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政治 查看内容

浴火重生 再造共和

6/7/2019 21:47|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290| 评论: 0|原作者: 陈泱潮

20195月科隆中国民运大会资料之十

浴火重生  再造共和

——“中国共和党第二届世界代表大会政治工作报告
报告人:王策 (中国共和党主席)

各位尊敬的来宾、各位党员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
首先我在这里要谢谢诸位莅临今天在德国科隆召开的“中国共和党第二届世界代表大会”,很高兴看到各位新老朋友、各位同仁又相聚一堂,来商讨我们共同关心的工作与议题。你们不辞辛苦亲身到场的参与和支持,是我们中国共和党的会议和工作成功的力量源泉。你们给我们的指导与鼓励,我们将铭记在心,非常感恩!
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道路,不管是国内的,或是海外的,都是艰难曲折,跌宕起伏,民主志士,屡败屡战,前赴后继,中间充满悲壮与血泪的记忆,走得非常艰辛。
国内有1979年的民主墙运动、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1998年的民主党建党运动、2008年的“零八宪章”运动,此外还有持续多年的新公民运动和形形色色的各种维权运动,基本上都因受到当局的镇压和整肃而失败。特别是八九天安门死难者的鲜血,至今三十年了尚未得到正名与昭雪。还有令人痛心的是零八宪章运动的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就在两年前冤死在中国的监狱之中,骨灰被丢进了大海。
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最早由王炳章博士发起。他在1982年创办《中国之春》杂志,1983年组建“中国民联”,揭起了海外民运的大旗。此外,海外主要的民运组织先后还有“民阵”、“自民党”、“民联阵”和“民联阵—自民党”等等。其主要的发展脉络就是先有了“民联”, 然后“民联”和 “民阵”合并组成了“民联阵”;接着“民联阵”又和“自民党” 合并组成“民联阵—自民党”。今天我们在这里聚会,想起我们的亲密战友王炳章弟兄被中国政府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被关进单人牢房,备受折磨摧残,至今已经长达17年之久,关山远隔,见面无期,真的令人痛心不已。
想当年本人来到海外,在王炳章的感召下加入了中国民联,1985年在美国华盛顿的“民联二大”上同王炳章见面交谈,结下了战斗情谊,从此追随王炳章从事中国民主运动至今。1991年我撰写了《中国重生之路》介绍基督民主主义,1992年创建了中国基督民主同盟。1993年在王炳章的推荐下本人当选出任中国自民党主席,1995年同民联阵协商达成自民党和民联阵的合并,组成了“民联阵—自民党”,1997年11月本人在纽约的联合大会上当选为“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主席。当时的“民联阵—自民党”是海外历史最悠久、经过多次的组织合并所形成的规模最大的民运团体。接着1998年初,王炳章闯关回国推动国内反对党的建设工作,事发被驱逐出境。1998年10月,我步王炳章的后尘,从越南“偷渡”回国,一是准备赴京上书一个为期三十年的政治改革方案,二是筹划在国内组建中国共和党,仿效当时国内的民主党组党时去向政府当局登记注册的方法,把“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以“中国共和党”的名义去注册登记,为中国实行多党制的民主转型进行布局。1998年11月2日,我在杭州玉泉公园同民主党的创始人王有才见面,事发被捕,结果被判了四年徒刑,被关入浙江省第五监狱服刑。
我今天在中国共和党的二大上回忆这些民运历史上的事实,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我们中国共和党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首先她是从“中国民联”一直到“中国民联阵—自民党” 这一海外民运主体血脉的自然延续。实际上,中国共和党的党徽就是“民联阵—自民党”曾经一度试用过的组织图标,不过共和党已经重新对此做了商标注册,也赋予了它新的图标含义。其次,中国共和党虽然是在2014年在法国巴黎正式成立,但她的最早筹备工作实际上1998年已经在国内启动,然后经过长期的酝酿准备,在2011年发表了《新共和宣言》,2012年在纽约组建了“中国共和党筹备委员会”,2013年出版了《中国共和宪政之路》一书,最终在2014年在巴黎正式成立。所以说,中国共和党既是举旗于海外的主体民运组织的延申,又是是播种发芽于国内的草根政党。可以说,中国共和党是中国海内外多年来民主运动的一个历尽劫难、浴火重生的新凤凰,她承载了中国海外民主运动艰难奋斗的漫长历程,她凝集了中国如何走向民主宪政的理论探索,她肩负着推动中国民主宪政转型的历史使命。
所以我希望今天在座的诸位,作为中国共和党的成员,能对自己组织的来龙去脉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要对之珍惜爱护,坚持支持和参与,并以此为荣。要知道我们历尽艰难走到今天并不容易,我们虽然很弱小,但我们肩负的使命却非常重大,我们要满怀信心地去迎接我们面临的新挑战。我们中国共和党不仅要生存下来,而且要发展壮大,要薪火相传,不离不弃,奋斗前行,直至达成我们理想的共和宪政目标!
