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政治 查看内容

ZT格丘山: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4/12/2018 00:09|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328| 评论: 0|原作者: 陈泱潮

ZT格丘山: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3/gonature/1_1.shtml

      曾节明是以难民来到美国的, 应该说我一开始是对他抱着同情和帮助的态度的, 这当然受了陈泱潮先生的很多影响, 陈泱潮对他当时推崇备至, 给过他很多帮助, 我自然认为他是优秀的后辈, 在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后继无人, 我们更应该珍惜这样的人才。 直到他最近无缘无故的一再骂我伪类, 暗喻我是共产党的暗钉时,我才不得不注意这是什么一个人了。中国人说来而不回非礼也, 但是我是不完全同意这句话的, 网上什么人没有, 都要回, 就太浪费自己精力了, 但是当我看到他对陈泱潮先生的谩骂时, 我觉得不亮出这个人的品质来, 太没有公理了, 因为陈泱潮先生曾对他有大恩大德, 被他称为比亲生父亲还亲的,
   
      下面让我们看看他是怎样对待他再生父亲陈泱潮的, 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了:
   
      下面是他自己写的:

   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我一家人能够从濒临流落曼谷街头的惨境中被救到美国,并且喜得贵子,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个我做梦都未曾奢望的奇迹;这种戏剧性的人生转折,没有冥冥之中的大力量施加作用,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太深的感受,但现在我深信:我一家人奇迹般获救的事实,是上帝存在的强有力的见证;上帝通过对我一家人的伸手救护,再次向世人彰显他的大能与慈悲。
   
   一般情况下,上帝的救恩要通过人的手来施予。在上帝的安排下,这些人于我流亡中给了我珍贵的帮助,我终身感谢他们。
   
   首先感谢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向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帮助我:2008年秋,在我濒临再次被捕的情况下,他为我审时度势,果断地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向我提供了泰国庇护通道,并且以他自己在泰国申庇的亲身经历,分几次将泰国申庇的经验和常识发给我,还通过SKYPE与我交流,敦促我尽快行动。我一直犹豫不决,陈老先生的帮助,令我坚定了逃离中共国魔窟的决心。
   
   于是,我乘当局还未收缴我的护照之际,赶在国庆节期间全家经云南出走,十月三日凌晨抵达曼谷。岂料,刚逃离魔窟,又踏入兽域,刚入曼谷,我们就误上了黑的士,被那黑车拉到一个叫“Washington Hotel”的黑店,连车费带住宿加电话费,一个晚上被宰掉两千五百泰铢。打原定联系人的电话数次不通,站在黑店门口,望着十月曼谷亮闪闪的烈日蒸热天,我茫然无措、焦虑已极,唯有向陈老先生电话求救,也顾不得丹麦正值晚上了。
   
   拨电话之际,我的心悬到了烈日蒸腾的湄南河上空,要是恰逢陈老不在家,我走投无路,全家处境就悬了!万幸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的、厚亮的声音!时值丹麦时间凌晨四点多钟,我把陈老吵醒了;但陈老先生不仅没有一丝责怪我的意思,还欣喜于我成功逃离中共虎口;从丹麦四点多钟开始直到丹麦天亮,陈老围着电话筒,一直在为我张罗接应和入住事宜。找人颇为不顺,先找了某女士,但某女士显然因顾虑个人风险得失,拖延再三,最终电话不通。
   
   等到曼谷时间上午十点多钟,我一家人饥肠辘辘,不得不冒着如火的骄阳,到就近的小街上寻地方吃早点。妻子愁极欲泪、七岁的儿子困倦不堪,他们面对贵得可以、分量却少得可怜的泰国酸甜米粉,难以下咽。
   
   穿过蒸热灼人的空气走回“华盛顿”黑店,那个印度人前台主管用乌尔都英语告诉我:有两个电话找我。是陈老先生打来的;见我在黑店打电话贵,陈老不久又主动打来电话,无奈地告诉我:他正在找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来帮我,如果这个人再帮不了我,他就没有办法了。
   
   无边的焦虑中,天下大雨,我的心,悬在了大雨滂沱的湄南河上空。好,在那人终于来电话了!半小时后,一辆的士于大雨当中,穿过内涝的曼谷大小街巷,把我们全家接到他的公司,在安排我们吃了一顿午餐后,他嘱咐他的女儿帮助我们。接下来两天,他的女儿亲自开车,带着我们找房、购物,象观音菩萨一样热心肠。我们终于安顿下来。
   
