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39|回复: 1

[人物事件] 石正丽新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24/2020 03: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本来无新冠,“武毒”合成之。天河机场试,危害全人类。当各国追查新冠是哪国病毒的时候,意味着人们已默认了新冠病毒是“人造物”。众所周知:胆子大的唯物主义国家是敢想敢干的,唯有那个“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中国才敢干。

赵永芳1977年生于湖北枝江,1995年在武汉大学生命学院读本科,毕业后进入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2004年获理学博士,两年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并担任研究助理。2013年入选“千人计划”,从美国回到北京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担任“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课题组组长”,研究膜蛋白结构与功能的关系(请注意,如今的新冠病毒的膜蛋白里被插入了艾滋病蛋白)。2016年8月14日晚9时,带着两个孩子上楼回家,老公还在楼下停车,短短几分钟突发急病,送入军方的306医院,15日0点20分去世,显然是被她研究的病毒所杀死,年仅39岁。她研究:把生物大分子诸如核糖核酸分解成小小的片段,探明每个片段的性质功能,找出不同病毒的不同片段,靠合成酶来把它们拼合为新的病毒。赵永芳的专业是石正丽的上上线。

石正丽1964年生于河南西峡,武毒所研究员,武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四级即P4实验室)副主任、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主任、生物安全工作委员会主任、新发病毒学科组组长。她研究怎样把“不传染人的病毒”转变成“传染人的病毒”,这种研究对人类无益,唯一的用途就是可制成毁灭人类的“生化武器”。在“生化”专家石正丽的城市发生了“人造新冠病毒”大爆发,“武汉放毒所”罪莫大焉!

一,石正丽17年来专门跨种传播SARS病毒

在SARS病毒表面的紫红色凸起叫spike glycol protein,简称S蛋白。这个蛋白是冠状病毒的“钥匙”,可以打开宿主(人体)细胞的“锁”,从而侵入人体细胞内部来繁殖病毒。通过技术手段人为地换掉S蛋白,从而使得改造后的冠状病毒的S蛋白与人体细胞的ACE2受体能够相结合,是分子生物学研究的基本功。从一个舟山蝙蝠病毒那样的祖先出发,最终进化出武汉冠状病毒的话,一次基因重组是不够的,必须有两次基因重组才可能进化出如此的结果。

由于病毒的基因序列可以全部翻译成蛋白,所以,通过蛋白序列就可分析病毒。通过蛋白质序列比较:武汉病毒和2003年的SARS病毒的一致性为86%,说明两个病毒是同一类;舟山蝙蝠病毒和武汉病毒一致性达到了95%。而对于序列里的绝大多数蛋白来说,这种一致性是普遍的,有的甚至更高,比如E蛋白的一致性是100%。Nucleocapsid蛋白是94%,membrane蛋白(膜蛋白)是98.6%,S2蛋白(spike蛋白的后半部分)是95%。然而,S1蛋白也就是spike蛋白的前半部分,非常与众不同。在这里,两个病毒序列的一致性突然降到了69%。这样的分布(所有其他部位95%,而仅一个特定蛋白69%)从遗传进化的角度来讲是不可能的。假如仅仅是随机突变的话,祖先和后代之间序列上的差异是应该基本均匀分布的;或者说各个蛋白之间的一致性应该都差不多,不应该出现一个蛋白如此与众不同。那么,有没有其他的方式会导致这样的结果?是的,有一种方式可以做到,就是人工合成病毒。

世卫公布:新冠病毒通过人体呼吸道和肺部细胞上的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蛋白受体入侵人体的。患者刚开始的时候一般是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那么,病毒是怎么准确无误找到这个人体的开关呢?石正丽团队代替病毒做了选择。2008年,他们的实验,证明可以从萨斯或类萨斯冠状病毒中,合成S蛋白,并经测试后,确认该合成蛋白功能。并指出该功能,可以使不具传染性的类萨斯冠状病毒,转化致能感染人类。

2008年至2012年期间,石正丽的团队进行了多项研究,以确定冠状病毒的“关键功能区域”,使病毒能通过人类细胞感染人类。这些功能区域,就是冠状病毒表膜上的S蛋白和受体结合域(RBD)。今天我们踫上的病毒,变异极其快速,就是由于这个不穏定的RDB所致。2011-12年间,石正丽的团队从云南蝙蝠洞中,收集到的117副蝙蝠粪便中,分离出27种类沙士冠状毒株。在三个新的毒种中,其中一个可以直接进入人体细胞,引起感染,不用中间宿主。他们将其命名为“武汉研究所一号病毒(WIV1)”。另外两个毒种,传染可能性较低,它们分别被命名为SHC014和Rs3367。