记得孙中山先生在其自传《有志竟成》中,曾经表达了自己在1905年同盟会成立后对革命成功产生的信心,他写道:“自革命同盟会成立之后,予之希望则为之开一新纪元。盖前此虽身当万难之冲,为举世所非笑唾骂,一败再败,而犹冒险进取者,仍未敢望革命排满事业能及吾身而成者也。其所以百折不回者,不过欲有以振起既死之人心,昭苏将尽之国魂,则有继我而起者成之耳。自乙巳(1905年)之秋,集合全国之英俊而成立之革命同盟于东京之日,吾始信革命大业可及身而成矣。” 孙中山对革命事业能及身而成的信心,实际上在同盟会成立六年之后就得以实现。1911年爆发了“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三百来年的外来满清朝廷的殖民统治,创立了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同盟会所追求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的革命目标就已经达成了。
我希望我们的中国共和党也要像同当年的同盟会一样,能在中国的新一轮历史大变局的到来中发挥我们的作用,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再造共和的事业,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愿我们所追求的目标能有幸及身而成。
那么接下去,我想把我党自成立以来所做的工作,向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汇报。限于各方面的条件,我们做的工作很不够,特别是本人能力不足,深感惭愧,还望诸位多多指教与谅解。下面我将分别就一些所作的工作来做一个梳理表述。
一、向习近平发表公开信,敦促他制定中国厉行宪政的路线规划,以启动中国民主宪政的政治改革。
2014年,中国的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巴黎,我们借这个时机在3月25日发表了《中国共和党敦促习近平厉行宪政书》这一公开信。我们援引中国清末“仿行宪政”失败的历史经验教训,指出在在改良和革命的赛跑之中,只有及时开启真正的宪政转型进程,才能避免革命式政治剧变给社会带来秩序的混乱与民生的困苦。我们恳切敦促习近平先生能在历史转折关头,认清天下大势,顺天应人,断然开启中国的宪政改革,以圆我国人百年宪政之梦。如能如此,身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亦必将以此伟业,成为像华盛顿、林肯那样的新制度开创者而流芳百世。
二、支持香港人民争取特首真普选的雨伞革命运动。
      
从2014年至2015年,我们对这场香港人民争特首普选的“雨伞革命”运动倾注了很大的关心,我们热情支持香港人民的政治诉求,希望有个合理双赢的解决办法。我们先后发表了五篇文告,分别是:
《中国共和党关于解决香港“普选”与“占领中环”政争的建议书》
《中国共和党声援香港人民发起“和平占中”的紧急声明 》
《中国共和党关于香港特首普选候选人产生办法的建议书》
《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
《中国共和党对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的声明》
具体的文章内容,我在这里就不多做说明了,有兴趣者可以上网查看。我只想说明我们中国共和党之所以对这次香港的“雨伞革命”如此关注力挺,是因为我们认认识到,中国大陆的民主前景同香港的政治发展休戚相关。如果香港循序渐进的民主进程模式能够成功地迈出第一步,顺利实现行政长官的民主真“普选”,这必将成为中国大陆政治改革的参照,并最终促使全中国各地区与各民族自治区均能走向民主转型,共享其民主的成果。我们依然期盼香港人民在不久的将来能争取到民主的胜利,也希望我们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思路能提供其参考。
