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时评 查看内容

为什么《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8/5/2017 13:32|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272| 评论: 0|原作者: 郭国汀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郭国汀
   今天怀着激动而欣悦的心情,一气读毕袁红冰教授之《改良,还是革命》。这是南郭迄今为止已阅众多政论文最激动人心,最具说服力,感召力的战斗檄文。
   袁教授从思想、理论、历史、现实、中外古今全面论证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必亡,全民大起义大革命必胜的真理;论证了共产主义的实质要害;证明了中共外强中干的本质;论证了革命和革命党的必然性。首先无情地批判了改良主义对中国民运事业在思想理论与实践诸领域的巨大危害,令人信服地解答了中国民主革命的重大思想、理论、组织、目标、任务、策略、战略问题;有力地批驳了伪改良主义实取消投降主义的种种谬论和政治庸见;热情的欧歌了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正义性,合法性必然性和必胜性;指出了中国民运暂时困境的根源所在,展示了中国民运的光明前途,为中国民运指明了正确方向;雄辩地驳斥了为表面强大实则虚弱至极,无论从法理还是从道德精神层面皆已输得一干二净的中共极权流氓暴政辩护的种种谬论;澄清了当前存在于不少民运人士头脑中混乱不堪的谬思误想;为革命正名,为革命纳喊,对革命党的政治纲领目标组织任务均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逻辑严密的详实论证,该政论文堪称中国民运理论划时代的战斗檄文。吾以为袁红冰教授的雄文及时横空出世,必将极大地鼓午中国反共志士仁人的士气和斗志,增强必胜的意志和信念,为中国民运的伟大不朽事业指明正确方向,进而必将对尽早终结中共一党极权专制独裁流氓暴政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因此凡关心中国前途与命运的中国人都应当且必须精读深思讨论之,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切实可行的战略方案,为中国民运的高潮再次来临奠定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吾以为中国民运的伟大历史转折点即将到来!
   兹归纳袁文要点如下:
   袁教授指出改良主义者 “即使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共仍然有意愿和能力,通过由其主导的渐进的政治改革,最终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 之论调,实属政治庸人之一厢情愿的幻想。其实南郭在2005年2月23日以前也应属于此种政治庸人,竟对残暴下流至极的中共仍抱有改良成民主政体的妄想!从郑恩宠,李柏光,李建强,郭国汀,朱久虎,郭飞雄,高智晟律师的先后被捕判驱停业的无情事实,足以证实在中国连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都毫无保障,更遑论一般平民百姓的人权了;而一个没有人权的政治体制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实质的改良。
   袁教授用辛辣的笔调讽刺改良主义道:“当代中国的改良主义者对于中共暴政乃是一分情仇,二分怒意,三分郁闷,四分失望,五分责怪,六分哀怨,七分苦恋,八分怜爱,九分宽容,十分幻想。改良主义者对中共暴政具有弃妇怀旧似的幻想,那种愁肠千回、幽怨万般的依恋,可以令石人垂泪,只可惜中共暴政在政治改良的意义上毫无怜香惜玉之意。”袁教授不愧为具有强烈诗人气质的大才子,将枯燥乏味的政治言论化腐朽为神奇,引人入胜,令人叹为观止。
