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费希平与民进党的成立

已有 3421 次阅读8/26/2020 06:38 |系统分类:历史

费希平与民进党的成立

 

费希平(1917917日-2003221日)生于奉天省辽中县,少年时代随父母移居沈阳市,中学毕业后考进北平大学政治经济学系。1937年对日抗战爆发,他离开大学从军参加武汉会战,后到河北省敌后从事游击战。1938年,加入中国国民党。1945年日本投降,返回东北,历任沈阳市政府科长、秘书等职,不久调任辽宁省青年督导团团长。费希平1948年代表国民党竞选辽宁省第一届立法委员,当选。来台湾之后,跟随安东省选出的第一届立法委员刘博崑学习问政技巧;后来刘博崑因质询时骂蒋中正而被开除党籍。

 

1960923日在立法院第26会期第2次会议上,费希平对雷震事件提出六点疑问质询行政院长陈诚,对此蒋介石于1961年批示“应予开除党籍处分”,因先被国民党决定停止党权一年,在不宜二次处分的考量下,国民党建议于当年6月份党员重登记时不予登记。此后,他未再加入国民党而立委一直保留。89年胡绩伟试图通过人大反对戒严,结果被开除党籍而且被剔除了全国人大代表,其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随之自动丧失。可见,人大与立法院比,完全是花瓶。

 

美丽岛事件爆发后,费希平公开批评台独人士。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家属参选,他都上台助讲辅选。1980年底美丽岛受难家属周清玉、许荣淑、黄天福纷纷高票当选,被视为社会对美丽岛事件的平反;1981年底美丽岛辩护律师谢长廷、陈水扁、苏贞昌的当选,为党外阵营注入新血。这两次选举的突破与胜利,稳住了党外的基础。1981年民国县市长选举,费希平参加“党外助选团”,巡回全省,为党外提名的候选人助选。1982年,他率先在立法院质询中国统一问题,抨击中国国民党“三不政策”。

 

1981年起,党外杂志雨后春笋地诞生。1983年底“党外编辑作家联谊会”(简称党外编联会)率先成立,其后相继成立的党外组织包括1984年成立的党外公政会、劳工法律支持会、台湾人权促进会及各地联谊会,这些都成为以后党外组织的重镇。

 

198399日下午2点,党外编联会在台北市四季餐厅正式成立,共有来自全台各地105位党外编辑、作家参加。大会公推江鹏坚、林正杰、邓维贤3人为主席团,主持会议的进行。经过与会人士逐条详细讨论,通过了联谊会章程,并顺利推选出林浊水担任创会会长,邱义仁为副会长,林正杰、苏庆黎、谢长廷、刘守成、郑南榕为纪律委员。编联会成立后,定期召开干部会议,对内发行联谊会会刊。这是戒严时期第一个非法政治团体的成立。

 

19833月,谢长廷在一个座谈会中提出“党外人士竞选后援会”的构想;41620多位党外议员通过了“1983年党外人士竞选后援会草案”。康宁祥提出后援会章程四条二条款(党外在选举提名作业中,保障现任者优先获得提名),引爆康系与非康系的冲突。在910日的“1983党外选举后援会”上,编联会会长林浊水支持谢长廷等人在后援会章程中“删除保障现任的规定”,经讨论后,1983年选举后援会决定删除此条文。

 

党外编联会第一任会长林浊水、第二任会长张富忠、第三任会长邱义仁、第四任会长吴乃仁、第五任会长洪奇昌。主要是以新潮流系成员担任会长,只有第二任会长张富忠属于前进系统。第三任开始到第五任为止的编联会干部,几乎可说是“新潮流”势力的延伸。以邱义仁与吴乃仁、洪奇昌为主的党外新生代,于198461日创办《新潮流》杂志,由吴乃仁担任发行人,社长为洪奇昌,总编辑为邱义仁。《新潮流》封底明白宣示,一本为台湾民主运动服务的丛刊:“对国民党做最深刻的批判,对自由民主做最强硬的坚持,对恶势力做最永恒的战斗,对台湾人民做最深沉的呼唤。”

 

19839月成立的“党外编联会”是以新生代党工为主体,批判力强,只有部份公职人员江鹏坚、谢长廷、陈水扁、林正杰等人加入,在社会印象上,不被视为党外的主体。但编联会的组成,却也刺激党外公职人员走向组织化。