三、关注中国边疆各民族地区的自治问题,倡议发起泛区域自治運動民主宪政运动的结合
关于边疆各民族地区的自治问题,我们参加了2015年在德国科隆召开的《第二届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我在会上作了:《西班牙的民主化与民族和解政策考察》的报告。又在2016年参加了在台湾台北召开的“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友好团体代表大会”,提交了我的专题论文,题目是:《寻找共同点——西藏的“中间道路”政策》。
在第一个考察报告中,我们探讨了西班牙在民主化过程中如何化解巴斯克、加泰罗尼亚与加利西亚这三个地区的分离倾向,通过高度自治的方式,保持了国家的统一。并以此为借鉴,指出中国可以借鉴西班牙的区域自治方式,来合理处理内蒙、新疆和西藏的民族自治问题。
在第二篇关于西藏问题的论文中,我们赞同西藏的“中间道路”政策,认为西藏人民的要求高度自治是基于其自古以来就拥有的“历史自治权”。藏人要求恢复藏人治藏、高度自治的“中间道路”政策,就是一個合理的、充滿宽容、妥协与互利精神的政策,是解开西藏问题的一条和平理性的双赢道路,值得支持。
文章最后还指出,中国周邊的蒙、维、藏各民族地區和港、澳特區都应該在維护与发展其“历史自治权”的旗帜下联合起來,形成各民族与特区的“泛区域自治运动”,并同海內外中国的“民主宪政运动”联手合作,共同奋斗,這样才能达成我们共和宪政的目标。
四、强烈谴责和抗议中共当局对基督教的迫害,呼吁发起一场中国的十字架革命
我们高度关注和反对中共当局对对基督教的迫害,我们认为他们强拆十字架和教堂,迫害牧师与信徒,破坏践踏正常的宗教信仰,犯下了反人类文明的野蛮罪行。为此,我们中国共和党予以强烈谴责和抗议,并呼吁不堪凌辱迫害的中国广大基督徒发起一场“十字架革命”以争取自己宗教信仰的自由。我们先后发表了多篇文告,阐明我们的观点和立场。
我们先后发表了:
《中国共和党严厉谴责中共拆毁三江基督教堂的罪行》。
《中国共和党与基督民主同盟强烈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的声明》。
在荷兰王国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 上我们发表了演讲,题目是:
《呼唤中国的“十字架革命”》。
第一个文告是谴责强拆基督教堂的。2014年4月28日,中共政府出动一千多名武装警察与暴徒,以重型推土机将基督徒自行捐款3千多万元,历时12年辛苦建成的,可容纳数千人的温州市三江基督大教堂强行拆毁,夷为平地。
第二个文告是抗议中共在短时间内在浙江省就强拆了一千多个教堂十字架的暴行。我们指责这是中共当局反人类、反文明、反信仰自由的粗暴罪行。我们认为,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是中国精神文明的重生之路。我们认为没有普世基督教信仰的滋养引领,就没有现代以尊崇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的文明社会。因此,我们热烈欢迎中国基督教的适时兴起,这是中国脱离蒙昧野蛮走向文明理性的必经之路。这是我们对基督教在中国传播具有积极意义的阐述。
在呼唤中国的“十字架革命”的演讲一文中,我们历数了中共当局迫害摧残基督教的长期历史和现状,指出现在中国大陆已经有了一亿多人口的基督徒,完全有力量、有能力,团结起来维护自己信仰自由的权利,甚至发起一场中国基督徒的“十字架革命”。文中提及了在东欧的“天鹅绒革命”中,很多国家的基督徒参与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值得借鉴。我们还特别援引了罗马尼亚革命的历史故事作为参照。
