彭楚藩:“我当宪兵的目的,不过是借此身份便于革命。你所说的饷银,乃我四万万同胞的膏脂,哪里是你们清朝犬羊的饷银!你说我何罪,我就是何罪,不必多言!”铁忠无言。呆了半晌,他才说:“你有党羽多少?他们在哪里?军火炸弹到底藏在何处?我劝你还是都招供了。如果供得好,我们想法成全你!”

 

这些对话,使得幕后听审的张彪、瑞澂等人大怒。瑞澂提笔写下几个字“彭楚藩谋逆大罪,枭首示众!”于是,衙役们推着彭楚藩往督署东辕门处,杀害了这位英雄。一路走,一路骂,彭楚藩无任何怯懦迟疑。在场百姓,暗中叹息不已。如此高大磊落的鄂城男子汉,临死不惧,真属少见。彭楚藩此时,年仅25岁。

 

杀了彭楚藩,铁忠提审刘复基。“在小朝街85号,你竟敢向军警抛扔炸弹。你吃着我大清的皇粮,受着大清的恩惠,怎敢做出如此反逆之事?”铁忠怒喝。刘复基外形似一文弱书生,目光如炬,说起话来底气十足,声如洪钟:“自从鞑虏入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剃发易服,杀我汉人千万,奴我汉人二百余年,犯下无数罪孽,清朝实与我汉人有血海冤仇,何德何惠于我!近年以来,满洲政府卖国割地,与洋为奴,天人共愤。我大汉子民,正是要推翻你们这些满狗,重振大汉国家,雪百年之耻,重振中华声威!……”

 

刘复基擅于言辞,口齿清晰,讲起话来滔滔不绝,在场民众,无不动容。铁忠更怒,吩咐衙役当庭用刑。棍棒交下,鲜血横流。刘复基四肢俱折,仍旧骂不止口。在瑞澂授意下,铁忠用笔沾墨,大写一个“斩”字。虎狼衙役们拖着刘复基往东辕门。刘复基连呼“同胞速起”、“还我河山”等口号临刑前,英雄用尽全力,三声高呼“中国万岁!共和万岁!革命万岁!”牺牲时年28刘复基这样一个大英雄,还是一个孝子。他母亲住在湖北乡下,自三月以来,由于革命迫在眉睫,他最后看望了一次母亲,跪地洒泪道:“母亲大人,儿为国事奔忙,恐怕日后会有好长时间不能探望您,望您原谅孩儿的不孝!”英雄母亲,心中虽忧,口中励劝:“我儿但去无妨,国家事大,勿忧我。”母子一别阴阳永隔。

 

最后,庭下只剩下了一个看上去极其质朴憨厚的杨洪胜。望着腿肚子上一个大血窟窿往外冒血的囚犯,铁忠很想留他一命,以示“大清”的仁德,给围观市民留个好印象。“看你这样子,当过兵吧,肯定是个大老粗。你受那些读书人盅惑,是上当受骗吧?”铁忠言声放缓。“呸!老子是自愿当革命党!”铁忠闻此言,牙关紧咬:“你扔炸弹拒捕,炸弹从何处来?”“当然是造的!”“谁造的,从何人处获取?”“不知道!”“只要你能供出制弹人和藏匿地点,本官保证,饶你一死!”“老子不怕死!杀便杀,死就死。除了旗人,天下皆是革命党!”铁忠怒不可遏,愤然起身,大喝一声:“斩!”刽子手们上来,拥搡杨洪胜而去。推出施刑时厉声骂道:“贼虏!杀!快杀!恐奴才不久亦随老子来也。”一路之上,仍留下英雄不绝的骂声。牺牲时年26岁。

 

三位大英雄,铁舌钢牙,无人透露出任何丝毫提前起义的消息。三位烈士在革命胜利的前夕牺牲了。后来革命党人、文学家胡石庵在《三烈士赞》中写道:“龟山苍苍,江水泱泱,烈士一死满清亡,掷好头颅报轩皇!精神栩栩下大荒,功名赫赫披武昌。” 

 

杀掉彭、刘、杨三个人后,在统制张彪等人建议下,瑞澂从后堂发话,派人把已经被打得半死的16岁少年刘同提出监狱,拉去辕门砍了头。10日晨,张廷辅被捕,刘公寓、同兴学社等革命机关相继被抄,被捕总人数达到32人。瑞澂杀掉几个人之后,又陆续抓到了许多革命党人,以为革命烈火被他扑灭了立即通告全城说:“此次匪巢破获,可以安堵一方。须知破案甚早,悖逆早已消亡。”他觉得自己已立下大功一件,便顾不得休息,与师爷详议,电奏朝廷,大讲自己如何“诸葛亮”:“瑞澂不动声色,一意以镇定处之”,“俾得弭患于初萌,定乱于俄顷。……邀功之后,他倒卧床上,昏然睡去。没料到晚上起义爆发了。

 

三,双十节是世界的最大共庆日

 

有满遗拼命否定辛亥革命,说革命后没有给国民带来“幸福”,是丑剧。按照他们的说法,似乎皇帝就能给国人带来幸福,汉人离开了皇帝就不可能幸福。然而,中国2千多年的帝制史并没有证明这一点。俄罗斯也有皇帝——沙皇,是沙皇在人民游行示威下自动退位的,虽然叶利钦总统代表俄罗斯人纪念过被杀的沙皇,但俄罗斯人并没有说二月革命错,他们说十月革命错了。按照俄罗斯人这个逻辑,我们有必要指责辛亥革命大错特错吗?辛亥革命和俄罗斯的二月革命具有相似性,都应该肯定!双十革命日,是无数的革命者用献血凝成的,先是北洋第一共和国庆,后为国府第二共和国庆可见,双十节依然世界华人的最大共庆之日。

 

法国1789年7月14日大革命以来,经数次共和至现第五共和,国庆日一直为7月14日。可见国政可能会变化,但最具历史的纪念日已成全民最有共识之象征。法国从专制走向民主整整经过了90年的时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建立时,才开始有了民主。法国的民主化是经过了如此漫长、反复的过程才建立起来的。法国大革命也有错误,也带来过独裁;但毕竟比法国国王独裁历史长度和危害性要小得多。如果法国大革命比国王独裁时期还坏,今天的法国人有必要以7月14日——法国大革命的发生日为国庆节吗?因为当代法国领导人并不是大革命时期领导人的后代,大革命已经很久远,他们完全可以抛弃大革命时期的东西;然而,他们依然继承了大革命的遗产,当代法国的国歌、国旗、《人权宣言》,不都是大革命的产物吗?法兰西共和国从第一到第五的国旗从来没有更换过。

 

波兰人11国庆日。1918年11月11日一战停战,波兰复国,波兰将11月11日定为复国之庆日。1939年至89年,波兰受纳粹与布欓统治,1989年波兰复国成功。波兰又恢复此日国庆之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7 22:07 , Processed in 0.02136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