 

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简称“公政会”,是由党外公职人员组成的政治团体,成立于1984511日,会址设于台北市青岛东路42楼之3。社会位阶高,有群众基础。由费希平立委担任第一任理事长、林正杰担任秘书长。19841012日,费希平在立法院第74会期第7次会议向行政院长俞国华提出,台湾与中国大陆合组“大中国邦联”(Confederation States of China),“台湾与大陆在邦联盟约之下,从事和平竞争,经过十年、二十年、也许五十年,人民在生活体验中自然会比较出来究竟是哪种制度适合中国,然后以公民投票解决中国统一问题。这才是‘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最佳途径。”“在中共文化大革命时,大陆老百姓没饭吃,这是政府反攻大陆最好的时机,国民党却轻易放过;所以,今天我们只有用和平方法与共党竞争,脚踏实地做事,否则喊口号不能吓走共产党的!”

 

国民党非常不愿看到党外走向组织化,乃予全力打击。19841121日,内政部长吴伯雄在立法院答复质询时说,公政会是非法组织,应自行解散或更改名称登记。为了突破困境,1984126日,费希平致函给当时的国民党秘书长蒋彦士,主张该会立即向主管机关登记。此举随即引发陈水扁、邱义仁等党外新生代强烈反弹。

 

19853月公政会理事改选,尤清任理事长;谢长廷任秘书长。在康宁祥返国当天,费希平宣布退出公政会:“我参加党外活动是在追求民主政治,而民主政治的实践必须以政党政治为条件。换言之,没有政党政治,就不是民主政治。所以,推行民主政治的手段必须组党,而不是永远留在党外。……如果党外人士紧紧抱着党外不放,我宁愿退出党外,重拾我的悠闲生活。”1985423日,费希平代表党外人士,负责与国民党沟通事宜;他开始与党外人士与中介人士集会,商讨另组新组织一事。为此,他提出了组党5原则:㈠新政党是民主政党,必须有包容性,不应强调地方意识,以免成为地方政党;㈡新政党应与中国国民党和平共存,公平竞争,共同为民主宪政实践而努力;㈢新政党应在宪政体制下运作,走议会政治路线;㈣新政党应采取反共政策,并与台独划清界线;㈤对于国是,新政党应有自己的主张,绝不作“民主花瓶”。

 

1985年谢长廷等人开始推动建党计划,常在费希平家聚会。198510月《80年代》发表费希平的文章,他说:“政府的权力过于庞大,自然会侵犯人民的权利;而且会脱离民主法治的轨道而成为极权政府;反之,人民的权力过大,也影响政府的运作使政府成为无能政府,结果人民的权利也得不到保障。”费希平强调政府与人民互相制约,平衡发展。如果政府不受制约,便会腐化;而反对党的作用在于制约政府而不是取代政府。事实上,党外担心的取缔公政会的事情并未发生。

 

1985年春,台湾爆发“十信案”。经查明,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发放的150亿贷款中属无法追回的不良贷款竟高达70亿元,亏损达80亿元。案件主犯是该合作社理事长蔡辰洲,他在国民党上层有着广泛的关系网。“十信案”动摇了蒋经国“四个自信”。198541日正在狱内服无期徒刑的施明德、林弘宣、白雅灿、黄华等人的“绝食事件”;53日《薪火》发行人耿荣水和“党外编辑作家联谊会”分别向法院控告警方违法查抄刊物,并要求追究警方刑事责任;516日,14名“党外”省议员集体辞职。党外人士发动的上述一系列活动,促使蒋经国放松限制。特别是1985年江南命案爆发,国际舆论搅得国民党当局鸡犬不宁,这可能是蒋经国不愿意镇压以制造新闻事件的原因。

 

198511月地方选举,当局破天荒地允许党外候选人以“公政会”的名义列入选举公报。选举结果显示,“公政会”的候选人当选率仅次于国民党的候选人,党外台北市议员全数当选,这说明它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19851226日,“公政会”召开动员大会,会议决定将“党外公职人员公共政策研究会”改为“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这意味着不仅公职人员可参加“公政会”,而且非公职人员也可参加“公政会”。秘书长谢长廷提案设立地方分会,获理事会通过,决定在全国各地方设立分会。当局对“公政会”的扩展,自然是忍无可忍;声称:“如果公政会成立分会,首先将强行解散而且连带解散总会,然后以山巅罪惩处有关人士。”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19865月初,蒋经国意外地召见元老陶百川,要他开导党外人士。510日,陶百川在未来大酒店宴请国民党的梁肃戎等3人、党外尤清等7人,以谋求党内外第一次政治上沟通。经过5个多小时的“酒”谈,终于达成3点协议。其中第二点是:国民党同意成立分会,但名称要另定,最好取消“党外”字眼。