文章指出在罗马尼亚革命中,“一首《神存在》的歌曲、十三个跪在地上殉道的弱小孩子、和两个站在坦克上的牧师,就能感动罗马尼亚的全国人民起来推倒共产暴政,赢得他们的自由与胜利,谱写了一曲上帝的爱和公义战胜邪恶暴力的壮丽史诗!”那么中国上亿的基督徒在万般逼迫,忍无可忍的时候,也必将会扛起十字架,勇敢地踏上中国基督徒光荣的“十字架革命”之路。
五、密切关注中国的公民运动宪政运动,倡导公民运动宪政运动的结合
我们曾经就此议题发表过以下的文告:
《中国共和党(筹)向许志永博士与新公民运动致敬书》
《纪念“六四”卄五周年——再掀公民宪政运动新高潮》
《中国共和党强烈抗议谴责重判记者高瑜的声明》
在多伦多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我们共同引领变革”大会上发表演讲,题目是:
《中国的“公民运动”与“宪政运动”结合之前景》
在丹麦举办的“中国公民社会建设”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从维权运动看中国“公民人格”的养成》
在德国斯图加特市举办的“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上我们发表了演讲,题目是:
《推动光荣革命  再造共和宪政》。
我们高度关注与支持中国的公民运动以及维权运动,首先就是因为中国公民意识的觉醒和公民人格的成长,正在为中国社会政治的转型提供了最初始的原动力。我们深知,只有人民摆脱“臣民”的意识,获得自己作为“国家主人”的“公民的身份”,拥有“公民的权利”,履行“公民的责任”,养成“公民的美德”,确立自己“公民的人格”,才能建成一个现代民主自由的社会。所以说,当前中国兴起的“新公民运动”和“新宪政运动”是相辅相成的社会政治运动,这两大运动的结合是中国当前社会政治转型所要走的正确道路,它可以引领中国人民去创建一个新的共和国。
在这里我还要向各位指出,在这个议题中,我们发表的《推动光荣革命  再造共和宪政》一文值得更多的关注。这篇文章追溯了世界上创立现代宪政体制最早的源头­­——英国的“光荣革命”,进而对照中国自清末以来的“戊戌变法”、“仿行宪政”、“辛亥革命”,以及国共内战以后退居台湾的中华民国如何最终华丽转身,实现了“多党制”、政党轮替的现代民主宪政,而中国大陆却依然沉沦于共产党“一党专政”泥沼的漫长曲折历史,指出我们目前的最终的出路就是要推动一场中国版的“光荣革命”,从而完成我们中国人走向“共和”的百年“宪政梦”。
我们认为当今的中国大陆已经具备了政治转型的社会条件,人民的公民权利意识已经觉醒,而统治者也很难按过时的旧模式继续统治下去,推动创建中国共和宪政体制的“光荣革命”正当其时。这种“光荣革命”需要我们民间的政治反对派和公民社会去大力推动,也需要中国的执政者与体制内开明改革派的积极响应和配合。只要机缘凑合,风云际会,中国的“光荣革命”必定会最终获得成功。
我们已经看到,海峡对岸的中华民国政治体制的和平转型就是一场“光荣革命”成功的案例,她为我们作出了光辉的榜样,已经给我们中国大陆人民带来深刻的启示与激励。
本人曾多次访问台湾,对台湾民主转型成功的印象非常深刻。最早的一次是1996年作为海外民运考察团的成员赴台,见证了李登辉先生当选为第一任经由全民直选产生的中华民国总统这一划时代的伟大历史时刻。2006年本人和另外几位大陆民运人士在台北总统府受陈水扁总统的接见,本人也当面表达了我们要取法台湾政治和平转型的经验,以促成大陆民主化的期盼。2012年赴台观选,看到国民党的马英九当选和民进党的蔡英文以大约80万票的差距而败落。2016年蔡英文再次参选,终于成功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我们发表了题为:《中国共和党恭贺蔡英文女士当选中华民国首任女总统——让台湾民主的灯塔点亮中国大陆共和宪政的前景》的贺信,向她表示了由衷的祝贺,并以此展望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盼望台湾的今天,就是大陆的明天!
