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习宽衣会黄袍加身

已有 1090 次阅读3/29/2018 18:35 |系统分类:历史

3月26日欢迎金三的晚宴,非常豪华,国宴级别,但有主桌和次桌之分,主桌是一个很大的圆桌,共19席,中方10席,朝方9席,次桌是比较小的圆桌,主桌用的餐具都是景泰蓝,非常精美,次桌的餐具就是普通的白瓷,比较一般。主桌上的餐具已完全改成帝王黄色了,习登基霸业已成,就等大臣们给他加一身黄袍了

黄色是绿色红色结合色。中国古人崇尚黄色,黄色常常被看作君权的象征。这首先起源于古代农业民族的“敬土”思想。按中国的阴阳学说,黄色在五行中为土,这种土是在宇宙中央的“中央土”,放在五行当中,“土为尊”。 此后这种思想又与儒家大一统思想揉合在一起,认为以汉族为主体的统一王朝就是这样一个处于“中央土”的帝国,而有别于周边的“四夷”,这样“黄色”通过土就与“正统”、“尊崇”联系起来,为君主的统治提供了“合理性”的论证。再加上古代又有“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的说法,意思是说:龙在田野中交合的时候,流的血是黄色的,而君主又以龙为象征,黄色与君主就发生了更为直接的联系。这样,黄色就象征着君权神授,神圣不可侵犯。周代以黄钺为天子权力象征,隋代以后皇帝要穿黄龙袍,黄色成为君主独占的颜色。


“黄袍”往往被看作古代帝王服色的象征。“黄袍”作为帝王专用衣着源于汉朝。“黄袍”正式成为皇权的象征,则始于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

一,帝王服色的演变

在唐宋之前,君王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没有明确规定。据《礼记》记载,西周、东周时期“天子着青衣”。春秋时期,各诸侯国纷争,袍服更是五花八门。中国第一位皇帝秦始皇,穿的就是黑色袍服。因为秦始皇对阴阳五行学说深信不疑,认为夏是木德,殷是金德,周是火德,殷取代夏是金克木,周取代殷商为火克金,而秦取代周王朝,理所当然是水克火了。根据阴阳五行学说,东方为木,色青;南方为火,色赤;西方为金,色白;北方为水,色黑;中央为土,色黄。因此,秦代的“衣服旄旌节旗皆尚黑。”

西汉龙袍沿袭秦朝龙袍的特点:“以水德居,服黑色。”到汉文帝刘恒时,开始弃用黑色,“汉文帝十五年,服黄色;十六年,服红色。”据《史记·孝文帝本纪》记载,这是缘于刘恒认为大汉王朝应“协于火德”。晋代时,转而崇尚金德,以赤色为贵,所以晋代的皇袍采用的都是大红色。

“黄袍”的流行始于隋唐时期,由于当时崇尚“以黄为贵”,“黄袍”成为帝王的专用衣着。据《唐六典》记载:“隋文帝着柘黄袍,巾带听朝。”柘黄,是用柘木汁染成的赤黄色,也就是杏黄色,但在当时还未禁民间穿着黄色服饰。真正在民间禁用黄色是在唐高祖武德年间,皇帝不愿意和一般人同着黄袍,于是下诏“禁士庶不得以赤黄为衣服”。据宋代王楙所撰的《野客丛书·禁用黄》记载:“唐高祖武德初,用隋制,天子常服黄袍,遂禁止庶不得服,而服黄有禁自此始。”

但“黄袍”正式成为皇权的象征,则始于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的陈桥兵变。到宋仁宗赵祯时,还规定一般人士衣着不许以黄袍为底或配制花样。自此,不仅黄袍为皇帝所独有,黄色亦为皇帝专用。

在古人看来;皇为上,帝为下,古人的皇帝之意指天地,而皇帝一词则是告诉人们,天地是万物之主。真龙天子,黄袍加身,君临天下,一呼百应!帝王黄袍富贵吉祥,黄袍装饰的室内空间轻易打造出富贵逼人、大气磅礴的皇室风格。