2013年10月30日,石正丽、葛行义等在全球顶级的科学杂志《自然》杂志发表文章说,他们“分离和鉴定萨斯样的蝙蝠冠状病毒,该病毒应用于人类的ACE2受体”。注意:目前流行的武肺病毒直接攻击人类ACE2受体。在摘要中,该文声称蝙蝠来自云南,而应用的ACE2来自人类。把二者重组形成病毒。

2015年11月9日,石正丽团队在英国的顶级刊物nature发表文章说: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侵染人类。利用基因重组技术,将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合成的人工冠状病毒“嵌合体(Chimeric)”,编号为SHC014-MA15。该嵌合体可以和人体的ACE2结合,能有效地感染人的呼吸道,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都失去了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这篇论文是2014年石正丽跑到美国,与北卡莱纳大学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完成的。美国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人工病毒在实验中能感染人体细胞,现实里当然能感染人并引发大疫情了。2014年10月17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化武器时,立即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

而中国的石正丽却在继续该项目的研究。2018年11月14日,石正丽应邀在上海交大做了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的主题演讲。2019年1月8日,55岁的石正丽以SARS病毒跨种传播的首席作者的身份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自设立以来,64年间共颁发了17个一等奖,华罗庚、吴文俊、钱学森等曾获此殊荣;二等奖699个,年均10个。当局重奖了搞两弹一星的武器科学家,这就是政府的主攻方向。

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在2015年向武毒所提供了370万美元的赠款。美国驻北京使馆自2018年1月开始,多次派学术外交官前往武毒所调研,曾两次警告武毒所存在安全隐患。2018年1月19日美使馆发出的电报说:武毒所严重缺乏受过适当训练的人员;石正丽团队在冒风险研究蝙蝠病毒,蝙蝠体内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与人的ACE2受体结合,造成类SARS疾病。

2018年4月5日央视报道:武毒所牵头的科研团队,近日确定一年多前,曾在广东导致大量猪死亡的流行性腹泻,罪魁祸首是一种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报道称,该病毒暂时不会感染人。这一成果在国际权威的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报道还说,当时武汉病毒所正在猪身上试验解药——新冠病毒疫苗。武汉肺炎爆发后,面对质问,武毒所说:18年新冠病毒与19年新冠病毒是不同的。网友说,是不同,18年新冠病毒+艾滋毒=19年的新冠病毒。

2019年3月2日,石正丽等在国际学术期刊《病毒》(Viruses)发表了《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的论文,预测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该文投稿日期为2019年1月29日,早于武汉军运会9个月。石在暗示:武毒所参与了习冠病毒的实验室秘密人体试验(当时有许多武汉的大学生失踪,这些人成了秘密的“小白鼠”啊),并有重蹈SARS疫情的预感。出于良心发现,便给英语读者以预警,借以免除她的千古骂名!

王广发是国家卫健委的(呼吸病)专家,2020年1月8日他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前往武汉。1月10日他宣布:新冠病毒“可防可控”。16日他出现武肺症状,20日被确诊为武肺,21日他用了抗艾滋的药物,22日症状缓解,30日出院。然而,仅仅靠治疗武肺的经验总结出可以用抗艾滋药物这个结论,明显是不可能的;1月31日印度专家通过基因序列对比发现:与Sars病毒比,新冠病毒中被人为地插入了4个独特的艾滋病的氨基酸残基。2003年SARS时候,基本上采用激素疗法,抗艾滋药物并不是抗冠状病毒的药物。王广发是国家级医疗专家,肯定不可能拿他来做药物试验。那么官方的医疗系统怎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准确地找到看似与冠状病毒毫无关系的抗艾滋药物给王用呢?只有一种可能性:新冠病毒是实验室产物,高层心知肚明。

针对沸沸扬扬的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把艾滋病毒镶嵌进了冠状病毒的猜测和争议,是否有病毒泄露的争议,2020年2月2日,正丽石在其朋友圈发表声明称:“以生命担保,2019新冠病毒与实验室无关,这是大自然对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请问:大规模食用野生动物的人群很多,东南亚、南亚、非洲、拉美地区,都有野生动物交易场所。湖南贵州广西云南,比湖北,吃了更多的野生动物。为什么新冠病毒在吃野生动物较少的湖北地区爆发?2020年2月4日,石正丽说:专业问题她不想与非专业人士讨论,她说,“我能告诉你的是,我们是合法合规地开展实验活动。”希望国家专业部门来调查,以还团队一个清白。我们认为:石正丽的清白必须由独立的国际科学家联合调查队来确认。

二,武毒所的“解药”

到目前为止,人们没有看到石正丽及其团队,发表过任何关于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的研究进展论文或测试。人们看到的是:中国科学院武毒所石正丽学科组2019年12月招聘博士后启事。拟招收方向1:蝙蝠迁飞及其携带病毒传播的生态学研究。拟招收方向2:蝙蝠病毒跨种感染及其致病性研究。武毒所的病毒资源有:埃博拉病毒,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尼巴病毒,蜱传脑炎病毒,高致病性流感病毒,艾滋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冠状病毒,肠道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轮状病毒,云豹肠炎病毒,蝙蝠冠状病毒,草鱼出血病病毒……唯独没有病毒的解药。五毒所推荐“双黄连、莲花清瘟胶囊”等中成药抗瘟疫,简直荒唐透顶!