 

同一天,就在党内外进行沟通的前几个小时,由陈水扁、黄天福、谢长廷、江鹏坚、周伯伦、颜锦福、周清玉等人筹组的“党外公政会台北分会”率先宣布成立,并选出陈水扁担任理事长。这是党外公政会第一个分会。全岛各地纷纷成立分会。

 

517日,党外公政会台北市第二个分会“首都分会”成立,康宁祥当选为理事长,秘书长林正杰,并提出“民主时间表”及组党的呼声,设有“组党行宪委员会”,由萧裕珍任召集人。“公政会”及其地方分会发展的下一步,就是组党。康宁祥于613日率先提出一份民主时间表:“1987成立新党、1988解严行宪、1989全面改选、1990总统直选、1991台海和平”。举办促进组党说明会,向党禁挑战。

 

当时距“美丽岛事件”发生才6年多,前车可鉴,组党一经发动,成功固然可喜,不成功除了主其事者判个十来年外,还可能让一群人被关,因此当时众多党外领袖仅仅停留在言论层次,例如公开呼吁、演讲、办杂志、写文章、研拟政纲、组织后援会等。当时的人们都主张选后组党,“党外编联会”第五任的会长洪奇昌认为“党外还不够成熟,不宜立即组党”;第四任会长吴乃仁“立即组党,或制定组党时间表,我认为都没有意义”;第三任会长邱义仁“认为1986年还不适合组党”。“党外公政会”第一任理事长费希平“对订立组党时间表一事,也持反对态度”。

 

1986年党外人士推动建党的时候,当时不能电话联络,都是见面讲。但是在第二次聚会的时候,就发现有情治人员在问。大家担心泄密后坐牢,所以,在第二次聚会时,就说现在不计划建党了,时机不成熟。

 

傅正(19271211日-1991510日,江苏高淳人)1958年任自由中国杂志社编辑,参与了1960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与雷震同时被捕入狱,判处交付感化3年;后因拒绝感化而延长3年刑期,直到1966年才获释出狱。作为老运动员的他很谨慎,傅正认为:直接组党会被抓,要把参加的人分成好几批,第一批被抓还有第二批。不过,那时候已没有人了,再去找人就会被特务知道了。所以,谢长廷主张组党一次就要成功,人越多越好。建党小组在建党整个过程都没有人泄密。

 

198512月,党外人士就打算以“公政会”为基础组党,曾秘密串连开了几次组党会议,可惜并未成功。根据傅正日记,他的“组党行事历”从198596日起至1986928日止,共分4个阶段:第一阶段秘密组党积极串联、第二阶段秘密组党十人小组、第三阶段秘密组党扩大会议、第四阶段秘密组党突破党禁。他说1985年夏天,费希平去美国洛杉矶、华盛顿、纽约,参加台湾人团体所主办的组党促进会,回台之后就和几位党外朋友积极磋商组党的事,96日在谢坤铨家、919日在周清玉家、125日在傅正家、1219日在费希平家、1231日在尤清家,198614日在康宁祥家、接下来有三次在谢长廷服务处——114日、121日、24日——由于只剩下费希平、尤清、黄尔璇、谢长廷、傅正等五个人比较积极,其他人似乎意愿不高,就暂停进行。

 

1986514日费希平找傅正谈论组党一事,是促成73日商筹组党之议的关键。198673日,由傅正教授邀请党外人士在台北市忠孝东路一段御龙园晚餐,餐后就在忠孝东路二段周清玉家里,问大家敢不敢组党,大家都说敢。他们每周在周清玉家商讨有关组党细节,不用电话通知,不得缺席,不得泄漏小组的存在,极尽保密防谍之能事。

 