二,赵匡胤“黄袍加身”

赵匡胤公元927年生于洛阳夹马营的一个军人家庭。相传,赵匡胤出生的时候,“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月不变。”高祖赵朓,在唐朝官至幽都(今北京)县令;曾祖赵珽,于唐朝任御史中丞;祖父赵敬,历任营、蓟、涿三州刺史。 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曾是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代王朝的禁军将领。

少年时的匡胤,《宋史》评之为“既长,容貌雄伟,器度豁如,识者知其非常人。”后汉初年,赵匡胤到处游历而没有遇到住的地方,便在襄阳一座寺庙里住下。有一个老和尚善于看相,看到他之后说:“我把我所有的全部资助给你,你往北去会有奇遇。”赵匡胤往北去以后,于乾祐元年(948年)投身后汉枢密使郭威帐下,参与征讨河中节度使李守贞,屡立战功。

广顺元年(951年),郭威称帝,建立后周,赵匡胤补任东西班行首,拜滑州副指挥使。广顺三年(953年),郭威养子柴荣(后周世宗)为开封府尹,赵匡胤转为开封府马直军使。

五代时朱温以藩镇称帝,就以他原来直接统率的宣武镇兵作为禁军。后周世宗柴荣为了强化朝廷直属军队﹐显德元年(954)二月就命令地方召募包括所谓“群盗”在内的山林亡命之徒﹐送到开封以充实禁军﹐称为“强人”。同年三月和北汉作战﹐侍卫亲军的马军和步军两个都指挥使不战而逃,使世宗感到有整顿军队的必要。这年十月﹐大概所谓“强人”业已招集,他举行大阅(应该包括新招的“强人”和原来的侍卫亲军),挑选武艺超群的充任殿前侍卫﹐是为殿前军。设置殿前都、副点检﹐位在殿前马步军都指挥使之上。于是禁军有侍卫亲军和殿前军两部。殿前军由世宗创立﹐经过挑选﹐战斗力较强﹐地位在侍卫亲军之上。都点检位高权重﹐世宗任命张永德(后周太祖郭威女婿)充当。

显德六年(959年),柴荣北伐,赵匡胤担任水陆都部署;到达莫州,先到瓦桥关,守将姚内斌投降;又打退几千名契丹骑兵,关南平定。柴荣在行军路上,审阅各地所上文书,得到一只皮口袋,袋中有一块三尺多长的木板,上面写着“点检作天子”,柴荣感到这件事十分奇怪(估计是赵匡胤的人所为)。当时张永德任殿前都点检,柴荣卧病回京,命赵匡胤任检校太傅、殿前都点检,以接替张永德。

959年,世宗柴荣突然病死,宰相范质受顾命扶助柴荣幼子柴宗训继立为恭帝。这时恭帝年仅7岁(一说5岁),后周出现了“主少国疑”的不稳定局势。在此种形式下,赵匡胤联合禁军高级将领策划了一场兵变:

960年正月初一,赵匡胤派人放风,契丹和北汉联合发兵南下入侵。宰相范质等文臣不辨真伪,派赵匡胤带兵迎敌。

正月初二,赵匡胤统率大军离开都城,夜宿距开封东北二十公里的陈桥驿(今河南封丘东南陈桥镇),兵变计划就付诸实践了。这天晚上,赵匡胤的一些亲信在将士中散布议论,说“今皇帝幼弱,不能亲政,我们为国效力破敌,有谁知晓;不若先拥立赵匡胤为皇帝,然后再出发北征”。将士的兵变情绪很快就被煽动起来。

次日,赵匡胤的弟弟赵匡义和亲信赵普见时机成熟,便授意将士将一件事先准备好的黄袍披在假装醉酒刚醒的赵匡胤身上,并皆拜于庭下,拥立他为皇帝。众人呼喊万岁的声音几里外都能听到。赵匡胤装出一副被迫的样子,说:“你们自贪富贵,立我为天子,能从我命则可,不然,我不能为若主矣。”