六、举办了中国共和党2016年工作扩大会议,总结了工作,健全了组织,壮大了队伍。
2016年6月3日我们在德国法兰克福成功地举办了“中国共和党2016年工作扩大会议”。会议总结回顾了我们前几年的工作活动、阐述了我们的政治主张和展望将来的政治目标。通过会议,我们宣布了一些功能部门新的人事职位任命,健全了我们的中央组织工作。我们还重点组建了中国共和党德国分部,壮大了我们的基层队伍。中国共和党德国分部的建立是本党组织建设的一个重要发展,也为我们今天在德国成功举办第二届代表大会奠定了基础。我们在这里要特别向德国分部的同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希望这次会议之后,能建立更多的国家区域分部,进一步壮大我们的基层组织。
七、警告中国政府正在应用大数据的社会监控侵犯人民的自由和隐私,使整个社会成为一个大监狱,人民沦入了囚徒的困境,并展望网络公民社会如何能突破困境来赢得自由和民主。
      20171024日我们在德国波兹坦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发表了题为《中国的大数据社会监控与网络公民社会崛起之前瞻》的演讲。我们及时地提醒大家,中国政府现在正在应用大数据和各种科技的先进方法来加强对公民的全面监控,以达到达到其政治与社会的维稳目的。指出其严密的监控必将严重侵犯公民的自由、个人信息与隐私,使其陷于监狱囚徒的困境。同时也指出作为中国的公民如何积极反制这种监控,充分利用网络空间,来发展政治性的网络公民社会,和大数据的集权国家机器进行博弈抗争,进而兴起一场网络民主革命,来突破这种囚徒的困境,赢得自身的自由和民主。
      对中国政府的大数据社会监控,现在也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的对中国政策发表演说,其中就抨击中国说:“如今,中国已经建立了无以伦比的监控国家,范围越来越广,越来越具侵入性,而且经常是在美国技术的帮助之下。他们所说的‘中国防火长城’也筑得越来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 彭斯副总统警告人们,中国将成为一个用大数据全面监控人民的,奥威尔式的集权社会,人民将彻底失去自由。这种恐怖前景值得我们高度警醒与抵制。

八、沉痛悼念刘晓波、黄河清、彭明、杨天水、张健、等民主运动的英烈
      我们组织非常痛惜当今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做出牺牲,不幸逝世的民运英烈。特别是在2017年,和平奖得主、零八宪章运动的领导人刘晓波冤死在狱中时,我们发表了《刘晓波殉难头七公祭文》,并以此文作为序言,编辑了本人多年来发表的声援刘晓波的文章一共10篇,由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论坛》作为《王策悼念刘晓波文章专辑》的特刊发表,隆重悼念刘晓波的逝世。文章包括:
一、刘晓波殉难头七公祭文(代序)
二、声援《零八宪章》  发起民主进军的呼吁书
三、为刘晓波案致中国最高当局书
四、民联阵——自民党等团体强烈抗议重判刘晓波的声明
五、2010年元旦贺辞:总把新桃换旧符
六、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七、中国共和党关于立即释放与抢救刘晓波的紧急声明
八、民运汉堡会议致辞:释放刘晓波  中国要民主
九、慰曉波(诗歌)
十、中国共和党哀挽刘晓波挽联
      另一位令人倍感悲痛的是我们多年的亲密战友黄河清先生在201443日不幸逝世,离中国共和党在法国巴黎成立之后只有18天。就在临终的那一天,我和李力一起去看望他,在病榻上我送给他一册《中国共和宪政之路》,请他务必保重。他自知身体已经不行,最后说了缘尽于此四字,与我们握手道别。谁料当晚午夜他就溘然逝世,手中余温犹在,竟尔人天永隔,令人痛心不已。我和李力协同黄河清的家人忍痛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报道了追悼会的实况、悼词以及众多友人们发来的追悼文字,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黄河清先生曾为中国独立作家笔会会员,他勤于写作,著作有《中国没有明天》、《话说林昭》、和长达136万字的《当代中国史稿》等煌煌巨著。他长期投身中国民主运动,原任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央政务委员。1998年我回国进行上书和筹建中国共和党活动时,他和李力先生先期在国内为我作了周密的安排、联络和接待工作。事发后,黄河清被中国政府拘捕关押了一段时间,后被驱逐出境,流亡西班牙。他在罹患癌症后打算回国治疗,当他飞达上海机场时被拒绝入境,强制遣返。黄河清先生是早期在国内参与筹建中国共和党的重要人员之一,他可以说是我们共和党人士中第一位因受政治迫害流亡国外而逝世的殉道者,今天值得我们深深的追忆和悼念!