公政会与编联会决定摒除前嫌,进行合组政党的计划。“公政会”理事长尤清迫切要求8月份组党。游锡堃认为选前组党才会成功,他说`“今年是组党最好时机”、“要期待国民党自动放松,期待他开放党禁,那是不可能的事”、我们要“用实力逼它开放党禁”等。回顾台湾史上“中国民主党”及“美丽岛政团”组党失败,知道选后组党风险高。既然选前组党较佳,1986年选前不组党,可能就要等到1989年才有机会了,因为其后台湾将长达3年没有省级以上公职选举,缺乏选前组党的机会。1986815日,党外公政会与编联会联合,在台北市中山国小举办“行宪与组党说明会”,邀请美国民主党国际事务协会会长艾特渥到场演讲。艾特渥上台致词,肯定台湾的民主运动。数万名党外运动支持者到场聆听,会中并举办“升党外旗帜仪式”,将群众对组党的激情与期待带到了最高点。编联会830日下午2点半,在台北市吉林国小大礼堂举办组党说明会,由会长洪奇昌主持,江鹏坚、尤清、谢长廷、康宁祥、邱义仁、林正杰等人均演讲,表示组党已刻不容缓。

 

第二阶段从198673日至912日,在周清玉家共开了8次会议,73日傍晚先在御龙园餐厅用餐,然后去周清玉家谈组党事,当晚确定10人小组名单(因康宁祥于2130分左右先走未被列入):立法委员费希平、江鹏坚、张俊雄,监察委员尤清、国大代表周清玉、台湾省议员游锡堃、台北市议员谢长廷、人权工作者陈菊、学者傅正和黄尔璇。这个小组直到928日宣布建党未再增减,即所谓秘密组党十人小组的由来;比较特别的是,当晚讨论各种党名,多数已倾向接受谢长廷提议的“民主进步党”。

 

第三阶段的扩大会议,分别于919日、23日、27日召开,广泛征求组党发起人,过程中已经在整合党外公政会和党外编联会的不同版本党纲、党章,不过27日也就是组党前夕的最后一次会议,虽然说好在第二天的党外后援会推荐大会上由尤清提案并说明,要求变更议程讨论组党事宜,但是否即为发起人大会,仍有争议。

 

927日白天,林正杰在街头狂飙12天后,在党外人士的陪同下光荣入狱,当天晚上,举办组党前夕的秘密会议,邀请30几人参加,讨论组党和征求发起人,当时有的人不敢签名、有的人借故离去,最后只有费希平、康宁祥、谢长廷、游锡堃、苏贞昌、周清玉、黄尔璇、颜锦福、邱连辉等14个人敢签名当发起人,“组党十人秘密小组”的尤清与谢长廷决定将组党列入28日在台北圆山举办选举后援会大会第一项议程。

 

党外人士组党前夕被当局四处恫吓。“1986党外选举后援会”为了租借场地,在当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四处碰钉子被店家拒绝。后援会召集人游锡堃请总务组的林树枝打电话过去,竟然回说有场地可以借。游锡堃就请财务组的魏耀乾医师,以“牙医师公会”的名义去租借,为了怕台北圆山大饭店反悔,还多付订金,开会前一天晚上,游锡堃和苏贞昌还特地去台北圆山大饭店勘察场地。开会当天早上,台北圆山大饭店才知道是党外人士的集会,所以没有取消场地出借。会场布置大的绿十字旗与“民主新希望、新党救台湾”等标语,会员入场需缴交会费五百元与办理报到手续。

 

1986928日,是台湾的“教师节”,是台湾历史上划时代的一天。“1986党外选举后援会”在台北圆山大饭店举行,名义上是向社会推荐立委和国代候选人,其实是党外人士决定突破党禁,向统治者说:“我不怕你了,宣布组党。”

 

最后,第四阶段即1986928日,“1986党外选举后援会”在台北市圆山大饭店2楼召开,大会讨论全国各地提名人选。经过议决通过推荐康宁祥、谢长廷、尤清、吴淑珍、许荣淑、张俊雄、余政宪等20名立委候选人,推荐周清玉、洪奇昌、苏嘉全、蔡式渊、翁金珠等22名国代候选人。上午930分,谢长廷、尤清出乎众人意料,率先提出临时动议,由尤清上台说明六点提案内容,要求变更议程讨论组党事宜,讨论“党名、党章”以及是否立即组党。主席游锡堃征询大会意见,一致鼓掌通过发起组织新党,并决议于下午245分召开发起人大会、由费希平主持。