   对改良主义者的立论袁教授明确指出:“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最喜欢以台湾民主转型为例,来论证改良主义的合理性。在此,他们忘掉了一个基本事实:作为中华民国立国之本的精神价值,是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即中华民国从政治理论基础到法律制度本体,都与民主共和理念一致。”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不顾客观条件地适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无疑是饱读诗书但无独立思想的书呆子之举。任何比较参照必须有共同的前提条件和基础才有意义。
   袁教授的洞察力极为敏锐,对问题的实质把握相当准确到位:“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津津乐道的另一个例证就是“戈巴契夫现象”。中共的“戈巴契夫”胡耀邦和赵紫阳,均被中共自己的专制铁手扼杀。这一事实表明,中国专制之兽性绝非原苏东地区的共产党统治可比。问题的实质在于,东欧和前苏联的历史性变革的主要动力,并非来自共产党统治集团主动启动和主导的改良,而是来自经过长期积累并最终爆发的全民大反抗和人民大起义。戈巴契夫、谢瓦尔德那泽、叶利钦等人物的出现,使东欧和苏联的民主进程比中国少了许多艰难,这是他们伟大的历史功绩。不过,只有共产党官僚体制之外的全民大反抗和人民大起义,才是东欧和前苏联的民主政治之父。”大英雄往往是天时地利,充分发挥千千万万先驱者们的牺牲与智慧的杰出俊才。抹杀人民反抗起义的功绩显然不厚道。寄希望于中共再出现胡耀邦,赵紫阳式的人物已经如昨日黄花不复存在,因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袁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共流氓暴政的现实情况:“‘六四’之后,中共暴政被彻底剥去了政治道德的遮羞布。它沦落到只能靠肮脏的物欲收买人心、维持专制的可怜境地。它要全体中国人的良知都在物欲的追求中腐烂, 以便所有的人都忘却它在“六四”中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中共暴政在这个意义上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付出的代价是,当它希望全体中国人都腐烂时,它自己首先腐烂了,而且腐烂到无可挽救的程度”。中共不但政治理论彻底破产,而且精神道德伦理亦已成破落户,唯用金钱引诱毒化国民的可怜精神心灵思想,以达到全体国民麻木不仁在疯狂追逐金钱的贪欲下心灵精神彻底堕落。
   袁教授热情地为革命抗辩:“在现代,革命主要意味着彻底否定共产党的极权专制,建立宪政民主制。”“革命是宪政民主制的主要铸造者。没有革命的狂飙突起,就没有《独立宣言》,就没有《人权宣言》,就没有封建专制的崩溃, 也没有东欧和前苏联共产专制阵营的土崩瓦解,烟消云散;革命如果被近代史否定,巴士底狱直至今天还会屹立不到,人类可能还在中世纪的黑暗中,戴着专制的铁链蹒跚而行;革命如果被现代史否定,东欧和前苏联地区的人民就将仍然在专制铁幕的阴影中承受苦难的命运。”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革命是摧毁极权专制独裁罪恶体制的不二法门。
   “许多改良主义的苦恋者,忘恩负义地诅咒革命。他们把革命等同于暴力,诬指革命就是以暴易暴;断言革命必定导致暴力的无限制使用,导致暴民政治。他们所能举出的主要例证,便是法国大革命和共产党的所谓革命。”
   袁教授形象地比喻道:“改良主义苦恋者们如同孔雀喜欢炫耀尾巴一样,喜欢炫耀他们的“理性”,“冷静”,“非极端化”。然而,在否定革命的问题上,他们却毫不理性,毫不冷静,并且非常情绪化,非常极端──他们完全无视《人权宣言》和攻克巴士底狱对整个人类历史的无可取代的贡献,只以过度暴力的名义,就彻底否定了法国大革命;他们还不经任何逻辑的过渡,就进而断言所有的革命都一定会导致以暴易暴,导致暴民政治。改良主义苦恋者们在彻底否定革命过程中表现出的激烈情绪,颇似假作单纯的妓女声称自己看见一滴血就会晕倒时的矫揉造作。”相信每位读者行眼至此都会发出会心的一乐,也会为作者高超的语言运用能力赞赏不已。
   袁教授精辟地指出了共产专制罪恶的根源:“凡是企图用政治革命的方式解决价值观念和思想领域问题的地方,一定会有超过理性限度的暴力;凡是人们能够用包括“革命”在内的任何神圣的名义,对思想进行强制的时候,就是兽性战胜人性之日。”此段论述可谓经典之论,点出了一切共产专制罪恶的根源。以革命的名义群体灭绝,杀人放火抢劫谋财害命,不正是中共流氓起家当时及夺权后大量干的恶事?!