      
      还有就是上个月张健先生的逝世,他也是中国共和党的党员。对他的去世,我们深表哀悼,为之捐款200欧元,资助办理他的丧事。我们还敬送挽联一对,以表哀思:
中弹天安门  壮志未酬亡异国
皈依十字架  精魂今已返天家
此外,我们还对先后逝世的民运人士发表悼文、唁电、挽联等文字,以表达我们对他们的敬意与哀思,这些人包括:彭明、陈子明、曹思源、王东海、王建军、佟适冬、杨天水、余志坚等等,就不一一说明了。
九、声援呼吁释放在海外首举中国民运大旗、创办《中国之春》杂志和创建中国民联中国自由民主党等民运组织、遭绑架回国、蒙冤在狱的王炳章博士
     自王炳章博士在2002627日在越南被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坐牢后,我们一直十分关切他的情况,先后发表了很多声明,参与组织了抗议活动,予以声援营救。这些年来,我们发表的文章大约计有:
     
     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博士保外就医的呼吁书》
     强烈抗议中共虐待王炳章、秦永敏》
      《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敦促中国政府批准王炳章参加父亲葬礼的紧急呼吁信》(参与联署)
《沉痛悼念王桂芳老太夫人逝世暨敦请中国政府准许孝子王炳章返家奔丧的声明》
      《发扬王炳章精神  再造民运第二春》
      《拯救囚笼中的王炳章》
      《东归的蛟龙——读王炳章在狱中所作特别祈祷辞有感》
      《中国共和党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图谋杀害狱中王炳章的紧急声明》
      除此此外,我们还发起了2次联署签名呼吁信,要求释放王炳章。一次是在2013年6月3日,我们起草了《民运团体强烈要求中国当局释放王炳章博士的声明》,参与联署的有多达三十来个民运和人权组织,一百来位个人签名。另一次是2014年3月15日在我们中国共和党成立大会上,有60来位到会者和数个民运团体联署签名发表了《强烈要求释放王炳章的声明》。
2013年6月28日,为了配合在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多伦多等全球各地为王炳章请愿的同步活动,我们协同法国的民运同仁们也在巴黎向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递交要求释放王炳章的请愿书,并进行了街头抗议活动。2018年7月10日是“中国自民党创建28周年纪念日,我们发表了《王炳章博士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28周年纪念特辑》,刊登了相关的文章来缅怀他对中国民主运动作出的历史性贡献。
令人伤心的是,王炳章自从被投入监狱,关在单人的牢房中,遭受种种非人道的待遇已达17年之久。他被强制洗脑、被殴打、伙食粗劣、数度中风和常年患有静脉曲张病不能得到合理治疗。17年折磨下来,一个意气风发、器宇轩昂的中华好男儿已经变成了老态龙钟的老人,不久前还传出他在狱中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的危机感。
我们今天在这里召开的中国共和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再次强烈恳切地要求中国政府,鉴于王炳章被非法绑架回国,蒙冤系狱已长达17年之久,又年过七十、衰弱多病的健康状况,本着纠正冤假错案与人道主义精神,立即将其减刑释放或保外就医,使他的多种疾病能得到适当的治疗,家人得以团聚,能到他在狱中时双双去世的父母墓前作一迟到的祭拜,也能够在自由的环境中颐养天年。拳拳之心,不胜期盼!