 

下午的会议即发起人大会由费希平主持、游锡堃担任司仪,秘书处成员林秋满问谢长廷是否要清场,问了费希平立委,他怕得罪人,不敢宣布清场,开始联署新党发起人签名。讨论党名问题时,会场上掀起一阵激辩,谢长廷极力主张使用“民主进步党”,因为这样的党名,可避免“中国结”与“台湾结”的困扰。有些人害怕被抓,质疑是否应立即组党,就希望说是“筹备会”好了。费希平建议是否先组筹备委员会。朱高正说:“我坚决反对,民主运动发展到这个阶段,大家还坐在那儿讨论‘组党筹备委员会’。当年雷震还在筹组政党阶段,就已经‘鸡仔鸟仔抓到没剩半只’。组党靠决心与勇气,我正式建议:今天,现在就宣布组党!如果国民党敢抓人,全体党外候选人就站在第一线,拒绝年底的立委与国代选举,才能让国民党承受国际的压力,也让海内外同胞表示严重关切。”此话一出,立即获得在场党外人士的热烈响应,全场强烈要求“立即组党”。

 

下午5时召开了第三次会议,132票通过了“民主进步党”的党名,并推举组党工作委员会成员,费希平、尤清、谢长廷、游锡堃、颜锦福、傅正、黄尔璇等七位。下午66分会议主席费希平宣布:“民主进步党正式成立。”

 

有别于过去的党外集会总是在社区活动中心或学校礼堂。圆山大饭店是当时全国最气派、闻名国际的饭店,到圆山饭店除了比较不会遭受其他莫名的各种因素干扰外,组党消息也较不会轻易被封锁。当时是台湾的政治热季(国代、立委选举),人民极为关注;国际社会也高度关心,国民党较不容易在竞选过程中随便罗织罪名抓候选人。被推荐的所有候选人都是“新党党员”,如果不抓候选人等于新党组党成功,如果抓候选人,新党将前仆后继,立即补推候选人或请候选人家属披挂上阵,如此1980年的周清玉旋风及1983年的方素敏旋风将再现,国民党当然得付出极大的代价。

 

好几位签名的人当天晚上怕被逮捕而不敢回家。民进党“圆山组党”消息一出,国际震动。由于保密到家,国民党当局措手不及。蒋经国事先并不晓得,宋楚瑜第一个向蒋经国报告民进党成立,蒋经国听完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抓人不能解决问题”。

 

930日当局才由法务部长施启扬“重申政府严正立场,此时此地不宜组织新党”。101日中国时报:“少数人士如不顾情势擅自组党,政府将依法处置。”全国情势紧绷,各种传言不断。在组党的关键时刻,党外的民主菁英都有坐牢的准备,有的人甚至写好遗书,如果国民党敢逮捕党外人士,傅正教授强调民进党的成立:“人可以抓,党不能毁”的决心,没被抓的人绝对要继续组党。排定三梯次“待补名单”,前仆后继,继续组党,坚持到底。费希平说,民主政治是多数政治,所以,多数尤应尊重少数;他相信,党外组党,对于国民党所一贯号召的团结和谐,将起正面作用。

 

民进党踏出建党的第一步后,通过的“建党7人小组”费希平、傅正、黄尔璇、尤清、谢长廷、游锡堃和颜锦福,增加到“建党18人工作小组”成员增加康宁祥、颜锦福、苏贞昌、许荣淑、周沧渊、洪奇昌、邱义仁、郭吉仁。建党后组成的“18人工作小组”,就是将党外公政会和编联会的结合,积极讨论党纲与党章草案的工作。

 

这些都让国民党认识到,逮捕已经不能镇压民主运动,逮捕只会制造更多反对者。国民党不得不让步。108日,蒋经国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专访见报,透露台湾将朝向解除戒严及开放党禁两方面迈进后,局势才稳定下来,也确定了“圆山组党”事件雨过天晴,民进党顺利诞生。从9.28组党之日到107日的这十天,就是新生的民进党的“关键十日”,也是台湾民主的“关键十日”。118日,蒋经国在中国国民党中常会表示“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在变,小不忍则乱大谋。”蒋经国的“不承认、不取缔”的政策确立后,但要像美丽岛事件一样全面逮捕党外菁英,已经不可能了。