拥立者们一齐表示“惟命是听”。赵匡胤就当众宣布:“回开封后,对后周的太后和幼主不得惊犯,对后周的公卿不得侵凌,对朝市府库不得侵掠,服从命令者有赏,违反命令者族诛。”诸将士都应声“诺”。赵匡胤于是率兵变的队伍回师开封。

守备都城的主要禁军将领石守信、王审琦等人都是赵匡胤过去的“结社兄弟”,得悉兵变成功后便打开城门接应。当时在开封的后周禁军将领中,只有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在仓促间想率兵抵抗,但还没有召集军队,就被军校王彦升杀死。陈桥兵变的将士兵不血刃就控制了都城开封。

这时范质等人才知道不辨军情真假,就仓促遣将是上了大当,但已无可奈何,只得率百官听命。翰林学士陶谷拿出一篇事先准备好的禅代诏书,宣布柴宗训禅位。赵匡胤遂正式登皇帝位,轻易地夺取了后周政权,改封柴宗训为郑王。由于赵匡胤在后周任归德军节度使的藩镇所在地是宋州(今河南商丘),遂以宋为国号,定都开封,改元“建隆”,史称“宋朝”、“北宋”。

宋朝是一个长命政权,超过三个世纪。只不过在开始时没有人看出它会有这种长命的迹象,一连串儿戏般的改朝换代,它也可能随时被一场变兵推翻。新任宰相赵普向赵匡胤提出这个问题,并暗示几位最亲信的高级将领石守信等的危险性。赵匡胤保证说:“我待他们恩重如山,绝不会有问题。”赵普说:“后周皇帝郭荣待你也恩重如山,你怎么会有了问题?而且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会主动叛变,只是说他们都不是良好的统御人才,万一部下贪图富贵,也把黄龙袍披到他们身上,他们纵想不叛变也不可能。”这使赵匡胤如梦初醒。


在清除军中大将威胁之前,他废除了自己曾经担任过的“殿前都点检”一职。然后就开始了他夺回军权的措施。
九六一年的一天,赵匡胤把帮着他夺权的石守信等大将招来,一起喝酒,正在兴头上,赵匡胤故作叹气状。众将忙问其故。赵匡胤就说“我如果不靠你们出力,我没有今日,可是到了这一步我不开心,睡不着觉。”众人忙问其故。赵匡胤说:“谁不想当皇帝呢?”此语一出,吓坏众人。众将纷纷跪地表明白绝无二心。见状,赵匡胤就顺势说:“你们虽然没有二心,然而你们的下属如果为了富贵而把黄袍加在你们身上,你们想不当皇帝也办不到了。”大家这时候才发觉杀机四伏,不由魂飞天外,纷纷叩头请太祖指一条“可生之途”。赵匡胤说:“人生有限,转眼老死。拼命上进,追求富贵,目的是什么?不过升官发财自己既可享受,儿女们也不贫乏,如此而已。依我之见,各位不妨辞去军职,改任高级文官,多多购买肥沃田地,营建豪华住宅,搜罗天下歌童舞女,昼夜饮酒取乐。我跟你们约定,世代通婚。君臣之间,两不猜忌,上下相安,各位以为如何。”赵匡胤的话击中了人类低级情操上的全部弱点,大家感激接受。第二天石守信等武将就称病请辞,赵匡胤一一准奏,安排他们到地方做节度使,只有尊荣没有实权。由中央政府另派一位副首长或秘书长(通判),负实际行政责任;军事财政,都由中央收回。自从八世纪中叶以来炙手可热的“节度使”官称,从此退出政府权力舞台。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3/29/2018 18:39
金正恩访华期间,国家主席习近平以高级别款待,有眼利的网民表示,宴会上习近平以价值128万的茅台酒招待,揶揄这是无视穷人温饱的“滴血的茅台”。湖南有律师周四(29日)向国务院提交申请表,要求就有关国宴上的费用开支公开信息。