十、中国共和党倡导在民主的前提之下,应以一中两国两国一制而非一国两制的方式来解决台海两岸的关系问题
2019年1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纪念谈话,提出了对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以“一国两制”的方案予以解决,意图将台湾降级为等同于香港与澳门的地方级自治区纳入中国的政治版图,还威胁不排除以武力解决两岸的统一。谈话发表后,引起了台湾政府和人民的强烈反弹,舆论一片哗然,为海峡两岸的和平与发展,带来令人担忧的不确定前景。
对于这一重大两岸关系事态的发展,我们在1月3日发表了《中国共和党关于中共当局发表对台新政策谈话的声明》,及时地表达了我们的政见。我们在声明中提出,解决两岸分治问题的妥善方案不是“一国两制”,而应该是“一中两国”。也就是在民主,自由,自愿,自主的前提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各自作为主权独立的国家身份组成一个松散的,类似大英联邦式的“中华联邦共和国”,以实现其“一个中国”的统一梦想。
要实现两岸的统一必须达成双方有可能接受的共识。如果说原先的“九二共识”是海峡两岸曾经达成共识的1.0版的话,“一中各表”可以视之为2.0版,则“一中两国”就是前者升级的3.0版。因为“一中各表”里面就隐着各自分别表述为“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国,那么“一中两国”就是把前面隐藏的含义明白化、联合化,双方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应该比较容易接受。
我们认为,解决目前两岸关系正常化的前提不是盲目地追求“统一”,而是首先要实现大陆的民主化,才能为两岸的统一创造必要的条件。中共当局坚持以“一国两制”来解决两岸问题,就是企图在保留自己在大陆的一党专制统治的同时,来吞并一个已经率先在台湾实现了民主化的中华民国,这是一个两头通吃的政治谋略。如果接受了这所谓的“一国两制”,就是在法理上承认了中共在大陆的永久专制统治,所以说,这个“两制”的政治圈套是我们两岸人民都不能接受的,台湾人民自然不会自愿被纳入大陆的专政体制与狼共舞,大陆人民也不愿接受在中共的专政体制下永世为奴。
所以我们认为,民主和专制不能“合二为一”,犹如美女和野兽不可组成一个恩爱的家庭。只有在两岸都实行了民主之后,才有共同的政治基础来谈统一的问题。解决两岸问题的关键不是“一国两制”,而是首先要实现“两国一制”。只有在民主“一制”的条件之下,双方才有可能达成“一中”的协议,进而组成“一中两国”的复合民主联邦国家,来维系两岸人民永久的福祉与和平,从而实现“两岸一家亲”!
十一、今年春节接受《博讯》采访,发表了春节特刊:《王策谈习近平新时代之危局及其革新之愿景》的新年讲话,提出己亥革新七条政治改革的政见
在今年己亥年到来之际,本人接受了《博讯》记者张杰博士的采访,写成了题目为:《王策谈习近平新时代之危局及其革新之愿景》的新年讲话,作为春节特刊,以文字版和视频版两种方式同时在《博讯》上予以发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颇受好评。
该篇讲话比较全面地分析了“习近平新时代”的特征,指出它徒有新时代之名,而无新时代之实,采用的基本上还是毛泽东式的,通过整人与擅自改制,以达到最高领导人集权的中共权斗旧模式,走的是一条“文革”回潮之老路。习近平当局虽然在集权方面取得成功,但是在治理国家政治、经济、外交等各方面的方针政策上,由于采取倒退、高压、多方树敌,强势斗争的方略而走向失败,造成上下树敌、内外交困,民怨沸腾、烽烟四起,使之面临可能会由巅峰跌落深渊的危局。
另外,文章还特别指出,2018年3月中国人大修改宪法,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从立法的程序与法理惯例的技术性上来说,都是难以成立的。其立法过程不公开透明,欠缺程序的合法性;其所立新法的适用对象,也不符合现代正常国家的立法惯例,违背立法的法理,应该说是一个非法和无效的立法。这一确立国家领导人终身制的立法举措等同于当年在“辛亥革命”后袁世凯所演出的“洪宪帝制”复辟旧戏,已陷习近平于不义,更加增加其执政的危机。
在文章的后半部,我们针对当前中国社会面临的困局,借用了时下将社会危机称作为“黑天鹅”与“灰犀牛”的比喻,提出了放飞四只“黑天鹅”、牵走三条“灰犀牛”的政治革新建议,统称为“己亥革新七条文”,将之作为新年献礼,提供给习近平执政当局和海内外全体中国人作为参考,用以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
我们所建议的“己亥革新七条文”分别是:
壱、        建议在今年“六四”民主运动30周年之际,平反“六四”,给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恢复名誉,昭雪冤案,抚恤难属,撤销通缉令,让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有尊严地回国。
弐、        建议在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宣布大赦天下,释放王炳章等一切政治犯、思想犯、良心犯、及各宗教信仰与修炼团体的囚犯;同时也酌情对刑事犯实施适当的减刑,以营造和谐的社会环境。
参、        建议停止迫害各宗教团体,实行“政教分离”政策,不再强拆十字架、毁教堂、在佛教寺庙升国旗,挂国家领导人的像,停止迫害基督徒、法轮功修炼者与伊斯兰教信徒等等,真正实施宗教信仰自由。
四、        建议停止有选择性的反腐败运动,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和政治改革上面来。
伍、        建议停止实施“国进民退”的公有制计划经济政策,全面开放以私有制为主的市场经济政策。
六、        建议撤销新修改《宪法》中的国家主席和副主席无任期限制的设定,恢复原《宪法》中所设定的任期制条文。废除“帝制”,回归“共和”。
七、        建议启动全面修改现行的旧《宪法》,推动全民参与新的修宪运动,制定以“主权在民”为原则,以“普世价值”为宗旨,实施多党竞争、三权分立、尊崇人权、保障自由的民主宪政新《宪法》,经全民公决通过,予以实施,以完成中国政治体制的和平转型。
文章结尾表示,我们衷心期盼习近平先生在抵达权力巅峰之际,能够“不忘初心”,顺应民意,华丽转身,引领举国上下,团结一致,脱胎换骨,进行这场“己亥革新”的政治大变革,终结“一党专制”,以开创中国千年未有之共和宪政新时代!