   袁教授指出共产主义“革命”乃伪革命真专制:“从文艺复兴开始,直到现代,人类命运的政治主题一直是革命──由专制,通过民主革命,进入民主法治时代。这个历史进程的前一时期革命的对象,是中世纪的封建专制;而后一时期的革命对象则是共产极权专制。就民主革命的范畴而言,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根本就不是革命,而是专制主义的借尸还魂,是对中世纪专制的否定之否定,是专制主义的复辟。理由很简单,共产主义运动在众多国家内建立起的政治制度,全都是人类历史上最暴虐的极端专制主义统治。所以,历史已经作出结论:“共产主义革命”乃是伪革命,真专制;是反革命。”中共不但是伪革命,真专制;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反动派,逆历史潮流而动谓之反动,中共正是极端自私自利逆势不可挡的全球自由民主大潮而动的最顽固不化的反动派。
   袁教授深刻地指出共产主义的本质乃“阶级斗争阶级专政血腥和暴力仇恨恐怖”:“共产主义伪革命的血腥和暴力,是由它的灵魂,即它的理论所决定的。共产主义理论断言,阶级仇恨,以及由这种仇恨催生的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动力;共产主义伪革命要实现的第一个政治目标,就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而且共产主义理论认为,国家就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可以看出,正是由于暴力和仇恨这两个概念在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中互相激发,才创造出了恐怖的历史。”共产主义理论之邪之恶之伪无以复加,全世界范围内的共产主义实践无一例外地证实了其是罪恶的理论,结出的全是毒果。共产党在全世界的丰功伟绩便是制造大规模杀人,奴役,专制,谎言,恐怖。
   对于改良主义的危害性袁教授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层层深入的演译最后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在中国没有改良可能的情况下,散布改良主义幻想;在中国需要政治大革命的艰难时刻,侮辱并否定革命──这正是造成包括海外民运在内的中国民主运动思想混乱的根源。混乱的思想,无法熔铸出明确而坚定的政治意志。没有明确、坚定的政治意志,民主政治运 动就不可能形成强大的政治能量,去挑战,去震撼中共暴政。”
   此外,袁教授提出了一系列独到但令人信服的见解:“政治意志是政治组织的灵魂;政治组织是体现政治意志实效性的机构。”
   “最经典地表现出改良主义思潮毒害的政治组织观念,莫过于声称要把民运组织构建成具有建设性的“反对党”,或者要按照外国“议会党”的模式组建民运政治组织。”中国民主党及黄金秋先生的网络中华爱国民主党的遇难皆证明此路不通。
   “有人竟十分自得地为海外民运组织内乱烽起、内斗不止、软弱涣散的状态辩解曰:追求民主的组织只能如此,像中共那样讲统一的政治意志,讲铁的纪律,讲严密的组织结构,就必然导致夺权后的独裁专制。”这当然属于政治弱智者的断言。
   袁教授不但是个有思想有理论的思想理论家,也是个有头脑有见地的政治家: “政治命运就如同草原上的野马,只服从强者的驾驭。具备坚硬的政治意志、严密的组织结构、严明的政治纪律、迅速决策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民主革命组织,才是驾驭政治命运的强者。”

“就现代中国而言,革命的涵义应当明确表述如下:通过全民大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实施政治大变革,否定中共一党专政的极权统治,否定中央极权的国家结构,实现以‘主权在民’为理论原则,以多党制为政治基础的宪政民主,建立联邦中国。”革命的概念确实被不少半桶水政论者弄得似是而非,不知所云。
   袁教授强调指出:“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民主政治大革命同暴力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三项原则:
   第一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的基本政治目的,就在于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体现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因此,民主政治革命在本质上是政治暴力的天敌,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
   第二原则,民主政治革命将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许的一切方式,结束中共暴政的专制统治。这些方式包括前苏联东欧地区人民反抗共产专制的各种运作方式,也包括中国人民抗争暴政过程已经使用和正在使用的各种方式。革命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之一,就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将孤立、分散而又广泛发生的维权抗暴的活动组织起来,最终形成统一意志指导下的全民大抗争和全民大起义。
   第三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绝不崇拜暴力,绝不提倡暴力,但也不否定在反抗专制暴力镇压时,人民拥有采用适度政治和法律强制力,维护自己天赋人权的权利。”