网友王先生向记者反映,有关这两瓶高价茅台酒的讨论,在微信尤其热闹。因为暂时“芽台酒”未被列为敏感关键词,因而大家还能畅所欲言。普遍是揶揄国家无视穷人温饱,用过百万的酒来宴请。

王先生说︰是百姓愈来愈清醒了,看得愈明白了。欧美国家的领导人互访时,不可以这样奢侈,但是为甚么中国领导人宴请,花纳税人的钱可以这么奢侈?在微信里我看到大家都讨论很多,意思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普通百姓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可是领导人喝一瓶茅台酒那么贵,有这个讽刺的意思。

亦有网友称,一所希望小学造价约100万,现在宴请的两瓶茅台酒,足可以解决几百个山区失学儿童的问题,更称这是“滴血的茅台”。

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亦加入讨论,他在推特上表示,“习主席招待金委员长两瓶矮嘴酱瓶茅台,也就250万人民币,瞧这些民主派这一惊一乍的,真没见过世面。幸亏中国没让他们掌权,国家要是交给他们就完了。”

记者在网上搜寻到宴请金正恩的矮嘴酱瓶茅台的价钱,一瓶就索价128万元人民币。究竟一瓶茅台酒为甚么会这么昂贵?

网上资料,酱瓶茅台酒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的产物,一直被用作专供,也是酒藏家眼中的宠儿。但由于数量非常少,不仅成交价高于同期茅台酒,而且特别抢手,一瓶难求。在所有酱瓶茅台中,又属早期的矮嘴酱瓶茅台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黄釉酱瓶最受欢迎。

其中矮嘴酱瓶茅台,使用带有以黄褐色为主的釉色瓶灌装,瓶嘴较矮、体型略胖,瓶口以软木塞与红色火龙胶套封口,在茅台酒收藏界非常著名。

湖北网络作家杜导斌指出,宴请外国元首使用自己国家出品的高级品牌也是无可厚非,但引起网上舆论,相信是128万元这个惊人的数额。他说,相信国宴上款待的酒是厂家免费提供的,但问题是新闻报道中清楚拍摄到该茅台酒的品牌名称,变相宣传了该酒。然而,128万这个售价便顺理成章。

同时亦衍生另一个疑问,就是质疑国宴上使用的品牌,是否有通过公开招标,否则对其他商家而言不公道。

杜导斌说︰国家领导人宴请使用国家品牌也是需要的,问题是这酒(价钱)炒得确实太离谱了,128万一瓶如果是真的话,国宴就被茅台酒利用了。这价格吓人,行政中立不应该做这种广告的,是不是?现在把茅台酒的商标公布了,客观上对市场竞争是不公平的。

就在网上舆论不断的同时,一份由湖南律师陈以轩向国务院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亦于周四(29日)在网上流传。内容提到十八大以来,国家主席、副主席以及国务院总理外事接待各年度的开支总额和明细都有列明,因网上传出接待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使用的酒,市场价格要128万。要求政府公开相关资讯,包括共饮了多少瓶。

本台记者致电陈以轩律师了解情况,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回复 樊梨花 3/29/2018 18:45
在美国要求朝鲜无核、中国降税的制裁下,中朝为了抱团对付美国,金正恩于3月25日至28日访问了中国。



3月26日,金三专列抵达丹东时是稍作停留的,当时,中联部部长宋涛、辽宁省委书记及领导班子、中铁总公司总经理陆东福、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丹东市委书记等全部在丹东火车站迎接,当时时间应该是大清早,中共一帮人马早上顶着寒风在火车站迎候可真不容易,然后宋涛、陆东福、李进军三人更是上了金三的专列,护送金三一直到北京,火车下午到达北京站后,王沪宁在车站迎接,有简单的仪仗队,金三走了下红毯,然后在王沪宁陪同下,车队直开钓鱼台国宾馆,一行人在钓鱼台稍作休整后,车队再出发,直奔人民大会堂,习二在那里迎接金三。检阅三军仪仗队是在北厅里进行的,一般来说,外国政要检阅仪仗队应该在露天广场里进行,因为要升旗,旗杆是有高度的,但欢迎金三的仪式是在大厅里,气氛非常诡异,感觉像是出席葬礼一样,说明中方想遮人耳目,搞成秘密访问。