那么,上面所总结的这十一个方面,是我们中国共和党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主要工作汇报。当然,限于各方面的条件与能力,我们做的还很不够,但我们已经尽力了,不够之处,还望大家多多指教与包涵。我们希望今后在各位的大力支持,共同参与下,能够做得更多更好。
最后,我想和诸位重申一下我们中国共和党的历史使命和终极目标。我们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民运团体或人权组织。我们不是在进行泛泛意义上的中国民主运动,我们要推动的是在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一场“中国共和宪政运动”。我们不仅仅局限于宣传一般性的普世价值、民主思想和人权观念,我们还准备要将这些思想观念付之未来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实践。我们有自己的政治纲领和目标,我们组织的目的是要为将来的中国多党政治体制做出布局,介入到中国未来共和宪政的制度性建设,成为在中国重建共和的一支积极的、稳健的建设性力量。
我想在这里重温一下我们党的纲领,她就是我党的“八一八政纲”:
第一个“八”指的是八种普世价值观:共和、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法治、人权、富贵;
“一”指的是一个基本原则:“主权在民”;
第二个“八”指的是八大宪政设施:一人一票、官员民选、多党竞争、党军分离、权力制衡、司法公正、地方自治、官民共管。
除此之外,就像当年同盟会提出“驱除鞑虏,创建民国”的革命目标一样,今天我们在这次中国共和党“二大”上也要提出一个最简单明瞭的口号,来表达我们组织的政治目标,这就是:
“结束中共一党专政、创建多党民主宪政”。
我们中国共和党的奋斗目标就是要变中国的“一党制”为“多党制”,这就是我们党的核心政治任务。
在方法上,我们希望中国能通过和平有序的改革来实现民主政治转型。同时我们也不反对在改革无望,社会溃烂时,通过民间的“颜色革命”或高层宫廷政变的强制手段来达成社会政治转型的目标。
为了避免强制性的社会大变革给人民带来的动乱和灾难,多年来我们一直寻求以一种和平有序的方式来推动变革。如前所述,1998年本人以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的身份冒险回国上书,提出一个为期三十年的政治改革方案,试图同中国执政当局进行对话沟通,用以推动政治转型,创造共和民主新时代,就是一个初步的尝试。
自本人上次回国上书至今,二十一年已经过去了,但对于这一途径的探索,我们未改初心。中国共和党今天在此次大会上要公开郑重声明,我们愿意同中国当局就眼前的政治改革与社会诸多问题展开对话,为中国如何脱离困局,走向光明进行协商,我们希望这一双方互相对话的诚恳意愿能得到中国当局的积极回应。
我们希望中国当局能开放心态,审时度势,在国际、国内要求中国社会大变革的强大压力与普遍要求下,能和政治反对派与建设性的反对党化对抗为对话,消除敌意,协商合作,破旧立新,使迷失在漫漫专制之路上的中国,能够走上正途,浴火重生,再造共和。这是我们共圆中国百年共和宪政梦的最光明之途径,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让我们大家团结一致,共同努力!
谢谢大家!
2019521日于德国科隆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19 16:20 , Processed in 1.47127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