   袁教授毫不留情地痛斥伪善在特定时期甚至危害革命远甚于中共本身:“改良主义苦恋者们不经过任何逻辑的推演,就将人民革命等同于暴民政治,并以此为由声讨革命。但是,值此人民革命尚只是政治设计,而中共极权专制已经将国家恐怖主义运用到极致之时;值此中共暴政利用国家暴力,贪婪地攫取社会财富,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之日; 值此权利被剥夺的民众可怜到只能用跳楼、服毒、自爆、自焚、无望的上访等方式,表现一腔悲愤之际,不去谴责中共暴政──这个暴力的根源,却以反暴力的名义,唾液四溅地诬蟹穸ㄖ泄脖┱摹⑸形捶⑸娜嗣窀锩馐嵌嗝次蕹艿奈鄙疲∮形娜嗽唬何鄙埔部赡苁巧埔獾目迹晃宜担鄙票裙淖锒窀咏锒瘢蛭鄙瞥俗锒裰猓褂形蕹艿钠燮!�
   袁教授揭示了邓小平的“猫论”实质:“‘六四’之后,邓小平以及官僚集团基于掩埋反人类罪行的阴暗心理,指令专制权力教唆整个社会去疯狂追求物欲,以使中国人的心灵在物欲中腐烂,从而忘却道德和良知,忘却‘六四’之血的精神价值。阴险的中共官僚集团把两个最具社会能量的群体──商人和知识份子纳入官僚特权阶层的范畴,从而形成了由腐败的官权、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共同构成的政治黑手党。”中共的一切作为仅是为其一党之私,完全不顾民众的死活,不顾民族整体的根本长远利益。毁坏中国人的心灵良知,毁灭中华大地的生态环境,正是中共极端自私自利的愚民政策带来的恶果。
   袁教授论证中共不存在政治改良的前提与基础相当到位:“政治改良需要以执政集团具有崇高的政治意志为基础。中共,这个犯有重重反人类罪行的政治黑手党,它尚存的唯一政治意志,就在于利用国家恐怖主义、谎言和利益收买,毫不妥协地维持极权专制。因为,唯有依靠专制的国家权力,中共官僚集团才能继续垄断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唯有躲藏在专制的国家权力之后,中共官僚集团才可能规避人民对其反人类罪行的大审判。”
   袁教授论证了中共日益加速黑社会流氓化的根源:“人类的历史是由心灵,由意志走向现实物性世界的。人类历史本质上是心灵史,意志史。虽然在现实物性世界中,中共目前还表现出强势存在,但是,在心灵和意志范畴内,中共早已一败千里,溃不成军。“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悲剧和“六四”血案,使中共变成政治道德的破落户;苏东地区社会主义阵营颓然崩溃,又使中共变成思想理论的破落户。当今之中共既无能力重建政治道德,也无能力再创思想理论之基础,唯有靠“既得利益”来换取党的凝聚力。然而,当利益成为唯一的价值取向时,政治组织必然黑社会化。黑社会化的结果又必然是政治组织内部以私利为驱动力的组织帮派化,以及各帮派之间的权力和利益搏战。当今中共不断惩罚贪官,无非是在权力争夺中取得强势的帮派,对弱势帮派的清洗。从清洗的残酷性可以发现,黑手党化的中共内部权力和利益的争夺,正在血淋淋地撕裂中共自身。”
   袁教授令人信服地得出结论:“中共致命的危机并非来自物资力量的匮乏,而是源于精神和政治意志的腐烂。”“中共已经是魂销魄散之党,而建立在私利基础上的党的统一性,正由于遍布党内各级组织的残酷的权力斗争趋向瓦解。因此,一旦出现重大社会事变,处于精神分裂和组织瓦解状态下的中共,很难有效地使用名义上被它掌握的军队和其他政治社会资源,来体现统一的政治意志。而丧失了统一意志 的物质力量的强大,乃是泥足巨人。”
   袁教授热情洋溢地指出:“革命党就是斩断历史惯性的锐利的政治意志;革命党就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对中共暴政作最后震撼,并使之骤然崩塌的政治能量。革命党不起,共产党不销;革命党兴,共产党亡──这必将是历史的结论。”
   “革命党的基本政治目标,就是通过全民的政治大革命,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建立以主权在民原则为灵魂的现代宪政民主政治;彻底否定与极权专制意志一致的现行国家结构,组建联邦中国。”
   “革命党运用革命的方式所要达到的基本政治目标,首先在于否定极权专制制度,实现宪政民主,而决不运用革命方式,谋求执掌国家权力──这是革命党为自己设定的首要的政治纪律。任何政党执政的权力,都必须在宪政民主政治制度建立之后,由全体公民通过公开、公正、自由的定期选举来决定。而革命党在宪政民主实现之后,重要的政治任务之一,便是使自己由革命党转化为按照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运作的议会党。”
   袁教授正确地提出应当展开与中共的心战:“精神和意志是现实世界历史发展的终极原因。因此,革命党在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革命过程中,将首先把精神和意志的领域作为战场,以具有创造性的有效方式,同中共暴政开展心战。心战的作战目标有三:1.彻底摧毁中共军队、官员、员警、御用文人、奸商恶贾残存的专制意志,以及对专制政治生命力的信心;2.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民主革命的大启蒙,让全体人民毫无疑义地明白,中共暴政是万恶之源,是人民苦难的根源,是社会不公正的根源;唯有全民的抗争和人民大起义──唯有民主革命,才能彻底否定中共暴政;3.在全民范围内,特别是被中共暴政肆意摧残和践踏的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复员转业军人中,广泛传播宪政民主的理念,联邦中国的理念,使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成为中国人民共同的政治理想。”
   认真读毕袁红冰教授的雄文劲论,我仿佛看到了新中国黎明前曙光初露喷溥欲出的一轮朝日。中国民运有王柄章,袁红冰,陈泱潮,魏京生,杨建立,清水君,胡石根,何德普,陈西,刘贤斌,陈德奎,徐文立,张伟国,王有才,杨天水,刘晓波,唐伯桥,。。。一大批有名或无名德才兼备的才智之士引领和牺牲及千千万万后来者的共同奋斗奉献精神,应当是大有希望的。

   2005/6/10《自由圣火》首发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7 04:10 , Processed in 0.04836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