欢迎仪式完毕后是双方会谈。会谈结束后,习二为金三举办欢迎晚宴,晚宴非常豪华,国宴级别,但有主桌和次桌之分,主桌是一个很大的圆桌,共19席,中方10席,朝方9席,次桌是比较小的圆桌,主桌用的餐具都是景泰蓝,非常精美,次桌的餐具就是普通的白瓷,比较一般。主桌上的餐具已完全改成帝王黄色了,登基霸业已成。主桌有很丰盛的水果、鲜花装饰,次桌没有。主桌有茅台,次桌好像没有。除了习二金三和他俩的老婆,王沪宁、杨洁篪、王八(八号常委,简称王八)、宋涛、蔡奇都被安排在主桌,光酒水就有长城干红、香槟、鲜榨橙汁。


习二还给金三开了两瓶茅台,金三和李雪主都被习近平灌了几杯,金三乐得合不拢嘴,彭丽媛也在旁边陪他们喝茅台。侍者手中的两瓶酒,是矮嘴酱瓶茅台,每瓶128万元人民币。金三胖这下子满意了;加上红酒等,他们这一顿饭可能超过300万。



王沪宁也很能喝,自己在那自饮自酌喝茅台,李克强好像不太能喝酒,李克强喝的是猕猴桃汁。值得一提的是王八,可能菜太好了,别人都在那说话,王八一个人拿起筷子就开吃了。

  金正恩与习近平出席欢迎晚宴画面

金正恩27日在中国科学院观看展示中共十八大以来所取得创新成果的展览,当天出席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养源斋举行的午宴。 27日下午,金正恩离京。
   

习近平既是一个酒鬼(他很能喝,每次都能喝一斤茅台酒),又是个色鬼,中国人让这样一个酒色之徒统治,真是天大的不幸。



1987年习仲勋因为支持胡耀而被邓小平陈云等老人陷害,当时习近平在福建做官,他每个周末都飞回北京打探父亲的消息和处境,因为这关系到他的政治前途和命运。袁红冰受朋友之托陪习近平喝酒,因此两人做了八个月的酒友,这两人都能喝酒。习酒量很大,酷爱茅台。在一次聚会中,习酒后乱性,这时一个女服务员来上菜,习近平突然在女服务员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这服务员竟然一声不响地走了,袁红冰对习近平此举很惊讶!可是事情并没玩,过一会儿从后厨房冲出几个人拿着勺子,铲子,擀面杖等奔向他们两人,袁红冰让习赶快先走,但习和朋友共进退,推翻餐桌抵挡然后一起逃离。

袁红冰觉得习近平有一个优点,就是危难当头,不丢下朋友;但习有一个致命问题,就是做得出这种不端行为的,都有心理缺陷。习近平做了天子之后,他的这种缺陷就被无限放大,行事决策没有理性,没有逻辑。


这段故事说明一个问题,习近平这人色胆还挺大,是个不折不扣的色鬼,居然敢酒后调戏女服务员。人们可以据此推断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间一定有色情之事,因为后来发生的香港铜锣湾中共警察秘密绑架书商事件,就是习近平在掩盖自己的作风问题。


1996年习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秘书间便流传省长贺国强对台商说的话:“要吸菸找国强,要喝酒找近平。”福建省发展中心前主任杨益生透露,“晚上20几人吃饭,谁敬酒他都喝,没什么讲究,当时彭丽媛也在,别人敬酒彭喝不了,习就代喝。”。