2020年4月16日,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法国病毒学家吕克·蒙塔尼(Luc Montagnier)说:我和同事、数学家Jean Claude Perrez共同将数学用于基因序列的研究;1月30日印度学者发现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含有艾滋病毒的序列,他因受压而被迫撤回。一个艾滋病患者感染上了萨斯病毒后,两者结合会形成新冠病毒吗?在人体内是不可能的。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须通过实验室,这在今天已经十分容易。新冠病毒是根据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加入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片段,人工制成的;或许他们想以此制造对抗艾滋病毒的疫苗。蒙塔尼说:“中国政府必须为此承担责任。尤其不应该禁止发表有关研究病毒来源的文章。这是十分荒谬的。而且这还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今天的科学并不在于真相而是在于某些人的个人意志,这对科学研究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因为没有人会继续相信科学了。”“谁都可能犯错,伊朗政府之前(2019年)就错误地击落了一架飞机,造成一百多人死亡,我期待中国政府能够有足够的成熟度能够自己承任自己的失误。”

许多科学家同意新冠病毒源于蝙蝠或者穿山甲,新冠病毒是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变异而来。2020年2月3日,石在nature发表了一篇论文(1月20日投稿),报道了一个全新的蝙蝠的冠状病毒——RaTG13。RaTG13与武汉病毒有非常高的一致性达96.2%。RaTG13的spike蛋白和武汉病毒的spike蛋白也高度一致达97.4%。据可靠消息,石手中并没有真正的RaTG13的毒株。她是2013年从云南的蝙蝠的粪便中发现了这个RaTG13的基因,她没有实物证据能证明RaTG13存在的,她只有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也就是一个由ATCG四个字母以各种方式组合出来的长链。这个序列可以通过键盘伪造出来。基因序列伪造完后,只要上传到网上公开的基因数据库就可以了,里面没有什么严格的审核。这序列就可以被公开引用,并拿来作为分析数据和发表文章了。不幸的是,随后发表的很多科研论文都把分析和推理建立在这个RaTG13的序列之上。它们的结论也自然毫无意外:武汉病毒一定来源于自然进化。

可是,这个RaTG13的序列不过是石正丽伪造的神话。石曾对外宣称,她们研究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对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充分了解达到能够预警人类的作用,防止类似SARS那样的健康灾难的发生。那么本着这样的心态,石正丽怎么会在7年之间似乎完全忽视了一个像RaTG13这样的病毒呢?她怎么能忍七年而不发表这个惊人的发现呢?为什么只是在武汉疫情爆发之后,当人们开始怀疑武汉病毒的来源的时候,石突然决定发表这个RaTG13的序列呢?所有这些都不符合常理。这些事实放在一块儿只能让人更加地怀疑石正丽。她或者直接人工合成了这个病毒,或者在帮忙掩盖真相,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另外,这些事实当然也更加说明,这个RaTG13的序列,必须被排除于任何的科学分析之中。

2020年2月下旬,五毒所书记肖庚富说:SHC014与此次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相似性为79.6%,它们不是近亲,而且武汉病毒所也没有SHC014活病毒。也就是说,武汉病毒所从未合成、保藏过2015年发表的这项工作中由美国团队实施构建的嵌合病毒,也未对该嵌合病毒进行后续研究。

网友说:在2015年1月的一个专题演讲会上,石正丽的发言暴露出她正是该项目的实际操盘手。SHC014这一病毒正是石正丽提供的杰作,武毒所怎么会没有?石正丽分离的蝙蝠病毒难道不贮存在武毒所吗?正是SHC014和SARS合成了SHC014_MA15嵌合体病毒。

2020年2月4日,武毒所发布消息:“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其中提到,武毒所的科学家们在CellResearch(细胞研究)上发表《瑞得西韦和磷酸氯喹能在体外有效抑制新冠病毒》。石正丽是作者之一。磷酸氯喹是治疗疟疾和风湿性关节炎的老药。瑞得西韦是用来治疗埃博拉病毒的新药,尚未上市。该论文是在2月4日发布的,据实验周期、论文撰写、审稿等周期的推算,武毒所最迟在1月21日就发现了两种药物在体外细胞层面能抑制病毒。在武病所的官网上,还发现了如下信息:该所于2020年1月2日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于1月5日成功分离到了病毒毒株。1月9日该毒株资源已按标准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并进行了标准化保藏(保藏编号:IVCAS6.7512)。这么早,却不对外宣传“人传人”!