   接下来,陈泱潮老先生通过互联网,授予我完全版的他当年申庇经验:如,第一时间去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庇申请书要点、在等待面谈期间,全力争取媒体、组织和知名人士的证明、如何整理证明材料、如何准备面谈等等,在我妻子的敦促,陈老的指导,我基本上都虚心接受;事后证明,陈老先生的指导,对我顺利获批难民资格起了纲领性的作用。
   
   其中特别关键的是:陈老先生让他的好朋友郭国汀律师来帮助我,郭国汀先生的帮助,为处于悬崖边上的我,架起了一座通往彼山的桥梁,令我全家绝处逢生。
   
   为了我的安全计,陈老先生把曼谷民运圈的状况、以及他对与之相关的曼谷民运界的各色人物的观察和判断向我全盘托出。事后证明,陈老的观察和判断相当准确,他的提醒让我避开了诸多麻烦和某些危险人物。
   
   陈泱潮老先生如照妖镜一般的如炬眼光,在关键时刻帮助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2009年十一月,陈泱潮老先生赴新西兰,途径曼谷转机,欲利用转机时间看我,但不巧打不通手机,又不知我的详细地址,就打的摸索,结果被贪鄙的泰国司机拉着故意乱走,狠狠宰掉了一千泰铢还没找到我。
   
   2010年九月,陈老先生在新西兰处理完业务,专程到曼谷来探望我一家人。久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某先生的公司办公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陈老先生:陈老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银发闪烁、大头垂耳,犹如弥勒再世、目光慈祥,但于慈悲当中,又现出炯炯威严;陈老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敦厚结实、嗓门洪亮、不怒自威、气质非凡、一如矮个子版的叶利钦,余当时不禁暗叹:“此诚乃总统相也!”
   
   闻知我妻子新产,陈老执意从拉查丹家乐福采购了数大包补品、食品和水果,长途驱车来到我那位于曼谷市郊彭信区的家中,看望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向我一家奉上于新西兰专门为我们购买的礼品。
   
   最难忘怀的是,他赠予我一万泰铢作为我一家的生活援助。我知道自金融危机后,丹麦难民福利待遇大减,陈老扣除房租费用后,每个月所剩无多,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
   
   2011年三月,陈老先生感觉我行将赴美,赶到曼谷来再次探望我,因为今后要见我得去美国,去美国不便且昂贵。陈老先生还要去印度办事,此行开销很大,但还是执意送给我两千泰铢作为赴美旅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先生对我之恩,比起我已故的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可是这个曾节明是怎么后来对待他称为比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陈老先生的呢?下面是陈先生写的一篇文章。
   
   六问曾节明/陈泱潮
   
   曾节明先生:
   
   N次奉读赐教。
   
   中国古训有言:凡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
   
   想不到你继续严重误解我,更想不到你竟然继续以诬蔑不实侮辱之词,强加于我。
   
   1、敬请阁下指明:我什么时候、在哪一地点、哪一篇文章中,“自己自命是毛岸龙”?
   
   若毫无证据、不能指证,阁下就是民运人士中以诬蔑不实之词,欺师灭祖、无道、无德、无情、无义的典型之一!
   
   关于犹太人问题。由于你一向有严重的种族倾向,特别对满族怀有莫名其妙的深仇大恨情绪。所以,在你一再说把我当作你F亲看待的情况下,我确实与你说过:中华民族是混合民族,而非单一纯种血统。中华民族血液中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中国人之间万不可怀种族歧见。例如,我家族是在清初做跨省贸易碗花(瓷器表面釉矿)生意,从江西吉安安福,搬迁到云南省宣威的。数百年来书商传家,以商业为生,全无农耕民族谋生习惯。我父祖及我都是少年白发,家族中亦不乏犹太人体貌特征返祖现象。我受圣经启迪圣灵感动,深信具有犹太人血统基因,日后基因科学发展,或可得到证明——这是我在把你作为好朋友、相信你认我为F是出于真心、真诚把当作自己的孩子,讲的私房话。确有其事,我承认。
   
   但是,
   
   2、再请问阁下:中华民族是不是混合民族?中国是不是多民族大国?民族问题是不是今日及今後中国之大问题?今日中国从政之人,能不能抱有种族歧见?你自己有没有严重的种族歧见?我对你开导的这些话,是爱护你,为你好,还是害你?
   
   3、又再请问阁下:朋友间能不能薄情寡义,说翻脸就翻脸,一再翻脸?中国文化传统讲究:【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你作为一位文笔滔滔的文化人,能不能如此无道、无德、无情、无义,把好朋友、情同父子之间的私房话,动不动翻出来攻击鞑伐卖友求荣,令亲者痛仇者快?你这样搞今後谁还会信任你帮你?做人能这样做吗?
   