 

由于国民党的施压,民进党只好用“淡江校友会”的名义租借场地。19861110日,民进党于台北市环亚大饭店文化中心召开第一届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党章、党纲及纪律仲裁办法等议案。民进党创党党纲规定:台湾的前途由台湾全体住民,以自由、自主、普通、公正、平等的方式共同决定即台湾住民自决。

 

中央执行委员名单是:黄尔璇、傅正、费希平、苏贞昌、游锡堃、周沧渊、蔡介雄、余玲雅、张德铭、蔡仁坚、康宁祥、张富忠、杨祖珺(以上为康系),尤清、江鹏坚、周清玉、许荣淑、张俊雄、谢长廷、周伯伦、颜锦福、施性平(以上为美丽岛系),杨雅云、洪奇昌、吴乃仁、黄绍凯、陈武进、戴振耀、潘立夫、何文杞(以上为编联会系)。

 

第一届中央常委是:费希平、尤清(律师)、江鹏坚(律师)、苏贞昌(律师)、游锡堃(律师)、周沧渊、谢长廷(律师)、康宁祥、洪奇昌、吴乃仁、潘立夫。

 

民进党第一届中央评议委员在甲天下餐厅开会,选出郭吉仁(律师)、陈菊、邱义仁、吴钟灵、王义雄(律师)等五人为中央常务评议委员,郭吉仁担任第一任中评委主任委员。当天晚上,在台北市金华国中举办“民主进步党新党晚会”,向群众说明组党过程。

 

党主席的选举,由全体中央执行委员在11位常委中选出一人。当天风声鹤唳,谣言四起,在蒋经国总统当权的时代,国民党声称要“依法处理”,不知道何时会发动抓人,在这种紧张的气份下,要出任创党主席,不仅要有担当,而且随时是第一个被抓入狱的准备。等到深夜1155分中执会选举的结果出来,投票结果为:江鹏坚13票,费希平12票,康宁祥、尤清、谢长廷各获1票。民进党是三个组织结合起来的,康系人马、美丽岛系、编联会系各占1/3。各派势均力敌,最后只好由江鹏坚这匹黑马出任党主席。据说,康宁祥执意竞选党主席,康宁祥最好的兄弟张德铭难以忍受康宁祥此举而在党主席选举中投废票,结果是一直对创党时机有所保留的江鹏坚当选为第一届主席。民主进步党组党完成。

 

民进党的成立,是台湾民主化最重要一步,它为台湾民主提供强大内驱力。19861020日,“民进党中央巡回助选团”成立,由江鹏坚担任总团长,台湾省议员游锡堃担任总干事。助选团并分成南北两团,北团由费希平立委担任团长,颜锦福担任北团总联系人;南团由郭吉仁律师担任团长,邱义仁、陈菊担任副团长,举办全台巡回演讲会,配合“民主新希望、新党救台湾”的共同口号,掀起全面性的选战风潮。1986126日,在立委和国民大会增额代表的选举中,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席位较上次增加了1倍。

 

民进党组织结构。全国代表大会是民进党的最高权力机构,每年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召集一次,主要职责包括修改党纲、党章、选举或罢免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等。党主席当选方式:在野时为党员直选,任期2年,可以连任1次;执政时由总统兼任,任期则与总统任期相同。中央评议委员会有委员11人,对党的各项工作进行监督,由全代会选举产生。根据2014年党主席选举,有投票权的民进党员约14万人。

 

1987715日,蒋经国总统宣布解除戒严令,党禁也随之解除,民进党则是持续参与台湾政治,并提出总统直选的要求。1987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发“第二届杰出民主人士奖”给方励之、费希平、王若望与李柱铭。费希平把奖金捐给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这是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首次把“杰出民主人士奖”颁给一个“台湾人士”。在领奖感言中说:如果统一对老百姓有好处,我赞成统一;但今天共产党在大陆这样搞,我岂能就这样赞成统一呢?可是,有一天他们搞好了,自由、民主都有了,我也可以赞成统一。如果统一不行,我也赞成台独,条件是不要把台湾搞乱了。

 