网民推算,武汉因武肺死而死的人口约5.9万,有的估算为30万人死亡。武汉硚口区官方称,据《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的通知》,张某某新冠筛查第一次为阴性,第二次为阳性,第三次为阴性。张某某系无症状感染者,不是确诊病例。这种情况,在其他社区也反复出现。譬如:洪山区某社区医院一百来号人,普查新冠肺炎就有近20人血检阳性,对他们复查,又有许多为阴性。由此推测,武汉市无症状感染者至少10万人。又据报道:确诊为武汉肺炎的已婚女偷会情人,致阿根廷2500人小镇,人人居家被隔离,警察对此镇严防死守。可见,武汉肺炎使人间“做爱”成互害的毒药,人类已经进入“人害人”互害时代,必须远距离的交往。

三,实验室泄露

武汉P3实验室则是研究对人类危害巨大且有解药的病毒的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从2003年开始建设,2015年建成,2018年验收通过并投入使用,历时15年。石正丽是这个P4实验室的副主任,主任为袁志明。武汉P4实验室与武汉病毒所在技术上相对独立,武汉病毒所掌握P4实验室的人事、财务、后勤保障。但P4实验室的主管方是教育部(武汉大学)而不是中国科学院的武汉分院。这就带来许多紊乱。

法国是全球病毒研究领域的领先国家。2002-2003年SARS爆发就是中共实验室的病毒外泄。2003年,中国科学院就要求法国政府援建中国的病毒研究中心。在时任总理拉法兰的支持下,中法双方于2004年希拉克访华期间签署了合作协议。法国将协助中国建设P4病毒中心,但规定中国不能将此技术用于攻击性的活动。此类规定哪能束缚住中共的手脚。公开资料显示,武汉P4实验室计划在2006年投入使用;但武汉P4实验室2017年才正式投入运作。

延期的原因是病毒泄露——2004年,中国疾控中心的SARS病毒泄露,最终造成了1名病人死亡,9人确诊为非典患者,另有862人被医学隔离。该事件直接导致了武汉P4实验室的延期。可见:人的问题比硬件因素更大,管理漏洞比科研能力的问题更严重。近期,不少人质疑王所长的科研能力。王延轶生于1981年,以艺术特长生(数理化不行)进入北大,在读大三时与舒红兵相识,当时舒是特聘教授。王23岁毕业,嫁给了大14岁的再婚的舒。24岁赴美,一边生子,一边在舒任职的科罗拉多大学读研。2005年,舒红兵到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做院长,安排王在武汉大学当讲师并在职读博。2010年11月,刚拿到博士学位5个月的王就成了武大副教授。舒于2011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2014年王被评为国家杰出青年,此时舒是武大副校长。2018年王升为武毒所所长,时年37岁。实验室的硬件水平是实验室安全控制的一个方面,但硬件还需要人来使用,在确定硬件后,人的因素就是第一位的。

2020年2月14日,国主在会议上接连5次强调“生物安全”,并要求尽快推出旨在规范生物技术应用的《生物安全法》。15日,《环球网》发表消息说科技部出台了《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可见,实验室一片混乱。下面是某P3实验室的真实案例,该实验室的一台高端进口设备中有一台真空泵,要用到硅胶真空管。设备使用一年后,设备显示了了故障报警,实验室投诉设备质量问题要求退货。厂家派人检查发现,是硅胶管发生了皲裂,皲裂的程度有点像大街上学生喜欢吃的那种烤面筋串。厂家很奇怪,从未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因为他们的设备的口碑几十年来一直都很好。经过反复推敲,最终找到了原因,原因是臭氧导致的硅胶老化。该P3实验室为了消毒,购买了一台5克的臭氧发生器,已使用了一段时间。这就是问题所在。而P3实验室是不允许使用臭氧灭菌的。一个国家,往往会由于某个不起眼的细节,在某个不恰当的时候,导致整体的崩溃。所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光是针对那些位高权重的管理而言的,对于那些学富五车的各个行业的精英们,特别是一些关乎大众生死的关键部门和科研机构,必须有十万分的警惕。

2019年7月至8月,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致使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废气,导致包括兽研所和附近居民在内的181人感染布鲁氏菌。如果武汉肺炎是武汉病毒所因事故造成泄露所致,应当首先感染病毒所所在地周围的闹市,而非汉口的华南海鲜市场。事实上,2019年9月18日,湖北当局在武汉机场举行了“新冠病毒投放演习”,他们打开潘多拉盒子,把病毒释放人间,危害了人类。他们企图以新冠病毒消灭现有人类,留下几个共党分子来繁衍新人类
发表于 5/1/2020 10: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正丽新传奇
原網址:bbs.wolfax.com/forum.php?mod=…

樊梨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8/2020 05:33 , Processed in 0.12611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