习外访时偏爱送酒,也常拿酒打比方。2013年6月访墨西哥时,习演讲中引拉美谚语说,“朋友要老,好酒要陈。”指中墨关系如陈年龙舌兰酒,越陈越香。

习近平既是一个酒鬼(他很能喝,每次都能喝一斤茅台酒),又是个色鬼,中国人让这样一个酒色之徒统治,真是天大的不幸。
回复 樊梨花 3/30/2018 05:54
中华帝国千年历史,本质上是帝王的历史。与此相应的各种学说,哲理,道德,人文,文化等等基本上是为此服务的。帝王史的核心是独裁和恩施:你们听话,乖乖的,我让你们活得有“获得感”。文化革命灾难之后,80年代初的改革开放曾经有人试图建立人民的历史,不幸的是有了人民,“只有。。,才有”就是骗局,执政党难以容忍。邓小平阻止了开创人民历史的进程。

正是因为帝王历史没有清算,习上台5年,复辟帝制竟然轻易得以实现。而王公公最大的罪过不是“窃国财富”,而是利用“反腐”和东厂,为习统帅复辟帝制效力。

中国官媒公布中共修改宪法的建议,在海内外舆论场引起极大轰动,其公布之突然、内容之重磅,加之提早召开的十九届三中全会,被视为“习近平时代的一次标志性事件”。但究其修改内容,不难发现,这基本上是一个公开复辟的宣言,是对1978改革的发动,必然引发中国政治,经济的大倒退。

邓小平领导的改革,本质上是一场“推翻帝制的和平政变”,是中国共产党内的开明派在遭受帝制迫害后的醒悟。1978年的改革有两个基本点:政治上废除帝制,社会和经济上的“只唯实,不唯上”。

帝制的前提是“上智下愚”,有了“金口玉言”,有了“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的“英明领袖”和“圣旨”,社会的进程基本上是由“英明领袖”来决定的,愚民们只有服从,遵循,完全没有自己个人的选择,这从根本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创造力和活力,同时还有昏君制造的“大跃进”,“文革”之类的灾难。这注定了社会经济的衰败。

邓小平废除帝制,本质上是承认社会所以成员的“国民地位”,给国民个人选择的自由。但由于要维护共产党的领导,不可能实行以普世价值为基础的民主,所以有了“只唯实,不唯上”的规矩。

也正是这样的改革,勤劳的中国人才有了自己个人舞台(虽然很有限),也才有了30多年的经济增长,才摆脱了毛泽东帝制下10年缺吃少穿贫困状态。

帝制的最大问题是“皇上绝对英明”,这和“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同理 – “英明不绝对,绝对不英明”,所以复辟帝制不仅将亿万国民重新打回“愚民”地位,也完全改变官场的生态和官员的行为,媚上,争宠,“只唯上,不唯实”和不作为是帝制下官场的新规则,而“愚民们”将重新回到“皇上赐给你“幸福生活””的旧时代。

在这个意义上,习宽衣发动的是一场恢复帝制的政变,是对1978改革的反动。

事实上习宽衣复辟帝制的5年多,中国经济状况日益恶化,即便不挑剔中国银行和国家统计局的虚假数据,中国外汇储备和发行货币效益是最突出反映中国经济下行的事实。

2013年底,中国外汇储备总额超过3.8万亿美元,2014-2017年中国外贸顺差1.7万亿美元,这样2017年外汇储备累计总额应为5.5万亿,但实际外汇储备仅2万亿美元,这就是说,在习皇帝治下,外汇流失2.5万亿;

2012-2017年底,中国货币供给(M2)从85万亿暴涨到168万亿,净增83万亿;而GDP仅从52万亿增长到82万亿,净增30万亿,每单位货币信贷增加,只带来0.36单位GDP增长。而这个比例在2011年是0.56,2000年是1. 这个比率表明货币供给增长对经济运行的影响减弱,这对靠货币发行来维持GDP增长的中国,无疑是噩耗。

随着帝制复辟,1978的改革倒退,中国社会经济的倒退不可避免,如果美国在此时采取极端手段,开始在与中国贸易中实现公平贸易,这将加速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崩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4/19/2018 10:14 , Processed in 0.16451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