   4、四请问阁下:你按照彭明枭雄黑道路线,能够打倒推翻当下之中共,建立民主国家、民主制度吗?
   
   我一再告诉你:今日末世的民主革命,不是昔日的改朝换代,而是要建立包容万有共存共融全赢的新社会新国家。目的决定手段,内容决定形式。面对今日现代化军事手段和即时通讯等科学技术装备条件,除非有足够挑战的军事实力,难以通过暴力成功变革现存体制。对现存体制只能智取不可力敌,不能驱民送死,不能搞枭雄黑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暴力屠杀相互杀戮,不可能建立民主国体制度。何况实力极其悬殊,实力根本不可比。暴力革命当下根本发动不起来,遑论成功。历史条件和命运,注定当前中国只能尽可能走民主化和平转型之路。要相信民主化是不可抗拒的世界历史潮流,中国民主化是迟早的事。不要为了自己身家的荣华富贵急于求成。我在形成《特权论》民主革命思想理论体系的时候,就反反复复深入思考过这些问题。所以给自己确定了【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和座右铭。所以,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不是犯贱乞求中共,而是站在历史高度和前列,引导中共,努力促成自上而下的民主化和平转型。这是社会成本最小的胜算,而不是无原则无尊严的乞求。因为我本身在看到有可能获得军事实力举行武装起义的时刻,就曾经毫不犹豫地奋不顾身付诸实践,早在毛泽东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文化大革命中,就敢于不顾身家性命冒着被枪毙的危险,撰写出《特权论》深刻批判、剖析和抨击共产专制独裁制度,提出第二次武装革命,大军区起义,宫廷政变,新革命党纲领。。。决不是干大事而惜身的懦夫!何况
   
   5、五请问阁下:上书建言难道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吗?难道民主就是要强迫人人都跟着你去空喊打倒推翻的口号吗?难道强迫你的老师、你的老F,非得跟在你屁股後面去发疯,才是正道,才不是乞求民主吗?难道这就是你曾节明的民主风范吗?
   
   尽管我到中央机关胡耀邦智囊团工作时间不长,就遭逢9号文之变。但是,《特权论》其实已经深刻地影响了中共11届3中全会以来的中国改革开放政策。除了三权分立、两党制。。。等革命性主张之外,几乎所有属于改良性质的政策主张,事实上都已经为中共四十年来几代领导人所接受所实行,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作为奉行【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和座右铭的我,甚感欣慰。不会因为我自己如此凄凉的遭遇,而放弃对国家民族应尽的责任。处江湖之远而心在庙堂之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义所在。某虽不才,不敢稍忘。
   
   6、六请问阁下:我对习近平的错误有没有给予了及时的尖锐的有力的抨击和批判?你为什么看不到甚至抹煞我在这方面如此大量的工作?并且无视这些大量事实和努力,大肆一而再、再而三地诬蔑我,羞辱我,诽谤我是什么“作贱”?难道你只有这样把《特权论》作者彻底打翻在地,糟蹋、侮辱、欺凌到底,你才能够迎合泛滥于广大民众中的“左派幼稚病”盲动仇共抗共伐共之心,做彭明第二,号令天下,当上中国暴力“革命”改朝换代的掌舵者领导人,登基做“中华联邦共和国”的大总统吗?
以上六问,敬请阁下深思!
   
   当此末世救世救心巨变,真理更是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真理需要坚持!

   从文章可到处感到陈泱潮的刺心之痛, 他帮助的是怎么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啊。

   上文发表后受到陈泱潮来信:

   格老新春快樂!

    非常感謝格老仗義執言!

    我最近忙於搬家到老年公寓。網絡剛剛開通,接讀格老來信,深為感慰:中國還有仗義之士!

    敬祝

   萬事吉祥如意、健康長壽!

    小弟
   
    陳泱潮
   
    2018-3-2敬上
   
   我看了信后我自觉非常惭愧, 此人骂陈老已有多日了, 我当时熟视无睹, 直到这个家伙骂起自己来了才感到坐不住了。

   让我想起刘少奇, 刘死时, 也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救他, 这是因为毛在动他的战友彭罗陆杨时他为了保己, 一声不发, 最后搞到自己了, 也无人发声。 我不是也有点像刘吗?
   
   我们做人都太自私了。 对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 应该将他们消灭在襁褓中, 否则后患无穷。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9/2018 16:23 , Processed in 0.114528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