费希平19879月宣布退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19871225日,对于万年国会议题,他说:“我也是‘老法统’啊,我赞成全面改选。1988126日,立法院通过《第一届资深中央民意代表自愿退职条例》,适用范围包括立法委员与国大代表,他正是其中之一。

 

1988417日,民进党通过了“四个如果”的决议文,即“如果国共片面和谈、如果国民党出卖台湾人民利益、如果中共统一台湾、如果国民党不实施真正的民主宪政,则民进党主张台湾独立”。19881216日下午,费希平在民进党中央党部召开记者会,宣布他率先退职的三条件:㈠民进党必须肯定第一届资深中央民意代表的贡献;㈡国会全面改选后,应以比例代表制选出大陆代表,以免国会沦为地方议会;㈢不妨给予第一届资深中央民意代表适当退职金,但他的退职金“绝不留用分文,而愿全数捐出,作为社会福利基金”。19881219日宣布脱离民主进步党。”

 

1989417日,中国民主和平统一访问团由费希平担任团长,率领团员熊玠、张乃凡、曾祥铎、谢坤铨、陈黎阳、陈正光等10人访问中国大陆由南到北的12大城市。费希平批评说:若中共坚持一党专政则无和谈可能,且中共权力太大必然腐化、必然为其他政党取代。由于时值天安门事件,中国民主和平统一访问团拖延到67日才返回台湾。

 

1990112日,费希平在立法院施政总质询时发表告别演说,宣布将于该年年底退职,同时批评:“国民党必须顺应世界潮流,由党内民主开始。民进党是台湾最大的反对党;如果反对党对执政党符合人民利益的措施也坚决反对,这不是反对党反对执政党,而是反对人民!”他认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每以程序发言杯葛议事运作,导致民生法案积压,民进党应深入检讨;他同时质疑,一旦台湾宣布独立,中共不但会全力阻止台湾加入联合国,也可能以武力对付台湾,台湾人民将无法避免一场战争灾难……中国统一应在政治民主及经济自由原则下完成,中共应放弃一党独霸既有利益,恢复私有制度,再由两岸人民制定宪法、选举官吏、完成统一大业。

 

1990112日,费希平接受《联合报》记者专访,说:㈠民进党不应该是台独党,要搞台独的人应该另外成立一个台独党;㈡党的利益绝对不能优先于人民的利益,派系及个人利益也不能优先于党的利益;㈢中国国民党把党的利益优先于人民的利益,所以被民进党反对;但是目前民进党一些作为,却是在学习中国国民党、重蹈中国国民党覆辙。

 

费希平1991年正式退职并退出政坛,定居美国。1998年被旅居洛杉矶的亲人接到加州南部,2003221日因心肺衰竭逝世于洛杉矶附近的普莱辛西亚林达医院,享年86岁,27日,民进党中央发表悼念声明,称费希平的一生见证台湾民主运作最动荡的时期。

 

2003311日,中华民国总统陈水扁发布褒扬令:“前立法委员费希平,性行耿介,才猷卓越。早岁卒业国立北京大学政经系,曾任沈阳市政府科长、秘书等职,忠勤莅事,干济有声。行宪伊始,膺选第一届立法委员,宣勤议席,谠论流徽。为倡导议会运作,反对一党独大,伸张正义,维护人权。致力推动民主政治,积极催生在野政党,合纵连横,鞠躬尽瘁。嗣为民主进步党创党发起人,对我国政党政治之发展,贡献卓著,1987年荣获杰出民主人士奖,蜚声中外,群流共仰。综其生平,风骨嶙峋,不忮不求,硕德丰功,允足矜式。遽闻溘逝,轸悼良殷,应予明令褒扬,以示政府笃念耆贤之至意。”

 

2003315日,民进党中央举行追思会,总统陈水扁、副总统吕秀莲、行政院长游锡堃、考试院长姚嘉文、总统府秘书长邱义仁、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康宁祥、台北县长苏贞昌等皆出席,陈水扁说:“费老之所以令人景仰,并不在于他是反对运动中少数的外省人;而在于他是在专制、强权的统治之下,敢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与良知,敢挺身而出的少数人。”

 

20121012日,国立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表示,民进党建党的功臣中,众多党史家绝口不提的是费希平与傅正,在党外时期两人均参与对国民党之间的折冲犯难,但两人都反对台独,导致他们在民进党史的隐没。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2020 07:52 , Processed in 0.04752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